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人皇纪 > 第二千二百五十三章 张守珪手刃安禄山!

第二千二百五十三章 张守珪手刃安禄山!

这一霎,他的骨骼已经寸寸断裂,但是在他的体内却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意志支撑着他。

终于

当安禄山爬上一座被冰雪覆盖的小山包时,砰,突然,一只脚掌踏落地面的声音从他身后相距咫尺的地方传来。

安禄山心中一窒,回过身来,只见一柄锋利的长剑抵在了他的脖颈上。

“该结束了!”

王冲望着安禄山,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就在他手中的轩辕圣剑一伸,就要给予安禄山最后一击,结束一切的刹那,一个yīn冷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等一下!”

“嗡!”

安禄山本来已经脸sè苍白,闭目待死,听到这个声音,浑身陡的一震,睁开眼来,目中闪过一丝惊惧和慌张。

几乎是同时,王冲回过身,只见身后漠漠的风雪中,一道魁梧挺拔的身影,yīn沉着脸从天而降,落在距离王冲和安禄山不远的地方。

张守珪!

在这片一望无垠,空旷荒原的突厥大草原上,不知是被两人的战斗吸引还是其他什么,张守珪竟然离开战场,独自一人找到了这里。

“王冲,这孽畜是我一手造成,他之所以能成今日气候,甚至勾结外邦,反叛中土,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事因我而起,那就由我亲自结束吧!”

张守珪沉声道,迅速走近,他的声音未落,目光一转,很快落在气息奄奄的安禄山身上。

“畜生,你看看他们是谁!”

砰!砰!

张守珪左右双手一抛,两个黑乎乎的“大球”立即脱手而出,轱辘辘滚到了安禄山身前。

天寒地冻,这两个“大球”表面早已结出厚厚寒霜,但安禄山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赵堪!

白真陀罗!

张守珪不知何时追上两人,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两人脸sè苍白,瞳孔大睁,长大着嘴巴,似乎死前还感受到了极大恐惧。

“啊!”

看到这两人的头颅,安禄山惊呼一声,立即被吓了一跳,仓惶地往后挪动身体,下意识想要逃离。

“畜生,你也有今日!”

张守珪神sè凶狠,狠狠盯着眼前的安禄山,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安禄山恐怕已经死了无数遍。

“义父,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背叛你!你还记得吗?幽州之乱是我拼着性命,带领大军,奋不顾身从重重敌军之中救回义父。”

安禄山神sè慌张,看着不断靠近的张守珪,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那种深深的本能畏惧,就连在王冲面前,他都没有这么流露过。

“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要在我面前说谎吗?”

张守珪冷冷道,丝毫不为所动。

王冲站在两人中间,沉默片刻,很快往后退去,让到了一旁。

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

安禄山是张守珪一手提拔上来的,上一世的张守珪被安禄山陷害,甚至一直到死都不知道真相,在这最后一刻让张守珪亲自处置安禄山,也是最好的方式。

“锵!”

只听一声清越的嗡鸣,张守珪身披战甲,猛地抽出腰上的长剑。

“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犯下的错误,我亲手了结!”

“不!义父!你饶我一命,再饶我一命……”

安禄山眼中再次浮现对张守珪本能的深深恐惧。

“噗!”

还没等安禄山反应过来,张守珪手臂一伸,手中锋利的长剑立即刺入安禄山的脖颈。

安禄山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所有的一切都旋转起来。

砰的一声,当一切都停下来,安禄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张守珪,还有他那具匍匐在地,披着铠甲的无头身躯。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吗……”

安禄山一脸茫然,那一刹,他仿佛明白了什么,有些怅然,有些失落,冥冥中,又似乎有些什么东西朝着自己扑面而来。

随即安禄山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终于结束了!老夫犯下的错,终于亲自终结了!”

寒风呼啸,张守珪抽回染血的长剑,仰首向天,神情落寞不已。

一辈子自负,功名赫赫,自认为是大唐第一名将,连王忠嗣都不足以和他相媲拟,但高傲如他,却大半辈子连膝下养了一头白眼狼都不知道。

这一场大战如果失败,他张守珪引狼入室,将成为千古罪人,在青史上遗臭万年,但是最终,他还是亲手手刃了这个叛徒,纠正了自己犯下的错误。

只是,即便如此,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无法纠正,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而一旁,王冲看着神情复杂的张守珪,又看了一眼安禄山匍匐在山包上的尸体,以及不远处睁着眼睛,无力望着天空的头颅,心中也同样唏嘘。

重活一世,经历了无数困难险阻,他终于到了这一步,成功击败了安禄山,终结了这个宿世仇敌,也拯救了行将被他摧毁的大唐,守护住了中土千万百姓和来之不易的盛世帝国。

只是即便如此,或许是因为重生以来,期盼了太久,当真正实现自己的宿愿,短暂的喜悦过后,王冲心中突然空荡荡,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有那么一霎那,就好像失去了方向一样。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王冲就回过神来,安禄山虽死,但整个大唐劫后余生,依然受到了大冰河期的很大冲击,而且李亨即位不久,也有很多事情等着他解决。

“小心!”

