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42章 节前

第042章 节前

两天后。

今天是国庆长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陆远去食堂吃完中饭,准备回科室眯一会儿,不过在路上就接到了卢佩姗打来的电话。她在电话里兴奋地说,她昨晚就把第一批向华晟集团萧山分厂输送的人员名单,发送到了康成的邮箱里。今天早上康成那边回复了她,名单顺利通过,等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他会通知财务把20%的定金打给卢佩姗。等节后第一周内,名单上的百名工人悉数就位,进入岗前培训期后,华晟会把尾款打过来。

这真是个好消息!

陆远暗暗松了一口气,卢佩姗终于赶在国庆前,把这事儿办妥了。有了这成功的第一单,还是大单,她的诚联信职介所算是立住了。

这也意味着国庆长假结束后的一周内,陆远可以如数收到他的劳务费了。

这次诚联信的中介费,并没有向三棉厂的下岗职工收取,而是由华晟集团单方面负责。协议规定,诚联信职介所每成功输送一名劳务,华晟集团将付给诚联信职介所200元/人。第一批定额一百人,华晟集团将付两万元的中介费。陆远之前跟卢佩姗有过协定,这一单劳务中介费分陆远30%,也就是六千块中介费。

这对陆远来说,可是一笔大钱。上班这么久,除了每个月给家里交的四百块生活费,他真是每个月都爪干毛净月光族。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自己买台电脑,在家里拉根网线上网了,这是他心心念着的事。不能一有事总跑网吧,说实话,太不方便了。

所以对这笔不菲的劳务中介费,他还是很期待的。

在电话里,卢佩姗问陆远国庆长假有什么安排。陆远想了想,还真没什么安排。以前读大学那会儿,国庆七天基本都是跟潘大海、马佐治、邵刚、高思悦一帮子人渡过的。他们都是学生仔,兜里也没什么钱,出行去远点的地方就是坐绿皮火车,睡青年旅社,近点的地方也就是杭州周边如舟山、普陀这些地方玩两天就回来了。

这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国庆长假,说实话,若不是卢佩姗这么问一嘴,他可能就跟普通的周末一样,稀里糊涂就把这个长假过掉了。

如今大家毕业后各奔东西,各忙各的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个长假是什么安排?陆远寻思,潘大海人在北京,高思悦人在英国,基本没戏。回头问问人在杭州的邵刚和马佐治,看他们怎么安排,要不要今年一起过长假。

临了要挂电话,他问卢佩姗,“你国庆长假准备去哪儿?”

卢佩姗笑着调戏到:“是不是想约姐?不过晚了,你姗姐我今天早上就定了去上海的票,一会儿就出发。”

“约个鬼啊?关心一下单身狗而已。”陆远已经被她调戏得有抗体了,直挺挺地怼了她一句。

卢佩姗嘁了一声,说道:“说的好像你不是单身狗似的。好啦,实话跟你讲吧,我报了个上海复大的一个人力资源课程,这个课程是针对社会从业人员公开的,一共十二个课时,正好就在国庆七天假期。所以我就报名咯。”

国庆长假居然还跑去听课学习。

陆远一听,顿觉自愧不如,叹道:“向姗姐学习!”

“哈哈,这个课程正好跟我现在的工作对口啊,不去努力学习提升自己,难道我要一直开中介所吗?”卢佩姗风轻云淡地说道,“陆远,你这人有想法,脑筋转得又快,而且性格也好,不应该在国营厂里埋没才华,虚度光yīn,浪费青春。上次姗姐跟你说的事儿,你也好好考虑一下。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哦。”

说完,手机传来一阵嘟嘟的忙音。.

陆远把手机揣回兜里,苦笑了一下,卢佩姗让他好好考虑的事儿,就是让他离开三棉厂,出来跟她并肩作战,一起创业。

虽然姗姐长得漂亮,跟美女共事事,的确赏心悦目。

虽然杭三棉厂外的世界多姿多彩,充满着盎然生机和无限可能。

虽然他也羡慕卢佩姗的为理想而奋斗,羡慕毛大庆的为精彩而活着。

但是!

他不敢,也不能啊。

首先第一关,他老爸陆青山那关就过不掉。他要真敢离开杭三棉厂出来创业,老陆非第一个站出来打断他的狗腿。

还有就是国庆假期之后,他可能就要被调岗到厂改革办去了。这事爸妈都知道了,估计这两天跟厂区家属院里的街坊四邻,老伙计旧同事都臭美过,炫耀过了。这个时候再突然搞这么一出,万一把老爸老妈气出个好歹来,可咋整?

