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临渊行 > 第三百二十章 截杀剑阁圣人

第三百二十章 截杀剑阁圣人

  天船断裂,一前一后,苏云催动应龙天眼,看到前方的天船上到处是士子的尸体,挂在破败的天船上,还有不少士子被甩出天船,向下方坠落。

  被甩出天船的士子,哪怕修为很强,也无法呼吸,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咽喉。

  船上还有许多士子正在焦急的催动天船,尝试着让这艘巨大的灵兵再度启动。

  他们是剑阁操控天船的士子,也是这次设计炼制天船的士子,只有他们才能拯救这艘坠落的船。

  然而天船断裂,功能不全,他们努力尝试,但也无法让天船重连。

  这艘船被巨大的力量撕开,连他们也自身难保!

  苏云心中一沉,倘若天船坠入这片大陆,狠狠撞击,恐怕这些士子都将被撞成齑粉!

  这时,他看到天船上有一人振臂高呼,率领幸存的士子拆下一个个船舱房间,一个个船舱从天船中弹出,与天船分离,向陆地飘去。

  那些船舱内部是以神魔的肺腑结构为模板炼制而成,用以储存空气,保障船上的人的呼吸,每一个船舱房间内部空间颇广,足以保证他们落地而不死。

  “这个人临危不乱,是个人才!”

  苏云暗赞一声,心道:“若是没有他,留守在天船上的士子恐怕将全军覆没!对于剑阁对于大秦乃至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他心中一沉,明知道会有这么大的损失,为何还要执意取月流溪性命?

  “难道圣皇、魔神和神帝,为了除掉月流溪,不惜让天船上所有人陪葬?这些士子,是制造出天船的人才啊……”

  他大为不解,但心中同时也知道,大秦的好站派不惜让炼制天船的士子陪葬也要除掉月流溪,可想而知他们有多么渴望对外侵略,对外动武!

  这时,另外半艘船上恐怖的力量爆发,旋转着向外绽放,将那半艘船撕开!

  苏云心头一跳,急忙调转天眼,向那半艘船看去,心中惊疑不定。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不同的神通气息,有圣人神通,平和而近道,原道境界的神通充满了大道的气韵气息。

  另外几种气息,则是神魔的神通!

  神魔的神通,与其他神通不同,这种神通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不加以修饰,直接调动单一一种或者数种天地元气来催动神通,破坏力也是惊人无比!

  “偷袭月流溪的,是神魔!”

  苏云心头大震,只看到另一半的天船被恐怖的神通切得支离破碎,一块块巨大的碎片呼啸坠落,随即在一道道神通中再度被粉碎!

  天船,即便是半边,也大得不可思议,而且是剑阁士子用几年时间才炼制完成,坚固无比,但是在神魔和剑阁圣人的神通威力下,竟然如同豆腐一般,一碰即碎!

  苏云终于看到月流溪和另外三尊神魔。

  天船碎片之中,月流溪与另外几个庞大的身躯纵跃,来去如电,瞬息间便交锋不知多少招。

  月流溪走的道路是性灵肉身双修的道路,尽管裘水镜离开,江祖石与他也日渐疏远,但他还是取得了长足进步。

  他的肉身强大到堪比神魔的程度,在空中与那几尊神魔以硬碰硬,更了不起的是他的神通。

  作为剑阁圣人,新学流派的泰山北斗,他的神通有一种结合了古典与新学之所长的美感。

  他以山峦为印,山峦挺秀峻拔,山体烙印各种符文印记,抬手便如山岳镇压而下,以长河为鞭,挥袖便是长河浩荡,如龙如蟒,恣意奔流,威能澎湃!

  其他如神魔异象的神通,他也是信手拈来,每一击的威力都极为可观。

  然而,对手是神魔。

  那几个神魔不知是何来历,将肉身与法力的优势发挥到极致,让月流溪不断受伤,陷入挨打境地。

  突然,炫目的光芒亮起。

  “大一统功法状态下的仙术!”

  苏云仔细看去,陷入危局的月流溪催动仙术,空中出现七sè彩光,将一尊神魔刷下,那神魔的迎着光芒,突然间一条手臂飞起,从空中砸落下来。

  那条手臂越落越大,待落到距离地面还有千米之高,已经化作了五座大山和一道山脉!

  这次,不用天眼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天空中的场面令人头皮发麻,尤其是魔神的手臂化作五座山和一道山脉坠落,更是让人惊恐莫名。

  那魔神手臂,正是向这边奔来!

  “快跑!”

  苏云猛地大喝一声:“进城!”

  他身边的苍九华、罗绾衣等人醒悟过来,急忙向古城废墟中冲去,寻找掩体。

  小船上那几个士子却还未反应过来,他们正打算催动小船,却被苏云连人带船举起,向城中冲去。

  “轰!”

  后方,天崩地裂的巨响传来,五座大山和一座山脉砸落下来,地动山摇,火焰气浪汹涌,霎时间便将古城遗迹淹没!

  这座古老的城市突然间光芒绽放,城中一尊尊神像蜕去表面的浮尘,周身光芒耀眼,如同实质一般不断向外扩张,将那恐怖的冲击力抵消。

  与此同时,天空中天船碎片呼啸落下,咻咻作响,却砸在天空中无形的屏障上,被纷纷弹开。

  苏云仰头看去,甚至看到有剑阁士子的尸体从空中砸下来,在那屏障上摔得粉碎!

