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长在春风里 > 第131章 2003年的第一场雪

第131章 2003年的第一场雪

&ap;ap;t;<r />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马佐治家的路口。<r />

<r />

但陆远还是没有回答马佐治的问题。<r />

<r />

马佐治下了车,扒拉着车门,仍不死心地问道“远哥,看你这意思,也觉得邵刚为了升职去告密,去当所有同事的叛徒,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呗?”<r />

<r />

“嗯……佐治,说实话,我也反感他这个做法,换我,我绝对不会这么干。”陆远缓缓摇下车窗,回答道。<r />

<r />

马佐治抿嘴一喜,乐道“我就说你不是那么操蛋的人!”<r />

<r />

“不过……”<r />

<r />

陆远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道“邵刚身在职场,往往有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你想他,在鸿富公司里就像无根的飘萍,谁都能呼喝他,谁都能使唤他,甚至主管看他不顺眼,都能打报告直接让他滚蛋,他是连一点最基本的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一旦让他抓住一根藤蔓,他就会玩命地往上爬!因此,在他自己看来,他在鸿富的所作所为,只讲利益,不讲对错!”<r />

<r />

“不讲对错,只讲利益?”<r />

<r />

马佐治反复念叨了一遍,摇头道“这个……换我,我做不到!”<r />

<r />

“换我,我也做不到!”<r />

<r />

陆远笑道“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做不到,就说邵刚不能这么做!职场、商场、还有战场,谁跟你分对错,谁又给你时间分对和错?”<r />

<r />

“远哥,我还是觉得……”<r />

<r />

“咱俩不争这个了,以后你在游戏公司里,也许也会遇到这种烂事。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遇到,因为你天生不是搀和这种烂事的料!”<r />

<r />

陆远说完,拍了拍前面出租车司机的肩膀,说道“师傅,咱们走吧。”<r />

<r />

出租车滴滴两声,缓缓驶去。<r />

<r />

马佐治站在巷口路灯下,看着疾驰远去的车尾灯,有些怔怔。<r />

<r />

忽然!<r />

<r />

一片雪花飘洒在他的脸颊上,霎时一凉。<r />

<r />

紧接着,雪花一片又一片地从天上,洋洋洒洒而落。<r />

<r />

下雪了!<r />

<r />

这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r />

<r />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马佐治家的路口。<r />

<r />

但陆远还是没有回答马佐治的问题。<r />

<r />

马佐治下了车,扒拉着车门,仍不死心地问道“远哥,看你这意思,也觉得邵刚为了升职去告密,去当所有同事的叛徒,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呗?”<r />

<r />

“嗯……佐治,说实话,我也反感他这个做法,换我,我绝对不会这么干。”陆远缓缓摇下车窗,回答道。<r />

<r />

马佐治抿嘴一喜,乐道“我就说你不是那么操蛋的人!”<r />

<r />

“不过……”<r />

<r />

陆远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道“邵刚身在职场,往往有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你想他,在鸿富公司里就像无根的飘萍,谁都能呼喝他,谁都能使唤他,甚至主管看他不顺眼,都能打报告直接让他滚蛋,他是连一点最基本的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一旦让他抓住一根藤蔓,他就会玩命地往上爬!因此,在他自己看来,他在鸿富的所作所为,只讲利益,不讲对错!”<r />

<r />

“不讲对错,只讲利益?”<r />

<r />

马佐治反复念叨了一遍,摇头道“这个……换我,我做不到!”<r />

<r />

“换我,我也做不到!”<r />

<r />

陆远笑道“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做不到,就说邵刚不能这么做!职场、商场、还有战场,谁跟你分对错,谁又给你时间分对和错?”<r />

<r />

“远哥,我还是觉得……”<r />

<r />

“咱俩不争这个了,以后你在游戏公司里,也许也会遇到这种烂事。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遇到,因为你天生不是搀和这种烂事的料!”<r />

<r />

陆远说完,拍了拍前面出租车司机的肩膀,说道“师傅,咱们走吧。”<r />

<r />

出租车滴滴两声,缓缓驶去。<r />

<r />

马佐治站在巷口路灯下,看着疾驰远去的车尾灯,有些怔怔。<r />

<r />

忽然!<r />

<r />

一片雪花飘洒在他的脸颊上,霎时一凉。<r />

<r />

紧接着,雪花一片又一片地从天上,洋洋洒洒而落。<r />

<r />

下雪了!<r />

<r />

这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r />

<r />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马佐治家的路口。<r />

<r />

但陆远还是没有回答马佐治的问题。<r />

<r />

马佐治下了车,扒拉着车门,仍不死心地问道“远哥,看你这意思,也觉得邵刚为了升职去告密,去当所有同事的叛徒,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呗?”<r />

