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前任无双 > 第六零九章 荡魔宫的老对手

第六零九章 荡魔宫的老对手

云少珺穷于解释,“真的没有再找我,就前几日的事,这些日子外出我一直不敢再脱群。你回来后,我其实想告诉你,但是看到你刚被释放的样子,又不敢告诉你,我真的害怕,害怕你干出什么冲动事来再被抓进去,再进去还如何能出的来?他的身份地位高高在上,你若冲撞下发生不测,让我怎么办?我实在是害怕。”

说罢扑了过去,死死搂住了他,痛哭,“啸从,相信我,真的没有再发生过什么。”

出了这种事,解释不清的滋味太难受了。

左啸从痛苦摇头,张臂推开了她,转身仰天悲鸣,“康煞,我追随你多年,为你舍生忘死,你一声令下,左某屡屡置自己性命于不顾,你竟如此欺我。畜生!枉我那般信任你,你却这般待我,是我左啸从有眼无珠啊!”

早先在牢狱内听到的话,原还有点觉得不可能,如今从自己夫人口中印证了,方知是真!

他似乎懂了,原来许多人都看出了端倪,原来只有自己一人蒙在鼓里,原来自己就是别人眼中的笑话,人家要占有自己的妻子,而自己却还傻乎乎的替人家卖命。

原还以为就算是自己战死了,也有人会照顾自己的家眷,如今看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让他情何以堪?

若不是在狱中听到了那种话,现在陡闻这事,他恐怕还要怀疑康煞怎会这样?现在等于是坐实了!

云少珺能感受到他的无尽悲伤,自己也难受,她也不想发生这种可能会牵涉生死的事,蹲在了地上嘤嘤哭泣。

说实话,她也没想到康煞是那种人,否则她是断然不会单独去见康煞的,也实在是丈夫被囚禁,人家说是她丈夫的事,她哪能忍住不去搞清情况。

悲伤的气氛在厅内沉闷了许久,左啸从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大步走回了桌旁,拿起了那只手机,欲拨回那个号码时,又犹豫了。

云少珺见状,抹了把泪眼,快步过去,极为担心道:“啸从,你想干什么?你还想联系对方不成?你自己也知道的,对方来这个电话必有所图,你若一步踏进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怎么?你怕我问出什么你没说的事来吗?”左啸从忍不住回头凶了她一句。

“我…”云少珺无言以对。

其实道理,左啸从也很清楚,正因为如此,他已快速恢复了冷静,只是脸上还带着几许狰狞怒气,在踱步来回着,反复掂量着,究竟要不要联系对方,联系后又该怎么办。

他知道的,人家能盯上这事,必然是和他在荡魔宫的身份有关,几乎可以肯定是针对荡魔宫的。

若说是针对他个人,对任何势力来说,都没什么意义,最终的目的必然是荡魔宫!

也就是说,这个电话一旦打出,他就可能会从荡魔宫的骨干变成荡魔宫的敌人,一步走出去就回不了头了。

他走到沙发旁坐下了,陷入了沉思中,这是个重大抉择,他一时难以做出决定。

梨花带雨的云少珺静静站在远处,面带悲伤的,一动不动的静静看着丈夫。

良久后,左啸从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拿起手机拨出了那个号码,放在了耳边接听。

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既然敢找上他,敢对荡魔宫下手的人,绝不会是一般人,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找上了他,就不会容他简单脱身,只怕他不想联系都没用。

既然左右如此,还不如主动联系,看看对方究竟想怎样。

之前那男子的声音又传来了,带着几分轻笑,“左大人,想清楚了?”

左啸从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云少珺忍不住了,亦快步到了沙发后面旁听。

男子声音:“只要左大人做出了决定,会知道的。不知令夫人的事,左大人可有核实清楚?”

左啸从一听这事就受刺激,面容有些扭曲,“我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是吗?那就给左大人一些能听懂的。”男子的声音停了,却传来了另一种声音。

‘大人,啸从对您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为您舍生忘死。大人,您一定要救救他啊!我求您了。’

‘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会想办法,只是这事可能有点麻烦…我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大人,您想干什么?’

‘人我肯定会救,只是左啸从不在,你也理当有人代为照顾。你放心,这事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大人,您再这样,我要喊人了。’

一段男女之间的对话,左啸从大概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再次双目欲裂,呼吸急促,满脸悲愤。

旁听到的云少珺亦满脸不堪,她自然清楚就是当日成衣铺内发生的事,她没想到居然被人给录下来了。

左啸从还想听到后续,还想知道后续发生了什么,然这没头没尾的对话却到此为止了。

男子轻笑的声音再次传来,“左大人,想必能听懂了吧?”

