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虎狼之师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虎狼之师

弘治皇帝说罢,目光落在了朱厚照的身上,叹了口气。

这个儿子……你说他鲁莽嘛,他还真是鲁莽,所谓君子不立危墙,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身为太子,是决不可犯险的。

因为他是储君,是天下的希望所在。

可是……若非是他的鲁莽,只怕现在,这校场内的君臣,尽为那蔚州卫的囊中之物,要嘛便是死,最可怕的结果是,君臣们尽都被蔚州卫所劫持,这岂不是靖康之变的翻版?

到了那时,大明的国本,只怕非要动摇不可。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有些后怕的,感慨的上前拍了拍朱厚照的肩道:“太子辛苦了。”

这五个字,对于朱厚照而言,已是极大的鼓励,他的脸上顿时犹如向日葵开花一般的灿烂,欣喜的道:“父皇,儿臣亲自斩了三十一人。”

三十一人……

太子拿着刀片,在乱军之中,砍翻了三十多人,这……君臣们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了奇怪的画面。

三十一人,确实很唬人。

弘治皇帝看着自己的儿子,倘若这儿子乃是一个将军,只怕……也堪称是当世名将了。

只是……

弘治皇帝叹道:“这一切,都是因朕而起啊,朕识人不明,看错了江彬此贼,朕万万想不到,此人居然如此胆大包天,以至于为祸天下,幸赖,有太子与齐国公带着第一军前来救驾。你们是如何知道,江彬欲反?”

一旁的方继藩道:“儿臣从一开始就觉得那江彬可疑,因而派人查了他与蔚州卫再蔚州的作为,没想到真发现了他们许多丧尽天良的罪行,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要搜罗这些证据,只怕还要一些时候,儿臣曾上过一道奏疏,可是朝廷对此,视若无睹,只以为这是儿臣于江彬有私仇,今日清早,又有蔚州的消息传来,一方面,是拿到了铁证,另一方面,儿臣发现这蔚州卫似乎也察觉到在蔚州儿臣的人正在搜罗他们的证据,儿臣就在想,这蔚州卫上下,定是惶恐不安,他们很清楚,自己所做的,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东窗事发,他们必死无疑的,此前他们既然敢做下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现在就会乖乖的甘心伏法吗?今日校阅,或许……他们会铤而走险,因此,儿臣急切之下,立即寻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当机立断,立马调了第一军来。没想到,果然……这蔚州卫竟是真反了,也幸好太子和儿臣没有来迟,如若不然,追悔莫及。”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心里又是感慨,他回头看了刘健等人一眼。

当初,刘健等人可都是认为方继藩与江彬有私仇,所以弹劾江彬,朕的这些老臣们啊,一个个……低估了继藩的品性。

弘治皇帝不由道:“说来说去,罪在朕躬,至于这第一军,却令朕大开眼界,第一军只操练了短短两月,竟是有此大成,大明卫所之制,到了今日……或是昏庸无能,或是如这蔚州卫一般,罪责深重。这大明军制一日不改,朕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如何对得起百姓?”

他算是定了性子。

刘健等人,个个缄默无言,显然……他们已经很清楚,一文钱分成两瓣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只是到了这个份上,蔚州卫的恶行,也是令他们所震撼的,此时……确实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先设第一军,三年之内,再设五军,先用这五军,替换京营,此后……再酌情增加编制,所需钱粮,户部不可吝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养兵时舍不得,又如何指望关键时刻能用呢?”

这话在这个时候说的太实在了,这不就是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吗?

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太子一眼,太子看到了这些弊病,能够迅速的练出一支百战之兵,或许……自己终究还是老了,已是无用了,他自诩自己已是能接受某些新鲜的事务,可相比于年轻人,自己依旧还是思维陈腐。

弘治皇帝看了一下台下,随即道:“第一军立下大功,所有死伤的将士,朝廷立即抚恤,立有功考者,统统编列成册,都要赏赐。除此之外,此战,方继藩功劳第一,其弟子王守仁,练兵也是不易,其功劳,次之。这些,统统都要重赏。这是救驾之功,非同小可。”

正说着……弘治皇帝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四顾左右:“其他大臣伤亡如何?”

