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115章 望子成龙

第115章 望子成龙

林俪说道:“我问过我舅了……”

“那你舅咋说的啊?”展鹏飞眼神里充满了殷切。

林俪说道:“我舅让我一会儿带你去他家吃晚饭,他要和你谈一谈这个事。”

“啊?一会儿就去?”

展鹏飞突然有些莫名紧张起来,问道:“怎么这么突然,还搞得这么正式?”

林俪摇摇头,说道:“我也是快下班的时候,他突然打过来电话通知的。你怕什么呀,既然他要跟你谈谈这个事,说明他没有第一时间反对嘛。”

“俪俪你这么一说,也对哈!”展鹏飞转忧为喜,不禁笑出声儿来,随后指了指自己和林俪空空的两手,问道,“咱俩就空手去吗?”

“不然呢?难道还特意拎着烟酒去吗?太刻意啦!”

林俪指了指厂办食堂的方向,蹬上自行车,说道:“走吧,先陪我去打点饭菜带过去。”

“好嘞!”

展鹏飞骑上自行车,跟了上去。

他现在是事有着落,心情舒畅,迎着夕阳余晖的一瞬间,他感觉副科长的位置,正向他招手着……

……

……

陆远在家匆匆吃过晚饭,陪着陆青山一边看这新闻联播,一边聊了会儿单位里的事情,满足了一下老陆同志对厂办大楼一直保持的好奇心。

看完了新闻联播,他便跟陆青山要了他酒柜上的一对洋河大曲,外加两条香烟,提着烟酒出了门。

不白要,等月中开资了折现。

吴秀琴收拾完厨房,看见陆远提着东西出门,赶忙问陆青山,“咋回事,这又烟又酒的,咱儿子这是要去哪儿?”

“替他们组长张大年办大事儿去了。”陆青山简单地一下陆远替张大年跑郑一鸣家的事儿。

吴秀琴听罢,略有心疼地说道:“帮他们组长找郑一鸣办事,也不用拿自己家的烟酒啊,真是崽儿卖爷田,一点都不心疼!”

“这点烟酒才几个钱啊?眼光放远点!他替张大年跑这趟事,也是帮他自己跑副科长的位置啊!张大年不上去,怎么腾出副科长的位置?也只有张大年真的上去了,他才能念着情提携咱儿子啊!”

陆青山反倒是对陆远一副赞赏的态度,感慨道:“秀琴啊,我儿这回是真长大了!”

“呃……事儿是这么个事儿,咱儿子真的能当上副科长,那我这当妈的在厂里也是面上有光。但他这做法,跟当年我们劳保站王大脑袋跑老厂长家,拿棋盘换个劳保站站长的位置,有啥区别啊?”吴秀琴虽说不反对,但明显也不太支持儿子这么办事。

“你一个女人家家的,知道个啥啊?咱儿子这是要求进步,能跟王大脑袋当年一样?”

陆青山皱起眉头,嗤之以鼻道:“这副科长的机会多难的?而且这机会就落在小远的科室里。咱儿子不上,照样有人上!现在他趁年轻上去了,将来到了四十来岁,也许还能进厂领导班子!我看你啊,真是蒸馒头做包子当个体户,把脑子当傻了。”

“我蒸馒头做包子咋了?我凭双手挣钱,光荣着呢!”

吴秀琴一见陆青山抨击自己的工作,立马不干了,还击道:“个体户丢你陆青山的脸了吗?我这个个体户还上过报纸,得过厂领导的表彰,我这个个体户一个礼拜挣的钱,比你陆青山在车间里开一个月的机床叉车还要挣得多?你身上穿的,顿顿吃的,还有你喝得酒酒,抽的烟,哪个不是我这个个体户挣来的?有能耐,你别在家吃饭,有能耐你把衣服鞋袜都给我脱干净了!”

“……”

陆青山被喷得体无完肤,虽然他很想反抗,但奈何吴秀琴说得都是实情,容不得他半点辩驳,他只能弱弱地说了句:“我每个月不也有工资上交嘛!”

吴秀琴啐道:“呸,你还有脸提你那点工资,每个月下来不涨反降,这个月又降了七十多吧?”

“那不是厂里眼下在改革,在转型,有困难嘛!”

陆青山跨着脸解释道:“你看我们车间里还有下岗的被,我不还屹立不倒嘛!”

“你还有脸屹立不倒,还不如我一个下岗的挣得多,我看你也别屹立不倒了,干脆跟我一样,主动下岗,来早点摊给我打打下手帮帮忙,这样早点摊也能多蒸几屉馒头多做几笼馒头。而且你主动下岗,也算是给厂里减轻负担,兴许还能多点工龄买断的费用!”吴秀琴提议道。

“这怎么行?”

陆青山顿时板起脸sè,如临大敌般严词拒绝道:“下岗是不可能的!我陆家从爹那会儿起,就进三棉厂吃公家粮,这铁饭碗要端一辈子的,怎么能轻易砸了?别看你现在挣得比我多,到老到老,你还能卖得动包子馒头吗?但我有退休工资,我还能养你啊!”

“养你个鬼,就知道一说下岗,你就跟老鼠踩了电门似的!”

吴秀琴冲陆青山翻了翻白眼,随后打了个哈欠,说道:“懒得管你的破事,反正我看三棉厂这样下去,早晚也得学人家杭二棉,你且等着吧!睡觉去了……”

说完,吴秀琴又连连打了好几个哈欠,进屋去睡觉了。

她做早点的,每天早上三四点就要起床出摊,所以通常晚上八点左右就要睡觉,很辛苦。

陆青山回到沙发上,把电视的声音又降低了几格,翘着二郎腿,继续看起了电视。至于吴秀琴最后说的那些话,他是嗤之以鼻,非常不屑的,三棉厂会跟杭二棉厂一样,走上破厂重组的道路?这怎么可能?在他看来,厂里有困难,那是暂时的,三棉厂从初创到现在,风风雨雨几代人了?什么困难没遇过?什么挫折没经历过?最后不都在国家政策的帮助下,三棉厂几千职工的上下齐心,共同努力下,闯过去熬过去了吗?

他看着电视看到了九点,本想等着陆远从郑一鸣家回来,问问情况的,毕竟有些事情他还是觉得儿子不够老练,如果有什么差池或者不顺利,他还能给出出意见。

但是直到九点半,都不见陆远回来,他也犯困犯得厉害,便关了电视,进屋去睡了。

陆远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半了。

……

……

第二天早上,陆远到了单位。

张大年早早就到了办公室,一见陆远进来,不等陆远放下手里的背包,就一把拉着他出了办公室,直接去了消防通道外的楼梯口。

“小陆,昨晚见郑科长了吗?顺利不?他怎么说的?”张大年急切地问道。

“嗯,我昨晚在郑科长家呆到了十点多。”

陆远说道:“谈得还算顺利,不过也有些不顺利!”

“啊?”

张大年一听不顺利三个字,顿时紧张起来,问道:“什么叫算顺利又有些不顺利?”

“组长,你先别急,大体是这么个情况……”

看网友对 第115章 望子成龙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