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绝望黎明 > 第两百三十八章 昏睡三天

第两百三十八章 昏睡三天

这两个人,在刚刚对徐子宣说出那些话时,就已经在我心中被判了死刑。

别说我现在感觉身体突然变强,就算是之前的自己,我也会拼命弄倒他们。

这人膝盖被我戒刀给刺穿,连带着骨头,都能透风看到血淋淋的刀孔了。

他倒在地上,痛不欲生,见我走过来后,吓得是连忙往后爬退。

最开始他还看向自己的同伴,想寻求帮助。

可发现身边的人都自身难保后,瞬间放弃了这个念头,对我求饶道:

“晓哥,我……我那是开玩笑的,都是开玩笑的……”

他一边说还一边挤出恶心的笑容。

我看在眼前,蹲着身子跟着他走,始终都保持在他面前。

听到他的话后,我冷笑了一声,随后扬起手中戒刀,狠狠的又刺进他另外一只腿的膝盖上。

顿时痛的他扬起了身子,张大嘴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脸上已经痛的苍白,毫无血sè。

两条腿都废掉,比起直接杀掉他,这种折磨人的方式,更让他绝望。

我抽出戒刀,继续问道:

“刚刚,是不是你,想动我的女人?”

那人不知所措又恐惧万分的盯着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痛苦害怕的哭了出来。

“对不起……晓哥,是我不对,是我的错……求你放过我……”

就在我盘问他的时候,我感觉背后有人向我扑了过来。

我回身就是一刀过去,戒刀“噌”的声,照着那人额头直穿而过。

他还狠厉着双眼,以为能把我偷袭死,却是死不瞑目的倒下。

其实就算我没防备,徐子宣也已经举起了弯刀,只是我比她更快而已。

我再次蹲到那人面前,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哭喊着: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啊……杀了我吧!”

我弯起嘴角,轻轻说了句:

“好!”

随后戒刀挥起,沿着他的喉咙一滑而过。

我刚准备站起身,之前被徐子宣暴裆的吴凯,趁机撒腿就准备逃跑。

但裆部被踢了,估计实在太痛,根本跑不快,一瘸一拐的。

我捡起地上掉落的匕首,挥手就扔了过去。

匕首并没有刺中吴凯,打中他后脑勺后,掉落在地。

倒是他自己吓得够呛,抱着脑袋就往前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

我提着刀慢慢的走过去,吴凯同样惊恐的转身头,摆手说道:

“我……我没有对徐子宣怎么样,你问……你问……”

我微微笑了笑,用刀拍了拍吴凯的脸,说道:

“放心,没打算杀你,回去告诉陈虎,我的栖息地,让他以后别派人过来,越了界,我见一个杀一个!”

吴凯吓得咽了咽唾沫,连连点头。

见我真的不再为难他,吴凯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连爬带滚的往楼下跑去。

……

这三人其实都喝了天狼的药水,实力都不算弱,只是越厉害存活的越久,就越怕死。

而且他们的性格里,都是天生带着懦弱性质的人。

特别是吴凯,根本就没动手,就已经怂了。

这种人,就算是再给他十瓶药水,他喝完了,也只敢欺负欺负弱小。

就在我盯着吴凯的背影离开时,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我。

毫无疑问,是徐子宣。

她紧紧的抱住我的腰,好像生怕我跟吴凯一起跑掉了般。

我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想问徐子宣了,并且不用想也知道,我昏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我也轻轻按住她的手,却发现她原本白皙滑嫩的小手,竟然摸起来有些粗糙了。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的手背上,多了好些刀疤,伤口有大有小,破了皮结着血痂。

我心中顿时撕痛,皱眉问道:

“你都经历了什么?”

徐子宣不肯让我转身,就把头埋在我后背上,紧紧的贴着我。

我感觉到有一滴滴温热沿着我的衣服,渗透到我肌肤上,是她的眼泪。

徐子宣从来不会哭,至少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哭。

我轻轻抚摸着徐子宣的手背伤口,小声说道:

“子宣,以后有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徐子宣始终没有开口,听到我的话后,抱我抱的更紧了,都开始哽咽着发出了声。

我在书里看过:女人想哭,就让她哭出来,哭出来才会好受些……

所以我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徐子宣发泄的抽泣,直到我后背完全湿透,她才好转。

我尝试着岔开话题问道:

“子宣,我躺了多久?”

此时,徐子宣似乎已经平静,她慢慢松开手,又轻轻的在我受伤的那只胳膊上小心的抚摸着。

我转过身,晃了晃胳膊笑着说道:

“已经没事了。”

徐子宣双眼和鼻尖都哭红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未落下来的泪滴。

她抬头看着我,轻轻的说道:

“三天。”

我震惊的眉头一皱,自己竟然睡了三天!

难怪徐子宣会变成这副模样,当时自己受伤时,同学们就已经被药水加强了,三天的时间,全然靠着徐子宣一个人……

我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是你一个人,苏秋雨呢?”

徐子宣闭眼摇头道:

“不见了。”

我想了想又问道:

“那刘阳呢?”

徐子宣继续摇头:

“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能从这个学校里消失?

随后,徐子宣慢慢跟我讲了这三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我自己疗伤睡着后,苏秋雨就已经下了楼,但是自从下楼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徐子宣一边要照顾我,还要自己解决吃喝问题,实在是无暇顾及她。

途中,徐子宣联系过刘阳包括张傲,夏麟冬,但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在一次出门找水的时候,徐子宣抽空去过一趟刘阳的栖息地,发现门已经上锁,透过门上的缝隙看进去,空无一人,包括之前还受了重伤的夏麟冬,也不见了。

但毕竟我还昏睡在教室里,所以徐子宣不敢花太多时间去找他们。

而天狼也像从人间蒸发了般,这三天里,没发过一条信息。

天狼不吭声,也就意味着大家没有补给。

水和食物,变得格外的珍贵。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三十八章 昏睡三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