左啸从咬牙,“必然有假!康煞出行,所在之地必然经过严格检查,内室之事岂能轻易被人录下?”

男子声音,“是不是假的,我不想解释什么,左大人自己去判断,自己去问你的夫人,应该是能判明真假的,除非尊夫人蓄意蒙骗你。至于怎么录下的,那是我们的本事,若没这点本事,也找不到你左大人头上,您说呢?”

左啸从咬牙恨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声音,“自然是来交朋友的,自然是来相互帮助的。有些话,在电话里是说不清楚的,左大人若有诚意,咱们不妨见面好好谈谈,也好打消你的疑虑。”

左啸从冷笑:“yīn鬼之辈,也想算计左某?”

男子声音,“说了是来交朋友谈合作的,说什么算计就没意义了。当然,你若非要这样认为不可,那咱们也可以就事论事。我这不但有声音,而且还有画面,如果做不成朋友,我不需要在乎左大人的名声,更想看荡魔宫的热闹。败坏康煞的名声,你觉得我会不乐意吗?

我会把手上的东西给放出去,让所有人共同欣赏,到时候会是个什么情况,想必左大人比我更清楚。只要这个东西一爆出,左大人说自己无所谓,说自己依然会对荡魔宫忠心耿耿,那恐怕也是左大人自己一厢情愿而已,难道左大人认为荡魔宫还能再信任你不成?今后在荡魔宫会是个什么样的煎熬,怕是外人难以体会的。左大人,你还有选择吗?”

左啸从可谓一脸yīn霾,恨的牙痒痒,他就知道对方找到自己定有所备,却没想到是玩这一手。

旁听到的云少珺泫然欲泣,知道自己一时的不慎,已将丈夫给逼上了绝路。

她好后悔,呆在家中修炼不好吗?为什么老是喜欢出去逛,为什么老是喜欢去买衣裳,若非如此,焉能被人给钻这样的空子?

还有选择吗?左啸从扪心自问,知道的,没了,一旦他没了利用价值,对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抛出东西毁了他。再次咬牙恨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男子声音,“见面谈。”

左啸从:“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男子声音,“见面会知道的。”

左啸从一字一句道:“我要先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要知道你们有没有跟我谈合作的资格!”

对面停顿了一下,才回道:“你们的老对手,荡魔宫的老对手!”

左啸从:“说清楚点。”

男子轻笑道:“我们交手这么多年了,谁能被你们视作真正的对手,你真的不清楚吗?”

“霸…”左啸从陡然站起,目中满是惊疑不定,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跟那位合作。

若真是那些人的话,那他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有点和荡魔宫作对的实力的,他不可能随便跑到一方去送死。

男子声音笑着,“看来是猜出来了。你对荡魔宫内部情况是了解的,你自己想办法脱身吧,三天,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见面一会。逾期,恕不奉陪!”

“等等!”左啸从一听对方有挂断通话的意思,忙喊住。

男子声音,“还需要啰嗦什么吗?”

左啸从咬牙道:“我想知道,康煞到底还对我夫人干过什么?”

此话一出,云少珺悲羞低头,知道丈夫心中还是难以释怀,不搞清楚这事怕是永远都要耿耿于怀。

男子发出轻笑,“我们是来谈合作交朋友的,出此下策实属无奈,无意造成你们家庭不和。至少从监控到的情况看,康煞就是搂抱了一下,便被尊夫人果断拒绝了,当时的情况也的确不允许康煞再有过多举动。之后根据我们的观察,康煞也未再有什么举动,尊夫人也还是很自重的。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左大人,康煞既然动了这个心思,会不会作罢谁也不知道,左大人自己务必要小心自己的安全,不要被人给陷害了,那人面兽心的家伙委实可怕,我们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合作伙伴,毕竟重新物sè没那么容易。言尽于此,再见再会,左大人保重。”说罢终止了通话。

左啸从慢慢放下手机,神情莫名,还没从对方的身份中缓过来,不过有一点是欣慰的,确认了自己的夫人没骗自己。

得到了对方的证实,云少珺多少也松了口气,试着低声问了句,“是霸王?”

左啸从绷了绷脸颊,徐徐道:“这些人委实可怕,连康煞的一举一动都能盯上,难怪荡魔宫这么多年都拿他们没办法!”

:感谢“闲人ol”的大红花捧场支持。</dd>

看网友对 第六零九章 荡魔宫的老对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