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61章 初见展鹏飞

第061章 初见展鹏飞

从红蜘蛛回杭三棉厂,最晚的一趟公交车是八点半。马佐治上的是晚班,总不能一直陪着陆远玩,所以陆远索性就打发了他,自己用外挂又玩了两把,眼看着快到点了才去前台结账走人,准备坐最后一班公交回家。

等他进杭三棉厂大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

刚走到家楼下,他突然想起明天一早展鹏飞就要回来上班了,到时候家政服务的事就是摆到桌面上来讨论了。于是他赶紧摸出手机给卢佩姗打了个电话。

一接通,手机那头响起了卢佩姗轻快的声音:“陆远,这个点给我打电话,不会是想约我宵夜吧?告诉你,姐最近在减肥呢,你别祸害我!”

“哈哈,别担心,我们三棉厂的夜市摊也差不多关门了,你就是想吃宵夜,我也没地儿请你去。”陆远笑道。

他知道卢佩姗这几天心情不错,因为前几天康成给了她确切消息,第二批劳务引入合作元旦后正式启动。这可是大订单,一笔单子下来,抵得上诚联信职介所小半年的散单零活儿。

“瞧你那个抠门样,”卢佩姗鄙视了陆远一句,然后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陆远说道:“想跟姗姐请教你个事儿。”

“哟,还请教,我可不敢当,”卢佩姗啧啧一声,说道,“行了,说吧,到底什么事啊?”

“好嘞,那我就长话短说,”陆远说道:“是这么个事情……”

随即,陆远就把那天小组会上关于厂里安置下岗职工,自己提议要给下岗职工进行家政服务培训的事情娓娓道了出来。

陆远说了个差不离儿,卢佩姗大概其也明白了七七八八,随后问道:“那你打电话给我,就是想让我在下岗职工进行家政服务培训这个事上,给你点意见呗?”

“知我者,姗姐也!”陆远由衷称赞道。

卢佩姗咯咯一笑,说道:“你少拍我马屁,我猜昨天在你们小组会上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你就已经把我算计进去了,是吧?”

陆远嘿嘿一笑,的确,卢佩姗是搞职介所的,如果说陆远在提出家政服务培训的时候,他没惦记过卢佩姗这边存在的优势,陆远自己都不信。

但这事儿肯定不能承认啊。

“哼哼,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不过啊,算你聪明,这事算是问对人了。”

卢佩姗话锋一转,说道:“但是呢,如果你就想单纯听听我的意见,这事我帮不了你。”

嗯?

陆远一愣,问道:“姗姐,你这话啥意思,我没听明白。”

卢佩姗清了清嗓子,话锋又是一转,说道:“但如果你把当成一门生意跟我合作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好好往下谈的。”

“哦?又怎么当成一门生意来合作呢?具体点,往下说,姗姐。”陆远这时也收起了朋友间的逗贫,一本正经地问道。

卢佩姗说道,“我们可以签个外包协议,你们把家政服务培训这个事,全权委托我诚联信职介所来操办。我帮你们找师资、找场地,一条龙服务。你们完全不用费心的!费用上,咱们什么关系了,肯定给你们优惠!至于外包培训挣到的钱嘛,姗姐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场。”

“把下岗职工的家政服务培训,外包给你去操办?”

陆远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卢佩姗会让自己白忙一场,反倒是卢佩姗的提议,给了他一个新的启发。对啊,外面的机构来搞家政服务培训,肯定比三棉厂内部搞培训要更专业,而且这也更省事啊。

显然,卢佩姗给的这个新思路,比他之前在小组会上提的建议,要更加好一点。

他顿时来了兴趣,问道:“外包给你们操办?那培训出来之后的职工,你们包不包就业?”

“这年头敢说培训完了包就业的,不是骗押金就是黑中介!”

