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猎赝 > 第一百五十七章、玩套路的心都脏!

第一百五十七章、玩套路的心都脏!

「我来审判你!」

林遇就像是没有听到这句话似的,仍然好整以暇的修剪着面前的盆景,问道:“听说你也喜欢梅花?”

“是的。”江来回答说道。心想,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是在责怪自己和他的女儿林初一在苏城一起赏梅的事情?

自己只是赏梅,又不是折花,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我听初一说起过这件事情,说你很喜欢梅花,每年都会去雪香云蔚亭看梅花。”

“不是「每年」,我今年才从国外回来。”江来纠正说道。他是一个严谨的人,不喜欢别人说一些不严谨的话。

当然,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江来甚至都不希望听到他说话。

林遇总算是抬头看了江来一眼,好像是在好奇他为何在这种无聊话题上面「出刀」,很快又把视线收了回去,重新投入到了那盆即将修剪完成的老桩红梅上面去,接着问道:“你玩盆景吗?”

“不玩。”

“其实盆景和古董修复一样,坏的要修,破的要补,破破烂烂的就要修修补补。”林遇笑呵呵的说道:“你要是有兴趣玩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和你探讨一下。你在古董修复方面是高手,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天赋异禀,已有宗师气象。进入盆景领域,也同样会触类旁通,取得了不起的成就。”

“盆景和古董不一样。”江来出声说道。“古董修复是希望它能够恢复原样,保持自然的风化和岁月的痕迹。盆景修剪则是反其道而之,你会担心它长得不好,又会担心它长得太好。长出来的要剪短,多出来的要割除。一枝一叶,全凭自己心意而裁。我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情况,但是像你这样的人热衷此道,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控制欲在作崇。”

林遇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愕然的看向江来,就像是在打量着一头凶猛的海怪一般。

“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我说对了。”江来出声说道:“你是一个控制欲极其强烈的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不仅仅对自己的同事下属如此,对自己的妻儿子女也同样如此。我看过很多你的媒体采访,大家称你为「尚美的王者暴君,家里的良夫慈父」。你也乐意别人这样定义自己。”

“可是,一个在公司里面都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人,又怎么可能在家人面前没有任何的脾气?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坏毛病,对外人百般容忍,对家人大发雷霆。对陌生人展示自己的彬彬有礼,在熟人面前却将自己的缺陷短板暴露无遗。”

“当然,我和你们大多数人不一样。”江来又补充说道,他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把自己也嘲讽进去了。“我无论对外人还是熟人,一如既往,绝无偏私。”

林遇面前的梅花剪不下去了,他放下剪刀,在水盆里面净手之后,捧着茶杯抿了一口半温的龙井茶,这才看向江来出声说道:“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极其擅长隐藏心事的人。包括我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妻子,一起创业打拼二十几年的朋友,包括我的儿子女儿,他们也并不能知道我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没想到今天却被你这个小年轻给一眼看破了事实。江来,我得承认,我还是小看你了。虽然我以为自己已经给予你足够的重视。”

“你不是小看我,你是太高看自己了。”江来冷笑出声,说道:“玩套路的心都脏。你以为自己只要躲在幕后,你干的那些丑事就不会有人知道吗?你把无辜者推到前台顶罪,你就可以躲在yīn影里面继续逍遥自在?”

林遇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过来只是想说几句气话,或者编造一些漫无目的的空想......很抱歉,我很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恕我不能招待了。如果你不愿意自己走出去的话,我也只好叫保安了。”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说,也什么都不敢说,毕竟,你怕我会录音嘛。”江来冷笑连连,出声说道:“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又不是施道谙。我做不出来那种卑鄙无耻的事情。”

“施谙谙啊......对于你那位师兄,我还真是仰慕已久。”林遇显然对施道谙也知之甚详,提到他的名字时表情都变得凝重了几分。

显然,这是给予对手的重视和尊重。

然后江来就觉得林遇很不尊重自己。

你只知道施道谙厉害,难道就不觉得我也很可怕吗?

“如果你不方便说话的话,那就由我来说好了。你只需要安静的听着就成了。”江来出声说道。

“好啊。”林遇捧着茶杯坐到沙发上面,指了指面前的沙发,说道:“坐下来,慢慢讲。我洗耳恭听。”

“你洗耳恭听就成了,我就不坐了。”江来说道。他选择继续站着:“我不喜欢看着你说话,我怕看到你就不想说话。”

“......”

