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081章 家里来客

第081章 家里来客

过了一会儿,卢佩姗停下了手中的计算器。

“算完了?”陆远问。

"算完了。"卢佩姗把计算器往边上一放,说道,“这个报价,我接受!”

“昂?”

陆远没想到卢佩姗竟然答应的这么爽快。

其实120元/人这个报价,并不是他的最终心理报价。今天在关良义的办公室里,关良义跟他说,厂里希望能在原有150元/人的成本基础上,再下调10-20%个点,即135-120元/人。也就是说,能谈到120元/人最好,不能的话,135元/人,厂里也是满意的。

他了解卢佩姗,知道她会讨价还价的,所以预留了议价空间,直接报到了120元/人/天的底价。

可他愣是没想到,姗姐居然眼睛都不眨巴一下,直接点头同意了?

这还是自己了解的姗姐吗?

陆远觉得卢佩姗在挣钱这种事情上,不会平白吃这么大亏的,肯定还有什么找补的话。

果然,就听卢佩姗继续说道:“陆远,让出30元/人/天的培训成本,损失有多大,就不用姐姐我细说了,你应该懂。价呢,我就不跟你讨了,成本可以降,但我也有我的条件。”

陆远当然知道让出30元/人/天的培训成本,对卢佩姗的影响有多大,现在听她说她要提其他条件,知道这个条件应该不是什么简单条件。

他点点头,道:“什么条件,你先说来听一听。”

“你和璀璀都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说了,”卢佩姗说道,“我希望你能正式向你们厂领导转达一下,能将今后三棉厂下岗职工的职业培训长期外包给我,和我们诚联信职介签订长期合作协议。”

“这个,我们早先就聊过了啊,”陆远笑道,“就算要和厂里谈外包长期合作,也要我胜了展鹏飞,厂里最终确定使用我的外包机构方案才行啊。你不记得了?”

“我当然记得,”卢佩姗说道,“但既然我方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肯定要让你们领导清楚我的诉求啊,不能让他们占便宜占得太轻松了。一旦他们认为这个降价降得太轻而易举了,不仅会抹煞了你在当中的努力,也许还会对我们后续的合作再提其他让利的要求。再教你一个职场生存法则,千万不要拒绝领导布置的任务,但也千万不要让领导觉得,你的任务、你的KPI完成的太简单太轻松了。不然,以后只会给自己制造困难。”

陆远郑重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我也有些明白了。”徐璀璀说道。

卢佩姗又道:“也许姐姐让你在领导面前再提这个诉求,还能让你的方案,在和展鹏飞的竞争中加点分呢。”

“呃,但愿吧。”

陆远说道:“明天上班的时候,我会把你的这个要求,再跟领导提一次。不过姗姐,这次让你让出这么大的利,我觉得不好意思了。其实你可以……”

“不用了,就按照120元/人/天,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再改。”

卢佩姗极有魄力地摆摆手,道:“我能舍得让出这么大的利,为的是今后称联系能够长期做这个项目,细水长流嘛。我想这么大幅度的降低培训成本,这一次你跟展鹏飞的方案竞争,在成本优势上,已经远远甩了他一大截儿了。”

说罢,她又补充了一句:“做生意嘛,有舍才有得,不舍哪有得?我只有助你赢出,才有后续的长期合作,在这个层面来讲,你我同为一体,共荣共利!”

“姗姐。你说得太好了,真牛掰!”

徐璀璀一脸崇拜地看着卢佩姗,简直偶像!

……

吃完了烤鱼,外面也渐渐天黑了。

徐璀璀约了闺蜜晚上去蹦迪,就骑着她拉风的哈雷摩托车,先走了一步。

走出烤鱼店,卢佩姗低头从小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递给陆远,“拿着。你的辛苦费。”

陆远知道里面装的是啥,不过他用手推了推,婉拒道:“姗姐,这次就不用了。上次培训的事,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工作,我并没有为你多做什么。”

“废什么话啊,之前就说好了的,每一单的合作里,不会让你白忙活。该你的,必须一分都不能少。”卢佩姗见陆远不接,索性直接把信封按到了他手里、

陆远还是给塞了回来,坚持不肯要,说道:“真不能要,姗姐。尤其是今天,我还让你降低成本让利,这辛苦费以后我也不能再要。”

卢佩姗再次把牛皮信封塞进了陆远的手里,说道:“让利降低成本,不是为了更好的拿下未来三棉厂的长期培训外包吗?我是生意人,还能做亏本的买卖吗?没有你,这买卖根本就不存在。所以这钱,你要拿。你真觉得占便宜了,那以后吃饭什么的,你多买单就成。再说了,以后有什么好的合作,多想着你姗姐我,不是什么钱都挣回来了吗?”