最后也有陆远自己的一点顾虑,他不想干人力资源,真要出来创业,诚联信职介所绝对不是他的首选。

当然,对于厂改革办,他也隐隐抱着好奇和一丝丝的期待。毕竟这个地方是人人羡慕和眼馋的部门,天天听人在耳边说这个部门有前途,这个部门地位超然,听得陆远也想去见识见识,体验体验了。

……

回到科室,差不多快两点了。

陆远能明显察觉到同事们对他的态度,跟早上是判若两然。怎么一顿午饭的光景,都变得奇奇怪怪的?

这时,洪刚走到陆远的位置上来,俯着身子半趴在陆远的办公桌前,笑道:“小陆,你这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在我们身边放这么一大颗卫星,我们居然都不知道。”

“啊?”陆远微微一愣,不过应该猜到了洪刚指的是什么,问道,“洪组长,你说的是调岗一事吗?”

“可不是吗?调到厂改革办去,那简直是鱼跃龙门,一步登天啊,弟弟!”

洪刚眯起眼睛笑着,用一副兄长的口吻,略有责怪地说道:“什么洪组长?这么叫生分!以前叫刚哥,以后还得叫刚哥,哪怕以后不在一个部门一个科室里了,我还是你刚哥,是这个道理不?”

陆远如果没记错的话,要求在科室里互称职位,好像就是洪刚率先提出来的。

不过他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笑了笑,点点头说道:“好的,刚哥。这事还没彻底定下来,所以就没来得及跟大家说。”

陆远说完,把目光落到了二毛子身上。因为这事儿,整个科室里除了郑一鸣,就他知道郑一鸣找过自己谈这个事。

这小子嘴巴还是不够严实,还没彻底板上钉钉的事,就这么瞎秃噜出去了。该打!

二毛子仿佛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陆远凌冽的目光,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陆远,赶紧摆起手来,叫屈道:“远哥,可不是我说得,是她说的!”

说着话,他把手指向了陆远身后不远处办公位子的林俪。

这时,胡英红胡大姐也站了起来,拍拍手鼓掌道:“小陆,要不是我们在从食堂回来的路上,小林跟我们说这个事,我们还都不知道原来我们销售二科飞出一只金凤凰来了哟。厂改革办,那可是咱们整个杭三棉厂最有前途的部门,加油,好好干,不要忘了我们这些销售二科的老同事!”

孙越、罗大伟还有苏长河这些人平时和陆远并怎么熟络,大家都是自行其是,毕竟不同的分组,业务交集不多,还存在着竞争。但这个时候都纷纷站了起来,对陆远表示祝贺。毕竟众所周知,厂改革办是行政部门,在国营企业的序列里,有着先天的超然地位。尤其是大家都知道厂里在搞深化改革,虽然厂改革办不是厂党委这种决策层,但起草政策和文件,发布下达都由厂改革办经手的。谁知道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

平时陆远在销售二科,大家既然是平起平坐的同事,又存在着业务上的竞争关系,所以互不往来也实属正常。但是现如今他要调岗到厂改革办了,那还有什么好计较的?虽然都知道他去了厂改革办,也就是普通工作人员,但以后说不定还有求到人头上的地方呢?所以他们都纷纷表示祝贺,洪刚更是张罗着,今天下班后大家出去撮一顿,找个KTV喝酒唱歌,欢送陆远。

虽然这番局面都各有心思,有发自肺腑的,也有心存目的的,更有随大流的,但总得来说,陆远心里是蛮感激的。

毕竟同事一场,而且还是他第一个入职的部门,呆了这么久,你要说没有半点感情,那是纯扯淡。尤其是二毛子,那真是把自己当亲哥哥看待,郑一鸣那儿有什么风吹草动的,都是第一时间跟自己通风报信的。

他看了看坐在位置上嘴角噙笑,一脸得意的林俪,摇头道:“林大美女,你这是提前泄露人事调动啊,你就不担心你舅舅跟你算账?”

“切,少臭美了!你就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还扯人事调动,你当自己是厂里的领导干部啊?”

林俪把桌上一张废纸揉成一个纸球,冲陆远扔了过去,挤怼道:“陆远,我听我舅说,去厂改革办能够让你有施展才华的地方,我舅很看重你啊。你可得好好干,以后当了领导,不能跟我摆谱耍威风!”

“岂敢岂敢,在你林大美女面前,一切领导干部都是纸老虎!”

陆远一语双关地开玩笑道。

不过这时,却从办公室的另外一边角落传来一声冷哼,紧接着一yīn阳怪气的声响骤然响起:“靠着女人攀高枝儿,这是天赋,呵呵,我们是羡慕不来,也学不来哟……”

看网友对 第042章 节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