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人皇纪 >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天再次出现!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天再次出现!

“不!”

王冲这一剑并非斩向天,而是直接劈向山包下不远处,安禄山滚落在地上的头颅。

“你敢?!”

突然,“天”震怒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整个天地急剧变幻,一股磅礴的力量从虚空深处迸发而出,阻挡王冲。

而同一时间,咔嚓,就在山包上方,虚空裂开,随即一只巨大的手掌大如山峰,从裂缝中伸出,一把抓向安禄山滚落在地上的头颅。

这只手掌如此之大,甚至连整个山包都显得渺小无比。

就在王冲和张守珪震撼的目光中,安禄山已经失去生命力的头颅中,某种隐藏的力量仿佛被激发出来,只听一阵滋滋声响,在安禄山的头颅中,一股股黑气仿佛受到某种吸引般,被大手抽离出来。

那些黑气在虚空中扭曲变化,竟然形成一张扭曲、狰狞、痛苦的人脸模样,竟然和安禄山一模一样。

“不可能!”

看到安禄山被抽离出来的灵魂,张守珪浑身剧震,满脸震撼。

安禄山身首分离,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竟然有人可以从安禄山的尸身中抽取灵魂。

灵魂,那是武者的禁区!

对方展露的那种力量,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武道认知范畴。

这是神的领域!

“休想!给我放下他!”

就在这个时候,天摇地动,只见天空中寒光一闪,下一刻,王冲操纵时空之力,瞬间出现在了那只山峰大手上空,同时祭起“天神之剑”,猛地一剑朝着那只大手狠狠斩去。

“轰!”

只听一声惊天巨响,那只巨大的手掌也被天神之剑恐怖的威力一剑斩下一根手指,长剑劈落的刹那,甚至发出斩击金属的声音。

不过王冲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光芒闪过,安禄山的头颅坠地,而他濒死的灵魂连同那只山峰般的巨大手掌,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一同缩入时空深处,消失不见。

“王冲,世界之子还不能死在你手里,他的灵魂我带走了,迟早你们还会有相见之日!”

“天”威严的声音,浩浩荡荡,飘渺不定,从时空深处传来,只不过一眨眼,“天”那浩大的气息,连同安禄山的灵魂全都消失不见了。

天地寂静,只余下寒风在天地间呼号。

王冲伫立在山包上,神sè顿时变得yīn沉无比。

而张守珪站在后方,脸sè同样难看无比。

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变化,天神组织的首领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硬生生抽出安禄山应该已经消散的灵魂,将他带走了。

“怎么办?如果安禄山和太始一样,重新换个身躯,卷土重来,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一道风声荡过,张守珪突然出现在王冲身后,沉声道。

“没有那么简单,安禄山不是太始,他没有那么强大的灵魂,就算天想让他复活也没有那么容易,不然的话,整个天神组织,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杀死!”

王冲开口道,依然保持着极度的冷静。

整个天神组织,他杀过的大仙、神君已经不知道多少,就连太字辈的高手都至少有两个。如果人人都可以轻易复活,那这些人恐怕全部都还活着。

整个天神组织恐怕早已控制了世界,根本没他什么机会。

王冲承认天的强大,甚至比圣皇都可能强大很多,但却也不会盲目的迷信他。

在王冲心中,“天”依旧是人,而不是“神”,是人就有人的局限,这一点是绝不会改变的。

王冲可以肯定,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安禄山是绝不可能出现了。

只不过天的突然插手,让人心中很不甘罢了。

张守珪沉默不语,听到这番话,心中终于好受了许多。

只要安禄山身首异处,依旧受到了极大重创,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出现,他和王冲的努力就不算是白费。

“这件事情以后从长计议,天太强大了,那是圣皇毕生的敌人,你刚刚的举动太冒险了,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暂时还不宜和天正面对敌。”

张守珪沉吟片刻,想起之前的情景,突然开口道。

作为帝国的老将,对于十多年前圣皇冲击神武境,在皇城发生的那件事情,张守珪也并非一无所知,事实上,作为帝国顶尖的大将军,他被临时抽调回了京城,参与到了皇宫的戍卫。

只是君心难测,圣皇的心思和算计不是外人可以揣测的。

张守珪虽然亲身经历其中,但圣皇也并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有许多事情都是后来慢慢了解到的。