林遇就觉得自己的肚子气鼓鼓了。

即便他自认为自己养气功夫一流,但是被人这般的当面嫌弃,而且是一个和他们林家颇有渊源的人如此嫌弃......他还是有些消化不良。

“《梅妻鹤子》青花瓶是你换掉的。”江来当真不去看林遇的表情,把视线固执的放在那棵修剪了一半的梅花上面,出声说道:“第一次拍卖的时候,你并没有动过这样的心思。你是一个极度贪婪的人,也是一个极其挑剔的家伙。你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但是那必须是世间绝无仅有的。”

“第一次拍卖时的《梅妻鹤子》青花瓶在你心里并不具备这样的价值,是的,青花瓶很珍贵,人物青花世间少见,但是在你林遇的眼里,这些还不值当你铤而走险去做这种以赝充好极有可能让自己身份暴露的险事。直到拍卖时出现故障,孙打眼跳出来说那只《梅妻鹤子》青花瓶是赝品,而我又站出来及时的向大家普及了「梅妻鹤子」和他的红颜知己的故事.......有名人、有名典、还蕴含着千百年来人们最喜闻乐见的爱情故事,那么,这只《梅妻鹤子》青花瓶的地位就爆增无数倍,甚至可以说是已知的青花瓶中最有存世价值之一。”

“这样的宝贝你怎么可能不动心?所以,拍卖事故解除之后,这只青花瓶仍然暂停拍卖,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存了用赝品将其替换掉的心思。林初一将拍卖暂停的原因推给委托人,实际上,你才是那个真正喊停的幕后主使者。”

“后来,委托人将自己的藏品收回再次把玩鉴赏了两天,实际上也是对其进行再次的真迹鉴定和证据留存。尚美将那只《梅妻鹤子》青花瓶取回的时候,也由尚美的专家团队也对其进行二次鉴定,鉴定结果为真品。所以,委托人那边的作案嫌疑已经洗清。因为如果他们还回来的是一件赝品的话,根本就不可能骗过尚美专家鉴定团的审核。你们也没理由接受这样一件赝品,是不是?”

“等到这只《梅妻鹤子》青花瓶重新入库之后,你的机会就来了。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这只青花瓶,也没有人比你更有机会接触到这只青花瓶,你让造假高手做了一只一模一样的,然后在库房或者运输挪动的过程中用赝品将其替换......”

“你是尚美集团的老板和创始人,你有库房的密钥,你可以随时出入赏玩,库房管理者是你的人,安保经理是你的人,还有很多人都可以是你的人......你想做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容易了。只是,你没想到的是,厉康年高价拍下这只瓶子之后,不是将其秘密带走,而是邀请大家一起欣赏,甚至还被孙打眼一语道别天机......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那只瓶子是假的。”

“在林初一压不住场面的时候,你站出来了。你有自己多年的业界声誉和人脉资历将这件事情给摆平,甚至和厉康年谈好了赔偿协议.......只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委托人站出来捅了你一刀。他报警了,将你造假的这件事情捅向了警方。这个时候,你想退出就极其困难了。”

江来说的口干舌燥,看到林遇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香茶闭目养神的模样,忍不住出声说道:“能不能让人给我送杯茶?矿泉水也行。”

“没有。”林遇说道:“故事正精彩着呢,我都听得入迷了。茶水就别喝了,你还是继续把故事给讲下去吧。”

“小气鬼。”江来不满的抱怨道:“警方一介入,这件案子就变得复杂无比。因为警方将那只《梅妻鹤子》青花瓶赝品给带走了,你就是想重新用真品把这只假瓶给换回来都不可能了。有赝品,那就证明有人制造赝品,而且玩了这一手以赝品替代真品的「绝活」。到底谁才是哪个作案的坏人呢?这个时候,你便使出了最狡猾也最yīn狠的一招毒计: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推了出去。”

“是啊,谁不知道你是宠女狂魔?谁不知道你林遇最宠爱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林初一?就算林初一被你推出去了......也没有人会怀疑这一切是你这个父亲一手谋划的。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是一个极有名望而且又爱女如命的慈爱父亲呢?”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七章、玩套路的心都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