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47章 秦卫明

第047章 秦卫明

今天是国庆长假结束的第一天。

陆远上午回二科见了郑一鸣,然后从人事科办好了调岗手续后,下午就去了厂改革办报道。

销售二科在五楼,厂改革办在二楼,去报个到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说来也有意思,在别的单位,级别越高的领导,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肯定是越高的。像改革办这种重要的部门,办公所在地的楼层也通常是在大楼的高层。

但在杭三棉厂不一样,杭三棉厂无论是厂长书记,还是厂党委班子领导,他们的办公室,都统一安排在二楼。杭三棉厂财务部门、人事部门这些重要部门科室的办公室,统一安排在三楼。

这种安排外人通常看不懂,就连从省轻纺厅空降来的副厂长关良义,一开始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后来在厂里呆了一些日子才知道,原来杭三棉厂这栋五层高的厂办大楼有说头。

厂办大楼是70年代盖起来的,不过那会儿厂里也没钱,就象征性地盖了两层楼,厂里的领导从那会儿开始就在二楼办公了。后来到了8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厂里也在搞大发展,增添了很多车间和部门,那时候连厂招待所都有三层楼了,但厂办大楼只有两层楼,一直被人议论。有一次刚被任命为厂党委书记的向忠海去参观了杭一、杭二棉厂,发现他们的厂办大楼都有四五层楼这么高,向忠海认为杭三棉厂不能比杭一、杭二差,所以就说服了老厂长,从厂里拨出一笔款子,把厂办大楼加盖了三层楼。

所以杭三棉厂的厂办大楼,是加盖过的。

不过加盖的新楼落成后,向忠海和老厂长以及厂党委班子一致认为,领导办公室不得搬迁,还是继续在二楼办公,这叫勿忘初心,牢记使命。同时也是让杭三棉厂的职工们都知道,厂领导们加盖厂办大楼不会为了贪图享受的。

自打那之后,厂里的领导一茬一茬换,但领导们的办公室却一直都在二楼,从没有往楼上搬迁过。

厂改革办目前有十六个工作编制,根据职能分编成了几个工作小组,占了二楼西面的第五、第六两间办公室,和销售一科、二科一样,也是采用跟集体办公的模式。

改革办的办公场地,和关良义的办公室仅一室之隔,中间还隔着秦卫明的办公室。关良义虽然亲自担任厂改革的办公室主任,但改革办的日常工作还是由副主任秦卫明主持的。

秦卫明今年三十七岁,他是八年前向忠海从省轻纺工业设计院引进的人才,也算是老杭三棉人了。他从一线车间到各个行政科室,基本都呆过,素以务实精干而被向忠海器重。他这个改革办副主任的位置,也是向忠海亲自出面,向关良义推荐的。

关良义能让秦卫明担任自己的副手,虽然多少有卖向忠海面子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得益于秦卫明自己在杭三棉厂里的口碑。在关良义了解的信息里,秦卫明虽然也是老杭三棉人,但和那些对自己的到来抱有敌意的中层干部又不一样,秦卫明是从学院出来的,有着丰富的理论知识;秦卫明又是从一线车间到科室二把手,一把手,一步步走上来,所以他又有着充足的工作经验,而且熟悉整个杭三棉厂。关良义初来乍到杭三棉厂,的确需要这么一个有能力的副手,来替他打开杭三棉厂的局面。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秦卫明是向忠海的人,有他给自己当副手,能让厂改革办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得到向忠海的支持。

别看向忠海这个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一直对关良义客客气气,但关良义自己心里很清楚,从他带着使命来到杭三棉厂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注定站到了杭三棉厂很多人的对立面,其中尤以向忠海为主。向忠海在厂党委会上也曾表态过对于三棉厂的改革他是支持的,但说归说,不代表向忠海对关良义的改革是无条件赞成,举双手欢迎的。

所谓改革,既是改旧更是布新,它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劈砍荆棘的同时,势必也会伤害到一些守旧的力量和利益群体。

但有了秦卫明来担任改革办副主任,很大程度上也缓冲了自己和向忠海之间的紧张,还有一些改革上的冲突。

对于和向忠海的关系,关良义拎得很清楚,他是来杭三棉厂工作的,不是来和向忠海夺权的,也不是来和向忠海唱对台戏的,更不是来和向忠海结仇的。所以但凡是对他工作有帮助的,对改革工作有利的,他都愿意去妥协,一切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

所以秦卫明担任这个改革办副主任之后,关良义不仅对他放权,而且还大力地重用,不仅让他主持办公室的日常工作,还从不干涉秦卫明在办公室里的任何决策。

关良义的心胸和格局,的确让秦卫明折服,也让向忠海在几次重大决策的厂党委会上,投了他难能可贵的赞成票。

……

下午三点,陆远在秦卫明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这位厂改革办真正意义上的老大。

办公室里,秦卫明就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认真地翻阅着陆远从人事办带过来的个人档案和资料。

陆远也悄悄地打量着他。

秦卫明三十七岁,在三棉厂中高层领导里,算是比较年轻的。他长着一副标准的国字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着微笑,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亲近,这一点,陆远在关良义身上也曾感受到过。

但是两人又有所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陆远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

就在他臆想翩翩时,秦卫明的说话将他飘远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只听秦卫明轻轻拍了拍档案袋,朗声说道:“小陆啊,郑一鸣郑科长在你的调岗意见上写了很多,对你在销售二科的工作给了很充分很翔实也很出sè的评价。难怪国庆放假的时候,我在厂里遇见他,他还跟我抱怨,说我们厂改革办挖了他的心头肉。我问问你啊,你自己本人对调岗来厂改革办,是不是自愿的,有没有情绪啊?”

“我?”陆远没想到秦卫明有此一问,当即摇头道,“报告秦主任,我没有任何情绪,服从厂里安排。”

秦卫明微微颔首,说道:“嗯,那今天开始,你就是咱们厂改革办的一员了,对你的到来,我表示热烈的欢迎。”

陆远说道:“谢谢主任,那我以后是……”

陆远刚想问自己以后在厂改革办的相关工作职能,却见秦卫明摆摆手,说道:“工作的事情先不急,有个事情我要先跟你聊一聊。”

说着,他从拉开抽屉,拿出一封装帧好的信件放到办公桌上,然后指了指信件,说道:“这是一封对你个人的举报信……”

“举报我?举报我啥啊?主任。”

陆远惊呼一声,猛地一抬头。

“你先别紧张,既然你已经顺利调到厂改革办来了,说明这封举报信已经不存在任何意义了。”

秦卫明看着陆远,指了指陆远身后的沙发,示意他坐下,然后继续说道:“但是,正所谓空穴不来风。厂改革办不同于厂里的其他部门,你既然作为厂改革办的一员,我作为你的主管领导,有些事情,还是有必要跟你说道说道,提醒提醒的。”

陆远心里咯噔一下,这摆的什么龙门阵?难道报到第一天,领导就要教做人了?

看网友对 第047章 秦卫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