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19章 洪刚除隐患

第019章 洪刚除隐患

陆远哪里会知道,高思悦留给他的那个粉红sè信封,居然被老爸老爸八卦成了这个样子。至始至终,从那天毕业喝完大酒,大哭一场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高思悦了。

她一声不吭出了国,就留下这么个信封和一沓花费心思拼剪出来的相片。

陆远有好多话想跟她说,可是没有她的联系电话。

哪怕上了QQ,她的头像也是灰暗灰暗的,一直没过线。

……

……

郑一鸣一行在城厢镇呆了两天。

回来之后,洪刚整个人处于亢奋状态,不是搜集客户资料,就是拼命打电话约人吃饭喝茶和拜访。虽然他没在科室里瞎得瑟什么,但是任谁都看得出来了,金盛家纺这一单,估计是要成了!

这可是销售二科成立以来的第一单业务,而且还是年采购量20吨的大业务啊。这种订单即便是放在楼下的销售一科,也是大订单啊。

羡慕!

赵宝乐、苏长运、杜源他们是新来的,但他们都知道一旦签约成功,金盛家纺这笔单子的业务提成,差不多抵得上他们大半年的工资了。对洪刚,他们只能是羡慕的份儿。但是对陆远,他们却是有些嫉妒了,一个新来的大学生,菜鸟一枚,居然这么幸运搭上洪刚的这艘顺风船,不仅是完成了新手到熟手的转变,还能从这笔订单里分到一个点的业务提成,这运气简直可以出门买福彩了。

他们哪里会知道,陆远在这桩业务里的重要性,虽不敢说不可替代,但没有陆远,洪刚要想拿下这一单,也绝非易事。

他们不知道,不代表孙越、罗大伟他们不知道。

中午吃食堂的时候,孙越和罗大伟破天荒地跟陆远坐到了一块儿,有一句没一句地和陆远找着话茬子。话里话外都在替陆远鸣不平,意在告诉陆远,这次金盛家纺的业务,陆远吃了大亏,出力最多的是他陆远,但好处全被洪刚给占了。尤其是名声,只要签约成功,整个厂办大楼的各个科室,甚至是党委的领导,都会知道这单具有特殊意义的开门红,是销售二科的洪刚拿下的。军功章上只有洪刚的荣誉和汗水,没他陆远什么事。

对于他俩替自己的鸣不平也好,挑唆也罢,陆远倒是不以为意。他心态很好,金安民本来就是洪刚通过吴娜搭桥找到的,当初无论是陪他去饭局,还是替他去城厢镇拜访,都是郑一鸣安排的,如果没有这次参与,他恐怕还时停留在温补业务知识和行业资料的阶段。后来,洪刚能允诺他一个百分点的业务提成,他已经觉得是挣到了。

更何况,外人看不到他在这单业务里的功劳,难道郑一鸣会看不到?只要郑一鸣能看到,能知道,其他人能不能看到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主管销售办的副厂长关良义知道了又能如何?最后能被关良义看在眼里的,还不是郑一鸣领导二科有方,替他在推进改制的过程里挣足了脸面,没让他在厂党委的例会上丢人吗?至于陆远和洪刚,不过是小小的工作人员,关良义会记在心里吗?还能把洪刚或者陆远提到二科科长的位置,取郑一鸣而代之?

这简直是笑话了。就算将来郑一鸣高升了,二科科长的人选要从下面的人里提拔擢升,不也得郑一鸣来推荐吗?

所以,还是老爸说得对,在杭三棉这种国营大厂里,最忌讳的就是越级越岗,千万不能好高骛远,这山望着那山高,最后连个站脚的山头都没了。

……

虽然对他俩的话,陆远并不以为意,但是食堂这一幕还是被洪刚给看到了。

洪刚很清楚孙越这两个鳖孙平时都不跟陆远一块去食堂打饭的,他俩早不找陆远,晚不找陆远,为啥这个节骨眼跟陆远坐一堆儿吃饭了?不就是想在金盛家纺没签约之前,挑唆陆远心意不平,跟自己窝里斗,以期能够拖延他们和金盛家纺签约的目的,好让他俩跟美乐家纺的签约,能比他们先一步完成吗?

卑鄙啊卑鄙!

这两个鳖孙的手段,也真够猥琐的啊!

