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宋疆 > 1080 觐见

1080 觐见

皇宫内的延和殿,本是皇家各种仪式前休息的地方,而如今在这段时间里,则是成为了太子见朝臣的地方。

不过是短短的几日时间,延和殿前已经是人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

十名侍讲在殿内陪太子读书,叶青则是独自站在殿外等候着。

进入九月后的阳光,并不算是很毒辣,但长时间暴晒在阳光下,也让人的精神开始变得有些萎靡。

一个太监快步从殿内跑出来,身后跟着两名搬着桌椅的太监,向叶青的方向跑来。

看了看头顶的太阳,为首的太监卫泾对着神情随和,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叶青行礼,赔礼道:“节度使大人怕是还需要再等一会儿,太子今日格外用功,对于朱先生等人推荐的书籍很感兴趣,如今还在跟十位先生听讲,怕节度使大人一个人在殿前……。”

“臣多谢太子挂念了,不过无妨,叶某站在这里等候便是了。”叶青不等卫泾说完,婉拒道。

“叶大人……这是太子的吩咐,奴婢……奴婢不敢抗命,何况如今虽然太阳不像以前那么毒辣,但您已经在此等候近一个时辰了,不妨就在树荫下坐下歇会儿。一会儿太子读完书,奴婢便第一时间通知叶大人。”卫泾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以前或许他对于叶青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但当随着太子渐渐步入朝堂后,叶青的名字一天下来,在其他臣子嘴里,不出现十次也会出现八次。

所以短短的时日来,叶青的名字对于他这个太子跟前的心腹太监来说,早已经是听过太多遍了,甚至是包括关于叶青的一些事迹,不管是好还是坏,总是能够听到其他臣子在太子跟前提及。

既然能够节度一方,又是从杀伐血腥的战场上几经生死,叶青身上隐隐有着不同于其他朝臣的威严气势,即便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哪怕是嘴角还带着随和的笑容,但卫泾在面对叶青的时候,却是依旧显得格外小心,甚至在说话时,都不敢跟叶青那双深邃的眼睛对视。

“恭敬不如从命,替叶某谢过太子殿下。”叶青顿了下,而后同意了卫泾搬来的桌椅,一个人独自在树荫下继续等候着。

桌面上放有茶水,叶青在坐下后也便不再客气,随着卫泾离开后,原本跟随其而来的两名太监,则是默默的站在叶青一边,一种随时听候叶青吩咐的架势。

足足又是半个时辰,一盏茶叶青也不过只喝了一半,而后便看到卫泾再次跑了过来,告知他可以觐见太子了。

闫克己、朱熹等人鱼贯而出,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叶青,众人之中也不过是朱熹向叶青微微点头示意,而后便随着众人离去。

在殿内陪太子读书时,便已经知晓叶青已经在外面侯了一个多时辰,所以朱熹等人在见到叶青时,并不算是很吃惊,甚至是心里头微微还有些得意。

以叶青这样手握重权的朝廷重臣,都无法让太子停下读书来接见他,让朱熹等人的心头,在此刻甚至是有种叶青不过如此,还不如他们在太子心中地位重要的感觉。

一朝天子一朝臣,随着太子如今继位大势已不可避免,也就难免让那个朱熹等人在心里觉得,随着太子登基后,恐怕像叶青这样的朝臣,也将会渐渐淡出朝堂,手中的权力也会渐渐被削弱。而他们这些开始被召进宫陪太子读书之人,则将要成为太子的心腹之臣,开始在朝堂之上代替一些

其他官员,开始属于他们的朝堂了。

叶青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什么,即便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但不得不说,随着圣上禅位、太子继位以后,大宋朝堂也将会进入到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

最起码皇帝之位,不会在短时间内再做更迭了,这对于朝堂来说,自然是比帝位时常更迭要好的多。

“臣叶青见过太子。”叶青看着那身材有些宽厚的少年行礼道。

“叶大人快快免礼。”赵扩自叶青踏入大殿后,便一直注视、打量着向他走来的高大身影,看着那斑白的双鬓,沉稳的气度,以及身上若有若无散发出来的从容不迫,都让赵扩看的有些心折不已。

此时的叶青,与太子赵扩印象中那个在玉津园偶遇的叶青,虽然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但在太子记忆里,却是丝毫无法把眼前的叶青,跟他还在懵懂之际时在玉津园见到的叶青视为同一人。

不知道是如今叶青北地枭雄名声的缘故,还是因为太子长大了一些的缘故,也或许是太子即将要继位的缘故,在赵扩看叶青的时候,目光之中审视的意味显然要多于其他,甚至是有着一种警惕跟敌意。

显然随着太子如今知晓自己即将要继承皇位后,看待叶青的方式也就在不知不觉的发生着变化,开始慢慢的会用心去权衡利弊,开始会去想……如何让这个权臣听话。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时在叶青的面前,恰好能够看到赵扩桌面上那几分摊开的奏章,而奏章的内容,几乎都是跟劝谏圣上禅位有关。