<r />

“嗯……佐治,说实话,我也反感他这个做法,换我,我绝对不会这么干。”陆远缓缓摇下车窗,回答道。<r />

<r />

马佐治抿嘴一喜,乐道“我就说你不是那么操蛋的人!”<r />

<r />

“不过……”<r />

<r />

陆远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道“邵刚身在职场,往往有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你想他,在鸿富公司里就像无根的飘萍,谁都能呼喝他,谁都能使唤他,甚至主管看他不顺眼,都能打报告直接让他滚蛋,他是连一点最基本的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一旦让他抓住一根藤蔓,他就会玩命地往上爬!因此,在他自己看来,他在鸿富的所作所为,只讲利益,不讲对错!”<r />

<r />

“不讲对错,只讲利益?”<r />

<r />

马佐治反复念叨了一遍,摇头道“这个……换我,我做不到!”<r />

<r />

“换我,我也做不到!”<r />

<r />

陆远笑道“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做不到,就说邵刚不能这么做!职场、商场、还有战场,谁跟你分对错,谁又给你时间分对和错?”<r />

<r />

“远哥,我还是觉得……”<r />

<r />

“咱俩不争这个了,以后你在游戏公司里,也许也会遇到这种烂事。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遇到,因为你天生不是搀和这种烂事的料!”<r />

<r />

陆远说完,拍了拍前面出租车司机的肩膀,说道“师傅,咱们走吧。”<r />

<r />

出租车滴滴两声,缓缓驶去。<r />

<r />

马佐治站在巷口路灯下,看着疾驰远去的车尾灯,有些怔怔。<r />

<r />

忽然!<r />

<r />

一片雪花飘洒在他的脸颊上,霎时一凉。<r />

<r />

紧接着,雪花一片又一片地从天上,洋洋洒洒而落。<r />

<r />

下雪了!<r />

<r />

这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r />

<r />

几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马佐治家的路口。<r />

<r />

但陆远还是没有回答马佐治的问题。<r />

<r />

马佐治下了车,扒拉着车门,仍不死心地问道“远哥,看你这意思,也觉得邵刚为了升职去告密,去当所有同事的叛徒,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呗?”<r />

<r />

“嗯……佐治,说实话,我也反感他这个做法,换我,我绝对不会这么干。”陆远缓缓摇下车窗,回答道。<r />

<r />

马佐治抿嘴一喜,乐道“我就说你不是那么操蛋的人!”<r />

<r />

“不过……”<r />

<r />

陆远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说道“邵刚身在职场,往往有的时候,也是身不由己。你想他,在鸿富公司里就像无根的飘萍,谁都能呼喝他,谁都能使唤他,甚至主管看他不顺眼,都能打报告直接让他滚蛋,他是连一点最基本的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所以,一旦让他抓住一根藤蔓,他就会玩命地往上爬!因此,在他自己看来,他在鸿富的所作所为,只讲利益,不讲对错!”<r />

<r />

“不讲对错,只讲利益?”<r />

<r />

马佐治反复念叨了一遍,摇头道“这个……换我,我做不到!”<r />

<r />

“换我,我也做不到!”<r />

<r />

陆远笑道“但是不能因为我们做不到,就说邵刚不能这么做!职场、商场、还有战场,谁跟你分对错,谁又给你时间分对和错?”<r />

<r />

“远哥,我还是觉得……”<r />

<r />

“咱俩不争这个了,以后你在游戏公司里,也许也会遇到这种烂事。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遇到,因为你天生不是搀和这种烂事的料!”<r />

<r />

陆远说完,拍了拍前面出租车司机的肩膀,说道“师傅,咱们走吧。”<r />

<r />

出租车滴滴两声,缓缓驶去。<r />

<r />

马佐治站在巷口路灯下,看着疾驰远去的车尾灯,有些怔怔。<r />

<r />

忽然!<r />

<r />

一片雪花飘洒在他的脸颊上,霎时一凉。<r />

<r />

紧接着,雪花一片又一片地从天上,洋洋洒洒而落。<r />

<r />

下雪了!<r />

<r />

这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ap;ap;t;<r />

看网友对 第131章 2003年的第一场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