对这种隐患,洪刚不得不重视。

因为他陪同郑一鸣去的城厢镇,他知道金盛家纺的金安国和郑科长已经做完最后的意向磋商了,大后天金家兄弟中的老二金安邦,就会代表金盛家纺来签约。

在回来的路上,郑一鸣就说了,金盛家纺这单是销售二科组建以来的第一单,而且采购量完全达到了A级客户的标准,所以他要在签约那天搞个签约仪式。

不是简简单单的签个约,而是要搞大阵仗的签约仪式。

郑一鸣在车上说,这次的合作不单单是杭三棉厂在经济效益上的增量,还是杭三棉厂在国企改制推进过程中的转变,具有特殊的意义。除了要让宣传科的同事拍照写新闻登在厂报上,还要让地方报纸也登报宣传宣传。他还要请关副厂长来致辞讲话。

作为首单业务员,郑一鸣给了洪刚陪同自己上台和金安邦签约的机会。洪刚知道这个机会的意义,他的名字,还有和领导的合影将被登在厂报上,地方报纸上,而且今年优秀职工的资格,基本没跑了。

以后二科一旦分组,一组组长的位置,非他莫属!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洪刚也能走上杭三棉厂的领导岗位……

……

洪刚越想越觉得事态的严重性,离签约仪式只有两天了,千万不要因小失大。陆远,一定要稳住他……

随即,他从食堂回到科室之后,偷偷约了陆远,说晚上请他去十九队饭店吃饭。

还是选择在十九队饭店,这是他俩和金安民吃饭的地方,也是梦开始的地方……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大概三点左右,洪刚跟郑一鸣说约了客户,直接离开了单位。

出了厂他骑着自行车直接回了家,然后跟他媳妇儿要一千块钱,并说明了用意。一开始他媳妇还不同意,不过洪刚答应下个月的业务提成款下来之后,给他媳妇存三千,她才颇为肉疼地给了洪刚取了一千块钱。

洪刚拿了钱,直奔浦沿这边最大的一家商场。

下午六点左右,陆远到了十九队饭馆,洪刚还是选在了之前和金安民吃饭的那个包间。

就他两个人。

陆远有点懵,两个人还弄了个包厢,这是要干啥啊?又是老饭店,又是老包厢,这么怀旧吗?

等着菜上来,小酒一喝,洪刚铺垫了七七八八,然后对陆远勾肩搭背叫一声,老弟啊!

陆远就猜出了个大概!

无非是金盛家纺这单业务快成了,担心自己跟他争功抢功,怕最后功亏一篑。

陆远正要说点什么,就见着洪刚俯下身从地上抓起一个纸袋,放到了陆远的酒桌前,说道:“老弟,跟单的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这是哥哥的心意,还请笑纳!”

“洪哥,你这就有点客气过头了吧?”陆远知道洪刚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为防万一,拿东西堵住自己的嘴么?可自己从来就没想过那些有的没的,真是有点小人之心度君子腹了。

洪刚笑道:“老弟,不是哥哥太客气,是老弟你太优秀!”

“再说了,你已经让我一个百分点的业务提成了。”陆远说道。

“一个百分点怎么够?老弟你既出谋划策,又出差跟单的,最后大头让哥哥拿了,于心不安啊。”

说着,洪刚又指了指纸袋,笑道:“快打开看看,看看喜不喜欢!”

陆远架不住他的热情,三下五除二的打开了纸袋,拿出了里面的包装盒,顿时愣住了!

手机?

“老弟啊,也不知道送你点啥,想着上次去城厢镇前,怎么都联系不到你,哥哥就寻思,送你台手机吧。”

说着,洪刚拆开了塑封的装盒,拿出一个块头不小的直板手机,交到了陆远手里。

陆远的确想买手机想很久了,他计划三个月内攒点钱买一台便宜点的。像他这种跑业务的,没个移动电话,一来出门在外不方便,二来见人留联系方式的时候也露怯,现在洪刚居然想自己之所想,一出手就解决了自己的需求。

说实话,他也被洪刚的大手笔给镇住了!

他摸着手机,感慨道:“这有点贵重啊!”

“不贵,才一千来块,我听导购的说,这款手机很火啊,广告铺天盖地的。那广告词儿也是相当的霸道,我想想那词儿……”

洪刚回忆了一下,一抚额头,念道,“想起来了。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老弟你说,霸道不霸道?”

“嗯,霸道,很霸道!”

陆远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手机,说实话,他被洪刚的这个礼物给征服了。

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

这广告词,他的确经常都能听到,是很火。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既来之,则收之?

看网友对 第019章 洪刚除隐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