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23章 鬼灵精的毛大庆

第023章 鬼灵精的毛大庆

陆远和毛大庆去了冷饮店。

这家冷饮店叫阿南冰室,也是厂办子弟开的,就开在陆远骑自行车上班的那条林荫路上。冰室隔壁就是他经常去剪头发的太子理发店。每次路过这里,都能听见周杰伦的哼哼哈嘿。

进了冰室,要了两杯冷饮,他俩找了个角落的地方聊了电脑生意的事情。

听毛大庆说完,陆远才明白,这小子原来是盯上了销售二科要采购的那批电脑了。至于他是如何知道这个消息的,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他弟二毛说的。

“我说你这狗鼻子挺灵的啊。”

陆远打趣了一句毛大庆,然后摇摇头,说道,“不过我们科长周五的时候才向上面打的采购申请,上面批不批还两说呢。这事儿二毛没跟你说吗?”

“他跟我说了,申请报告还是他送过去的呢。”

毛大庆喝了口冰冰凉的冷饮,很肯定地说道:“上面领导绝对会批的。”

陆远奇道:“你怎么那么肯定?”

毛大庆说道:“你是呆在三棉厂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外面的大公司都开始用电脑办公了,三棉厂的领导们天天喊着现代化办公现代化办公,尤其是你们销售二科,我弟说是厂里转型改制的重要试点部门,你说申请几台电脑的采购经费,还能不批?”

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是听二毛说了。你们二科这次在厂领导面前露了大脸,其中有个订单还是通过上网挖到的客户,你说采购几台电脑用来开拓业务,领导会不批?你信我,下周绝对就会有批复下来。”

“看来二毛没少跟透漏我们科室的信息啊。”陆远笑道。

毛大庆说道:“我是他哥,我问他,他还能不说?不过重要还是靠这里……”

说着,毛大庆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龇着牙,得意道:“还是要靠脑袋瓜子去琢磨,去分析。不然怎么能发现商机?”

陆远点点头,认同了他的话。他知道毛大庆读书那会儿就聪明,歪主意损招儿一套一套的,如果脑瓜不灵光,也不可能高中一毕业就去义乌闯荡了。

“不过大毛,这次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

陆远摊了摊手,说道:“就算上面批复同意我们科室采购电脑,我也帮不上你的忙啊。这种大事肯定是我们科长自己说了算的,在我们二科,我不过是个普通的业务员,连组长都不是。你找二毛,都比找我好使啊。”

“别,这事儿二毛肯定要帮忙,但也需要你搭把手。你们二科其他人,我还信不过呢。”

毛大庆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对陆远说道:“远子,你们二科加上老郑,一共要采购十台电脑。如果这十台电脑能交给咱们来采购的话,我告诉你,一台电脑,咱们至少能分到这个数。”

说完,毛大庆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一台净利润200,十台两千,抵得上我两个多月的工资了。是挺多啊。”陆远点点头。

“什么一台200?寻思啥呢?”毛大庆瞪大了眼珠子, 说道:“你再加个零!”

陆远眉毛一扬,惊讶道:“两千?十台岂不是能挣两…两万块?这么暴利吗?”

他虽然经常泡网吧,但还真不知道电脑的市场行情。

毛大庆继续劝道:“远子,这事你也不用费太大的精力,你只要在郑一鸣那儿帮忙配合一下,上上心说几句话,外面电脑的事情我来办。挣了钱,你一个人分三成。至于二毛的,外面我那些朋友的,从我七成里走,怎么样?”

三成……十台电脑如果能挣两万的话,也能分到六千块,这可是攒一年工资都不一定能攒的起来啊。

说实话,陆远有点心动了。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大毛,你把你的主意说来听听,再说说我要替你干什么,我再考虑参与不参与。”

“诶哟,远子,你真多虑了!你是我毛大庆的发小,又是我死党,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啊。”

毛大庆冲陆远很潇洒地拧了个响指,接着他把怎么样从郑一鸣手中,把电脑采购订单拿下来的办法娓娓说了出来,二毛子该干什么,陆远该做什么,他自己又要做什么,逐一分工都讲了出来。

陆远听后,心里暗暗佩服毛大庆的鬼灵精,难怪他要找自己合作,这种法子不找自己人来合作,外人根本靠不住。

不过他也有担心,万一郑一鸣事后发现了,怎么办?

他没有马上答应或者回绝毛大庆,他说要回去考虑考虑,周一下班前给他答复。

毛大庆见陆远还是有犹豫,他也知道陆远在犹豫什么,他宽慰道:“远子,你要这么想,只要我们采购的电脑质量没问题,你们科室的电脑买谁家的不是买?我们不挣这个钱,外面的人也一样要挣走。是不?”

“道理是这个道理,不过我还是要考虑一下,”陆远拍了拍毛大庆的肩膀,笑道,“再说了,上面领导批复下来最快也得是下周的事情了,我周一答复你,也不耽误事。”

毛大庆嘿嘿乐道:“那倒是。”

说完,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十一点半了,快到中午饭点了,他让陆远也别回家吃了,他来请,去下馆子。

陆远婉拒了他的邀请,他估计这个点,爸妈应该也回家了,昨晚他俩去王大脑袋家送礼,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正好趁着午饭的点儿,问问老妈最新情况。

现在吴秀琴面临着下岗,这可是他们老陆家头等的大事。

随后,他跟毛大庆出了阿南冰室。毛大庆去隔壁太子理发店洗个头,下午说是约了姑娘,陆远则往家回。

到了家,本以为爸妈已经早早回来了,哪成想老两口还没回家。

陆远好奇了,这两人大早上就出门了,也没说去哪儿,这是干嘛去了?以前出门串个亲戚,都知道留张纸条。老爸老妈又没置办手机,他想打个电话问问都没辙儿。

他寻思,看来中午这顿饭是等不了他们回来做了。早知道就去跟毛大庆下馆子了,还能蹭顿大鱼大肉什么的。

他去了厨房,准备自己下碗面条对付两口得了。不过刚进厨房,就发现昨晚爸妈拎着去王大脑袋家的烟酒,都原封不动地摆在厨房进门的那个拐角位置。

礼没送成啊?这是什么情况?

王大脑袋昨晚没在家?

王大脑袋拒收礼?

或者是,老爸一个暴脾气,把王大脑袋给揍了?

各种念头在陆远的脑海中蹦起,不过都是些不好的念头。

这时——

叮铃铃!

客厅的电话响了。

陆远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给吓了一跳。

他跑去沙发那儿,把电话接了起来。

刚一拿起话筒,就听见一个女人在电话那头惊慌失措地哭喊道:“陆…陆远吗?呜呜…呜呜…是陆远吗?你快点来,呜呜,邵…邵刚被人打了!”

电话那头,是苏文艳。

看网友对 第023章 鬼灵精的毛大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