目光匆匆扫过那些奏章,在太子赵扩坐下后,叶青这才跟着在一旁坐了下来。

“听父皇、母后经常提及叶大人您在北地,为我大宋收复失地、震慑金人之事儿,孤对叶大人可谓是仰慕已久。而且孤还记得以前跟叶大人在玉津园相遇一事儿,不过如今记忆已经有些模糊,甚至当时跟叶大人说了些什么,孤如今都不太记得起来了。”赵扩的说话举止颇有少年老成之意为,可以想见,李凤娘显然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

“臣只是承蒙太上皇、圣上之隆恩,而收复北地、震慑金人,臣同样是不敢居功,如今北地能够有此局面,保我大宋百姓、江山安稳,完全是因为我大宋男儿之悍勇,臣不过是恰逢其时而已。”叶青含笑看着小大人的赵扩说道。

“那不知道接下来叶大人有何打算?孤很想知道,如今北地的局势如何,是否还会再进一步?”太子见叶青说完后,便不再出声,而后便快速的问道。

叶青同样注视着小小年纪的赵扩,深邃的目光显得颇为随和,但此时叶青心里还是因为太子的话语,产生了不小的震动。

赵扩这番话,在叶青看来,根本不像是赵扩这个年纪该问出来的问题,甚至是包括自见面到现在为止,赵扩的一举一动,虽有少年老成之意,但处处还是显得颇为生疏。

而至于赵扩问的问题,以叶青那城府深沉的目光来审视,也根本不是太子自己所想的问题,更像是别人交代给他的问题,由他来问出口。

叶青第一反应是李凤娘,但李凤娘显然早就知道,自己志不在朝堂,根本无心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之上,跟史弥远玩党争内讧。

而史弥远也不太可能,那日觐见圣上时,史弥远也已经完全判断出了自己的目的,所以他应该不会让人借太子之口,再问自

己这个问题。

毕竟,如此的话,除了显得多余,也显得史弥远很愚蠢。

“想要再进一步并不是很容易,如今金人虽然势弱,但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金人麾下还有众多精兵强将,太子若是想要彻底收复失地,怕还是需要时间。北地如今虽然安稳,但因为前几年连年灾荒,百姓如今想要每日吃饱饭都是很大的问题。北地三大都护府,乃是由太子遥领大都护之职,想必也应该知道,三大都护府不管是战马还是盔甲,即便是箭矢等利器如今也都颇为匮乏。而经灭夏一战后,如今的北地也需要时间休养生息,而后才有机会谈继续收复我大宋失地,为当年二圣雪耻。”叶青捡着北地能说的情况,向赵扩做着介绍。

赵扩则是笑着连连点头,但是否真的听进去了,或许……连赵扩自己都不知晓。

所以赵扩此时的反应被叶青看在眼里,更加笃定了刚刚的猜测,刚刚的问题,显然是其他人在借太子的口来问自己,非是太子自己想要问这个问题,或许太子根本无意这个问题。

“母后说,孤若是在这个时候能够继承皇位,还该感谢叶大人才是。但……。”赵扩看了看桌面上的奏章,有些犹豫着,是不是要问出口,毕竟,昨日里母后可是叮嘱过他,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不可以乱作主张。

但赵扩终究是少年心性,能够把这个疑问憋在肚子里憋了一个晚上,已经是实属不易,如今当着当事人的面,特别是当事人的表面又是那么随和,甚至还带着一丝的亲切,让赵扩在此刻,则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对叶青问个究竟。

叶青看着神sè犹豫、微微皱着眉头的赵扩,心里头不由的暗暗叹口气,他真的很疑惑,这些年来,李凤娘到底都教眼前的赵扩教了些什么。

即便是短短的接触,叶青都能够感觉到,眼前的赵扩身上,有着太多李凤娘身上那功利的影子,甚至是包括李凤娘那睚眦必报的性格,都在赵扩的身上或多或少的有些体现。

“太子即便是不问,臣都知道太子心头的疑惑是什么。”叶青看着有些诧异望着他的赵扩,想了下后说道:“臣以为…… 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眼睛看到的,而是要用心去感受,或者是靠自己的思考来判断一件事情。”

叶青不理会赵扩那跟随着他的目光,径直走到桌案前,拿起那几道,明显是在自己进来时才摊开的奏章,而后再回到了赵扩身边。

一旁的卫泾等几个太监,看着叶青的举动,一个个瞬间脸sè变得紧张、惶恐了起来。

圣旨可谓是有多种,而像叶青手里的这种,可谓是臣子直接上奏的那种,是完全不需要经过左右两相来递交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奏章不会被他人窥视,所以这其中更是能够看到一些臣子,在平常奏章里不会说的话,而叶青此时拿在手上随意翻阅,这自然是逾越了臣子的本分,是在向眼前的太子挑衅。

叶青随意的扫了一眼那几份奏章,而后轻轻合上放在桌面,深邃的眼眸变得有些不可捉摸,看着太子那张稚嫩的脸庞,却是道:“太子殿下刚刚读书一个多时辰,不妨让臣陪太子在玉津园散散步,透透气如何?”

“这……。”赵扩看了看被叶青放在手边的奏章,又有些不自觉的扭头看了看卫泾等几个太监,最终还是忍不住的点头道:“好吧,你便陪孤出去透透气。”

看网友对 1080 觐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