“天”是天神组织的最高首脑,实力深不可测,连当年巅峰时期的圣皇都对他忌惮重重,王冲刚刚直接就扑过去,想要从他手中抢夺安禄山的灵魂,实在是太过冒险了。

现在想想,他还依然感觉后怕不已。

安禄山的事情倒在其次,一个败军之将而已,即便再次复活,也难以掀起太大的风浪。倒是王冲,作为大唐的支柱和精神领袖,对整个帝国拥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如果王冲出了什么闪失,对于整个神州的民心都是极大的冲击和震撼。

而且天神组织所谋极大,尽管杀死了一个太始,但天神组织依然未动根本。

只要这个组织一天不灭,对于整个世界就始终是个巨大的威胁。

而除了王冲,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对抗得了天神组织。

“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似乎知道张守珪在担心什么,王冲摇了摇头,一脸的平静,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鲁莽冒险,但实际上远非如此。

“‘天’确实很强,但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实力应该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像第一次出现时那样强大的攻击根本也无法持久。如果他真的那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那我们甚至都没有办法杀死太始和安禄山。”

王冲的声音显得非常冷静。

圣皇出事之前,曾经在太和殿的后殿提到过,“天”身上有极大的缺陷,他的本体根本无法出现在神州,这也是天很多事情需要假借太始以及天神组织来进行的原因。

整个世界恐怕没有人比圣皇对天更了解,如果这是圣皇的判断,那绝不会有错。

而依据那句话,王冲推断出了很多信息,甚至判断出了天的极限在哪里。

第一点,王冲确信天的感知有局限,不是无所不能的,更不可能覆盖整个陆地世界和神州,他很可能在某些关键人物,比如太始这些人身上留下了某些印记,一旦他们出事,天就能够及时发现。

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天是在自己击杀太始和安禄山之后不久才出现的。

第二点,“天”能够通过分身在人间行走,他和圣皇交手的那次就是如此,他也能够像刚才那样,透过极遥远的空间距离直接攻击,插手人间的事务,但是这种能力有限制,就算是天,也不可能无限的出手。

如果不是有着这种强大的限制,“天”甚至都不需要太始和安禄山,直接就可以杀了自己。

再强大的,也要能够瞄准对方才行。

正因为推断出了这两点重要的信息,王冲才敢冒险强上,和天对抗,笃定他杀不了自己。

而事后的情况也证明,王冲的判断是对的。

“太始和安禄山其实就是他在世间的‘耳目’,这两人一死,天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了。”

王冲一脸平静道。

身后,张守珪怔怔的看着王冲的背影,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过很快,张守珪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欣慰不已。

现在的王冲早已大树长成,成为了帝国的一道屏障,他能在天出手的短短时间内,想到这么多的东西,并且即便面对天这样恐怖的存在也悍然出手,并且全身而退,不管是智慧还是勇气,都已经远远超越了世间所有人。

王冲越是强大,整个中土和陆地世界便越是安稳。

“走吧,天的事情暂时放一边,战斗结束,接下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另外,陛下那边,这个大胜的消息也应该通知他了!”

张守珪沉声道。

现在整个中土冰雪覆盖,化为一片冰封世界,所有人都面临着严寒的威胁,不过相比于严寒,众人最关心的还是东北幽州这场生死存亡的战争,整个中土的百姓都在紧张与不安中,翘首以待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

东北大捷的消息,也应该告诉他们,以安民心了。

“嗯!”

王冲点了点头,一把抓住张守珪,身躯一晃,两人一同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身后,大雪茫茫,铺天盖地,很快就在地上又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毯,之前所有的战争痕迹,连同安禄山最后炸出来的那个大坑,全部都被积雪覆盖,最后了无痕迹。

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哗啦啦!”

就在王冲和张守珪返回后方不久,伴随着一阵咕咕声,一只雪鹰从地面腾空而起,强而有力的翅膀扇动着寒潮,一路伴随风雪,有如闪电般迅速朝着京师的方向而去……

看网友对 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天再次出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