突然之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王冲浑身一震,来不及细想,绷紧全身,猛地一把抓起身前的张守珪,闪电般往后退去。

“大罗仙功!”

“光冕壁垒!”

“轮回战甲!”

……

短短时间内,王冲接连放出了数层防御,并且调集全身力量,猛地一剑,朝安禄山所死去的地方,那座被冰雪覆盖的山包上的一处虚空轰去。

“轰隆!”

虚空震动,就在张守珪震撼的目光中,天空一暗,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突然从山包上方的一点喷发而出,那滚滚的罡气洪流瞬间穿过重重空间击中了王冲。

“咔嚓!”

王冲用时空之力化成的一道道时空护盾,瞬间被轰得四分五裂,紧接着,王冲用大罗罡气化成的护盾也跟着震爆。

“轰隆!”

一刹那,王冲和张守珪直接被震飞了数百丈之远。

那一刻,张守珪甚至有一种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感觉。

那一击的力量太强了,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了太始,但是王冲的光冕壁垒以及身上的轮回战甲终究发挥了关键作用,尽管被震飞数百丈,但他们却并没有承受多重的伤势。

只是王冲身上的光冕神器以及轮回战甲依旧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庞大压力,两件至宝不停地嗡嗡震颤,发出阵阵锵鸣。

“什么人?”

张守珪看着对面,脸sè都变了,他见识过王冲的强大,连太始都死在他的手中,就可想而知,他的实力有多强。

但是对方能够一击震爆王冲身上的罡气,把他震飞数百丈,甚至连身上的铠甲都发出锵锵的声音,仿佛要承受不住一般,仅凭这一点,对方的强大简直难以想象。

“‘天’!”

王冲开口,只说了一个字,一双眼眸看着对面,前所未有的凝重。

王冲没有见过天,甚至都不知道天到底是什么,但王冲却记得这股气息。

当日三王之乱,黄龙真君暗中扶植大皇子造反的时候,那股恐怖的气息曾经在皇宫上空出现过,甚至后来造成圣皇陨落的那件事情中,那股气息也曾经在皇宫中惊鸿一现,只是当时王冲并没有立即辨认出来而已。

王冲万万没有想到,天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果不是他现在的精神力极其强大,并且掌握了时空之力,提前感觉到了危机,这一击恐怕已经让天偷袭得手。

天的强大,毋庸置疑。

太始只不过是奉他的命令行事,而圣皇一生最大的敌人也是他。

圣皇之所以冒险冲击神武境,就是想要最终战胜他,只可惜,最后还是被天暗算得手了。

“几只小小的蝼蚁,倒是朕小瞧你们了,想不到太始和安禄山的净化行动,竟然会毁在你的手里,甚至连朕的‘日之神冕’也落到了你的手中!”

天空yīn晴变化,光影错动,一个威严浩荡,带着强烈压迫力的声音,陡然从虚空深处传出。

这是王冲第一次直面天。

那是一种强大的压迫力以及一种源自灵魂本源的畏惧,以王冲的修为尚且如此,其他人的处境就可想而知。

张守珪的神情已经说明一切。

“既然如此,朕只好亲自出手,击杀你了!”

“天”冰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未落,天空一暗,那股熟悉的杀气凝如实质,恐怖无比,再次出现在两人的感知之中。

“哼,你杀的了吗?”

出乎预料,就在一旁的张守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的时候,王冲眼中光芒一闪,突然之间飞纵而出。

“锵!”

一声清越的剑吟响彻虚空,下一刻,王冲浑身一震,陡然爆发出一股恢弘无匹,凌厉无比的剑气。

苍生鬼神破灭术!

这一刹,王冲人剑合一,数千丈长的凌厉剑气朝着山包上的“天”疾斩而去……

看网友对 第二千二百五十三章 张守珪手刃安禄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