“这……”

“别扭捏了,还是不是男人?娘们唧唧的。以后还要不要一起做事了?有句话说得好,不谈钱的朋友,是做不成买卖的。”

“行。”陆远最终还是收下了。

回到家后,他发现卢佩姗给的辛苦费共计三千元,最近也没什么要置办的,他直接把钱带着信封一起放进了床头的抽屉里。

第二天上班,陆远跟张大年说了卢佩姗同意降低外包价的事情,张大年第一时间和关良义汇报了。

关良义又把陆远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了解具体情况。

听到诚联信职介所居然把培训价格降到120元/人/天之后,关良义忍不住当着张大年的面,表扬了陆远的努力。听到卢佩姗提出的条件之后,正如卢佩姗所预料的一样,关良义果然很理解,能让出这么大的成本,提这种条件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他当着陆远的面表示,表示他个人会认真考虑卢佩姗提得条件,也会在厂党委会上郑重向其他党组成员转达这个诉求。

既然诚联信有如此大的诚意表达了长期合作的意愿,杭三棉厂也会尽最大诚意的研究研究。

虽然他没有正面回复,但无论是张大年、还是陆远都看得出来,卢佩姗这么大的让步,显然让关良义感受到了诚意。

陆远暗自佩服卢佩姗,机会找得真是准啊,绝了!

他别的不敢保证,但有一点他坚信,只要在竞争中他的方案胜出了,那卢佩姗的诚联信,绝对是关良义的首选合作对象。

……

……

日子,在筹备第二期家政培训的工作里一天一天晃过。

这天,吃过晚饭。吴秀琴在厨房洗碗,陆远陪着老爸在客厅里看新闻联播。

最近北京正在召开十六大,新闻里有时时播报,陆青山是最关心国家大事的,顺带着陆远都跟着关心起来了。

咚咚咚,

一阵不急不缓的叩门声,敲响了陆家的门。

陆远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看着门外的来人,是她老妈的朋友徐金凤和李冬梅。

徐金凤现在在吴秀琴的早点铺上班,李冬梅是陆远第一期家政培训再就业的二十人之一。

他笑道:“金凤阿姨,冬梅阿姨来了,快请进。”

邀请客人进来之后,陆远冲厨房喊了一嗓子,厨房里的吴秀琴听到,立马放下洗了一半的碗,系在围裙上走出了厨房。

“你俩咋来了?”

她招呼道:“来来来,快坐快坐。小远,给金凤阿姨、冬梅阿姨倒茶。”

“秀琴姐,我们今天不是找你窜门来的,我们是专程来找你家陆远的。”徐金凤和李冬梅坐到了沙发上,笑道。

“啊,找小远啊,行,那你们谈,我去洗碗。”

吴秀琴说着,用脚提了提继续认真看新闻联播的陆青山,啐道:“来客人了,没看见啊,去帮忙倒茶啊。”

陆青山委屈地站了起来,惹得两个阿姨咯咯直笑。

陆远搬了把凳子,坐到了两人沙发的对面,问道:“阿姨,你们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我这不是培训完了之后,找了家政工作嘛。第一个礼拜的工资也拿到了,有400多块呢。”李冬梅率先开了口,在说到自己新工作的工资时,她口吻中带着自豪和骄傲。毕竟下了岗,重新再就业拿到了工资,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第一个礼拜就有四百多啊?那还真是不老少呢。恭喜你啊,冬梅阿姨。”陆远笑道,“这样下去一个月的工资,可比咱们厂里很多职工的工资都要高了。”

“是啊,以前总寻思在厂里,出了厂才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大啊。”李冬梅由衷感慨道。

这时,李冬梅旁边的徐金凤正了正身子,看向陆远,说道:“小远啊,阿姨今天过来,是有点事想要找你帮忙。”

看网友对 第081章 家里来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