卢佩姗直言不讳地说道:“不过我干职介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据我所知,不说整个杭州市,就是整个滨江区,家政服务的市场缺口也是很大的,尤其是业务熟练、素质优秀的家政服务人员,不愁找不到主家。我这都能隔三差五接到一些雇主的委托,要找靠谱的家政服务人员,更别说那些家政服务公司了。所以,就业问题,倒不是太大的问题。”

“成。看来往家政服务培训这个方向走,思路是没错的。”陆远说。

卢佩姗说道:“所以说你小子脑瓜子活啊,下岗职工能想到往家政行业去安置。不过家政培训这个事,你们内部肯定不行,一定要外面专业的机构来操办。”

“姗姐,我知道你的意思。”

陆远说道:“但把培训这个事外包出去给机构,这个事我可做不了主,估计我们组长也得往上报。不过我们明天开会研究的就是这个事,到时候我会尽力促成的,只要厂里答应,我第一时间跟你联系。”

“行啊,这事在厂里就靠你张罗了,你需要我做哪些外援支持,你随时说。”

卢佩姗笑道:“姗姐还是那句话,不会让你白忙活一场的。”

“嗯,我明白。那先这样,明天我们开完会,我给你电话。”

“静候佳音。”

挂断电话,有了卢佩姗的相关补充,陆远对于明天自己要谈的内容也清晰了很多。培训外包,连带着协助就业,省时省力,怎么看都是一个好方案,他相信张大年应该没有理由反对。

……

第二天,陆远到了单位。

不过昨晚回了家又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所以睡得有点迟,起晚了。

今天迟到了几分钟。

刚进办公室,张大年、罗艳琼、徐璀璀都到了。就连一直空着的展鹏飞的工,这时都站着一个人,正收拾桌子上的文件夹。这个人跟陆远年纪相仿,身材挺拔,穿着白衬衫,蓝sè牛仔裤,看起来很像热播剧《永不瞑目》里的那个肖童,连那个发型都一样。

陆远暗暗打量了几眼,他就是展鹏飞啊。

等他回到自己的工位上时,徐璀璀冲他招招手,然后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时钟,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好像在跟他说,哥们,你迟到了。

他笑了笑,本想跟张大年解释两句的,不过看张大年的样子,貌似对他的迟到并不在意。

“好了,现在我们三组的人都到齐了!”

突然,张大年发话了:“大家准备准备,我昨天下班前申请了小会议室,现在去拿钥匙,5分钟后,我们在小会议室开个会!”

“好的!”

“收到。”

罗源和罗艳琼他们纷纷对着走出办公室门口的张大年回应道。

张大年见展鹏飞自顾收拾办公桌,好像没什么反应似的,特意提醒了一句,“小展,昨天下午我不是在电话里也跟你讲过今天开会讨论的主题吗?你也要准备一下。”

展鹏飞纹丝未动,头也没回,淡淡地回了一声:“嗯。”

张大年感觉自己自讨了个没趣,有些尴尬地搓了搓手,对陆远他们几人说了一句:“大家抓点紧。”

随后,出了办公室去拿会议室的钥匙。

……

……

五分钟后,小会议室里。

三组的人悉数到齐。

陆远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展鹏飞恰巧就坐在他对面。

张大年让徐璀璀打印了一些材料,然后发到每个人的跟前。

等发完材料,张大年看了一眼不陆远和展鹏飞,突然轻轻一抚额头,笑道:“小陆和小展估计还不认识呢吧?”

说着,张大年给他俩相互介绍了一下,两人彼此点了一下头,算是认识了。

“好了,我们闲话不叙,言归正传,正式开始开会!”

张大年清了清嗓子,直奔主题道:“既然小陆和小展都比较看好家政服务行业,都认为我们这一批下岗职工可以往家政行业引导安置,那我们就听听小陆和小展各抒己见,分别讲讲你们各自的方案?”

今天开会的主题是什么,三组的人都知道。无论是陆远还是展鹏飞,他们都做过了准备。所以展鹏飞对于陆远跟自己创意撞车,倒也没有表现出丁点波澜来。毕竟在他看来,想到一块儿是一回事,但如果具体落实下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张大年问道:“你俩谁先讲?自告奋勇一下。”

陆远见状,寻思着,既然展鹏飞在电话里先跟张大年讲得家政服务的思路,自己是在小组会上才讲,比他晚了几个小时,那就让展鹏飞先讲吧。

当他正要准备张嘴,推荐展鹏飞先讲时,只见展鹏飞倏地站了起来,朗声道:“我先讲吧。”