这高台下的大臣,虽是没有资格在高台上伴驾,可因为叛乱的缘故,可是被叛军斩杀了不少,死伤巨大。

弘治皇帝不禁为之可惜。

于是萧敬气喘吁吁的下了高台,良久,他搀扶着马文升登上高台来。

马文升自是浑身伤痕累累。

当然……这终究只是皮外之伤,对于马文升而言,最令他羞耻的却是晚节不保。

当初,力推江彬的,可是他马文升,夸大蔚州卫的,也是他马文升。

马文升见了驾,只觉得当时,还不如让江彬那狗东西斩了罢了,至少还可落一个忠臣。

现在他羞愧万分,见了弘治皇帝,立即拜倒:“陛下,臣万死。”

说下这番话时,他声音是颤抖的,已是万念俱灰。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马文升跟着自己,已有许多年了,万万想不到,临到老来,犯下如此的大错。

弘治皇帝抬起眼睛,看向远处,口里道:“卿家回兵部,做好交接吧。”

马文升明白了弘治皇帝的意思,却是感激涕零的道:“老臣……多谢陛下恩典,陛下……臣……臣……”

他老泪纵横,有一些不舍,更多的却是悔恨:“老臣铸下如此大错……这样的惩罚,实在太轻了。”

弘治皇帝挥挥手,他终究是个大度的人,大错已经发生,又能如何呢?

弘治皇帝道:“敕命王守仁为兵部尚书,这常备军,关系重大,非要似王卿家这样知兵,知新之人,方能办理。王守仁何在?他斩了几人?”

萧敬似乎早有准备,方才下高台的时候,就做过一些功课,立即道:“听下头的人说,只怕斩了不下四十多人。”

朱厚照身躯一震,面上得意的笑容,渐渐的销声匿迹。

弘治皇帝感慨道:“此人允文允武,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弘治皇帝在高台上,又朝下看了一眼,见那贼子的剿灭,已到了尾声。

第一军格外的凶残,所过之处,便是尸横遍野。

所有的蔚州卫的犯官,统统都拿了下来,弘治皇帝远远见那江彬,被几个人架着,也不知生死。

他眼眸一冷,面sè不善:“此贼胆大包天,罪无可赦,其亲族,统统流放黄金洲,会黄金洲农人为奴,至于此人……将其碎尸万段,以儆效尤。”

大明,已极少有碎尸万段的剐刑了。

弘治皇帝显然已是大怒,这江彬,自是不可原谅。

此时,弘治皇帝口含天宪,一言九鼎,他说的话,再无人质疑。

弘治皇帝随即下了高台。

王守仁早已命人打起了旌旗,紧接着,那本是杂乱无章的校场上,却是无数的新兵汇拢,第一军迅速的列队,一根根长矛顿在地上,官兵们没有表情,身上满是血迹,人人伫立,站的比标枪还要挺直。

若说方才,他们是冷静的,犹如冷静的猎人,应对着叛军,进行杀戮。

可现在……他们昂首,内心深处,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们自己……可能都想不到,自己可以厉害到如此的地步。

原先那惹的天怒人怨的苛刻操练,现在回想,竟是值得的。

若无这般的操练,今日……如何能带着胜利的光环活下来。

有人身上,还带着刀伤,鲜血泊泊而出,皮肉翻出。

有人的军服,早已残破。

他们却一个个都默然无声,队列如常一般,整整齐齐。

弘治皇帝走至他们面前,看着这一张张早已晒得黝黑的面孔,甚至……有的面孔上,还是稚气未脱。

弘治皇帝能感受到,这起伏的胸膛之中,跳动的乃是一颗颗强大的心脏。

他显得极满意,忍不住道:“朕今日校阅,倒是不虚此行。”

这话……用另一层意思来理解的话,便是这一次,校阅这第一军,倒是让弘治皇帝开了眼界。

弘治皇帝到了一个人面前,驻足,他凝视着这个无名小卒。

无名小卒上,染着的血迹已经干了,见皇帝到了自己面前,盯着自己,他下意识的站的更直,弘治皇帝道:“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小卒一声不吭,依旧如木桩子一样。

一旁的王守仁正sè道:“说话!”

听了王守仁的话,无名小卒才大声吼道:“卑下周毅,听令!”

弘治皇帝显得很满意,第一军居然令行禁止到了这个地步,这不亚于汉朝的文皇帝,巡视周亚夫的细柳营。

弘治皇帝道:“卿年方几何?”

“卑下年十八!”

周毅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完全是下意识的进行回答。

看网友对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虎狼之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