  天空中又有七sè光亮起,刺破五山坠落掀起的飓风,城外飞沙走石,飓风流火,肉眼根本看不清战况。

  苏云以应龙天眼看去,却见月流溪再度施展大一统功法,灵肉一体,催动仙术。

  那种七sè彩光的仙术极为简单,但是苏云知道,仙术至简,越是简单,威力越强,比如董医师的刀,苏云自己的剑,都是至简的仙术,却可以承载着道的力量。

  那空中的七sè彩光便是月流溪的仙术。

  月流溪催动仙术,几招之间,让三大神魔各自负创。其中一尊三首神魔的一颗脑袋被斩落,从空中坠落下来,形成骷髅山,好在落地之处距离这里较远,冲击没有那么剧烈。

  另一尊魔神身后双翼如同烈火,他的翅膀被斩落下来,还未落地,苏云便看到那双翼在空中化作烈火森林,覆盖百十里!

  三尊神魔受创,让古城遗迹附近方圆几百里都化作烈焰弥漫之地,城中的玉霜云、罗绾衣等人心中都是一沉。

  莹莹轻声道:“我们躲在这里,逃过了一劫,这方圆几百里范围内的其他士子,未必有这个运气……”

  苏云没有说话,继续观察月流溪,只见月流溪趁机破空而去,空中云气袅袅,下方火焰滚滚,飓风涌动,黑烟充斥各处,根本看不清月流溪逃往何处。

  那三尊神魔屹立在空中,手搭凉棚往下看,突然像是看到什么,各自破空而去。

  苏云收回目光,突然,只听嘭的一声,一人砸在这片古城遗迹的屏障上,缓缓滑了下来。

  “月阁主!”

  苏云心头一跳,正欲冲出城去搭救,突然月流溪被火焰飓风卷走,消失不见。

  过了片刻,月流溪跌跌撞撞,从城门处冲了进来。

  众人又惊又喜,急忙上前搀扶住月流溪。罗绾衣精通医术,为他诊治伤势,轻轻蹙眉。

  月流溪摆手,道:“魔神飞廉、雨师屏翳和神荼来杀我,我受了致命伤,命不久矣。若是不动用仙术,我还能活。我早年与裘水镜分别,与祖石决裂,导致灵肉大一统不完美,动了仙术,会伤到我的性灵。只动用三五次,还是有救,但是我为了格杀他们,动用的次数太多,已经无药可医……”

  士子们大哭,苏云和玉霜云、苍九华等人也心乱如麻,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别哭。”

  月流溪环视一周,笑道:“人各有命。我不死,祖石还能听我两句,我死之后,祖石必然会对他国用兵,大秦即将战火滔天。我只是放不下大秦……”

  他哇的一声,吐了口血,道:“我还放不下你们。我死之后……”

  他目光落在罗绾衣身上,用力抓住她的手:“把我的灵界挖出来,炼成宝物,带着这里的所有人,返回大秦!”

  罗绾衣面sè复杂,含泪点头。

  月流溪看向苍九华,道:“劝你老师,少动刀兵。”

  苍九华沉默片刻,道:“阁主,你这么确定,老师便不知道这次针对你的伏杀?”

  月流溪如遭雷击,过了片刻露出笑容,嘿嘿笑道:“他终于下定决心了。苏阁主……”

  他看向苏云,躬身道:“劳烦阁主与罗绾衣一道,护送剑阁士子返回大秦!阁主的大恩,流溪已经无法报答。”

  苏云黯然,轻轻点头。

  月流溪的气息突然急剧枯败下来,跏趺而坐,溘然长逝。

  苏云看向其他士子,士子们意志消沉,即便是苍九华这样的人物,也黯然神伤,头脑中浑浑噩噩。

  罗绾衣道:“苏先生,事不宜迟,我们收拾阁主尸身,取出灵界,立刻动身寻找其他士子返回大秦。”

  苏云点头,就在这时,突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返回大秦?没有这个必要了!”

  一个人面鸟嘴的怪人迈开鸟爪,从城外走来,那怪人高达十多丈,一身筋肉,身上有豹纹皮毛,一条豹尾在身后摆来摆去,兴奋的看着苏云等人。

  他的身后原本长着翅膀,翅膀被月流溪斩断,血流不止。

  苏云一颗心渐渐沉下,灵界中,莹莹翻书的声音传来,道:“我查查,我查查……他是魔神飞廉!”

  魔神飞廉大步走来,,兴奋的扫视他们,嘿嘿笑道:“这次猎杀月流溪,这什么圣人也算是有些能耐,居然伤到我。今日要好生开一开荤,补充点养分!便先拿你们开胃!”

  他张开鸟嘴,法力爆发,苏云等人立脚不稳,纷纷向他口中落去!

  月流溪的尸身也被卷起,就在此时,月流溪突然哈哈大笑,七sè彩光从袖中飞出,唰的一声将那飞廉魔神的脑袋斩落!

  飞廉魔神的脑袋惊叫,脑袋后长出羽毛,羽毛化作翅膀,腾空而起,振翅远去,叫道:“月流溪诈死!”

  月流溪哈哈大笑,落地之后,笑声不绝,只是渐渐低了。

  士子们兴奋得跟着大笑,却见玉霜云罗绾衣等人已经跪拜下来。

  苏云叹了口气,向月流溪长揖到地:“月阁主,不送了。”

  月流溪向他轻轻点头,道:“罗绾衣,你是我的弟子,当与苏阁主同舟共济,送士子们回去。苏阁主,拜托了!”

  他体内传来一声奇异的震动,性灵崩碎。

  “仙术不可多用,可惜当年水镜走了……”

  ————祝空城520快……不对,祝空城生日快乐!其他人,520快乐!!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章 截杀剑阁圣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