陆远不以为意,耸耸肩,倒是展鹏飞看向陆远的眼中,多了一抹挑战之意。

“行,那就小展先讲。”张大年安排道。

展鹏飞用手指了指桌上的材料,说道:“我相信大家对桌上的材料都不陌生,之事最新一批下岗职工的名单。通过名单我们不难发现,这批下岗职工不是我们三棉厂的技术工种,也不是在专业车间出身。他们的年龄普遍都在三十五岁以上,文化程度也普遍不高,大部分人是小学和初中的学历,少部分是高中学历,甚至有部分人是连小学都没读完。他们没有技术,文化程度又普遍低下,决定了他们再就业的难度。综上所述,如果他们要再就业,就必须要从上岗门槛低,上手简单快的行业着手,除了家政服务,我很难想象还有什么工作适合她们上岗再就业。”

说到这儿,他嘴角微微一扬,笑道:“去工地搬砖倒是简单,也容易上手,但总不能让一群下岗女工跑去工地干活吧?就算她们乐意,工地也不乐意啊。呵呵。”

“觉得自己很幽默吗?一点都不好笑。”徐璀璀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反感展鹏飞说话的口气,自顾自地怼了一句。

不过展鹏飞也不太想和徐璀璀争口舌之利,继续说道:“我做了了解,一般外面的家政公司,通常也只是在上岗前,会对相关人员进行7到10天的业务培训。”

“哦?小展还做了市场调查吗?”张大年颇为意外,忍不住点头赞道:“很好,有理论依据,也有市场调研,这个很科学。”

陆远听展鹏飞这么一说,也暗暗称赞,还真是做足了功课来的。

如果不是展鹏飞说起,他还不知道外面家政公司的岗前培训是7-10天。

张大年端起跟前的杯子,浅浅抿了一口茶水,点头道:“看来家政服务的思路是可行的,那接下来就是下岗职工的家政服务培训工作问题了。小展,说说你的想法?”

展鹏飞说道:“既然厂里要安置这批下岗职工从事家政服务行业,那这个家政培训工作室势在必行的。如果厂里信任我展鹏飞的能力,我可以毛遂自荐,这件事可以全权交给我来操办。”

“咳咳咳……“

张大年正喝着茶,听了展鹏飞的话,差点没被一口茶水给呛死。

张大年暗暗觉得好笑,还毛遂自荐,全权交给你来操办,好像这事儿就跟你定了似的,你还让不让别人发言了?

他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操办呢?”

展鹏飞道:“我可以把外面的培训老师请到厂里来,给这些下岗职工们统一上课,保证专业。”

张大年闻言,不由一挑眉,问道:“培训讲师这块资源,你也提前做过调研了?”

对于展鹏飞这么充足的准备,张大年还是颇有些意外的,这个年轻人虽然说话真不让人喜欢,但是做事的能力还真没说的。

展鹏飞道:“我既然敢开这个口,肯定就做足了准备的。张组长,如果厂里信任我……”

“咳咳,小展啊,要决心做事情,这是好的。但先别急着表决心,既然听你说完了,那再听听小陆的……”

张大年把目光投向陆远,和颜悦sè道:“小陆啊,你对培训这个事有什么想法呢?”

“好的,组长。”

陆远也站了起来,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 关于这个培训,我倒是有点其他想法。我建议是把家政培训这个业务外包给专业机构,而不是我们自己请老师。”

“培训业务外包给专业机构?”

张大年微微诧异,嘀咕道:“培训业务外包给机构,和请专业讲师来厂里培训,在本质上倒是差别不大。你说说你的理由。”

陆远嗯了一声,说道:“一来是组织这么大规模的培训,我们三组人手不足,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外包给专业机构呢,能更加省时省力,有效率地完成这次培训工作。”

说到这个,会议室里的罗艳琼和徐璀璀情不自禁地点起了头。对于陆远的话,她俩太赞同了,能委托给第三方机构的,为什么要自己干呢?就凭他们三组五个人,要真自己组织这个培训,那得把她们累成什么德行啊?

“嗯,这个理由也站得住。既然有一,那必然有二,你继续说,小陆!”

张大年挥挥手,示意陆远坐下接着说。

看网友对 第061章 初见展鹏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