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二十五章 太医考核

第二十五章 太医考核

“怎么?你不懂药理?”

太医的目光何等凌厉,只这么片刻迟疑,就让他看出端倪。

“荒唐!皇太子重病何等大事,你连药理都不懂就敢入宫治病,简直儿戏!”

“来人,把他带下去,交给京兆尹关押处置!”

太医勃然大怒,说罢大袖一拂,立即转身离去。

这一趟简直是浪费时间!

“且慢!”

陈少君见状也是神sè骤变,他没有想到这名太医竟然如此果决干脆,前后他才不过说了几句话,就直接拒之门外。

且不说进入京兆尹必然会有皮肉之苦,更重要的是,他一旦失去这次入宫替皇太子治病的机会,大哥立即就是死路一条,陈家也就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大人,不懂药理并不代表不会治病。如果我没猜错,皇太子是不是已经眼帘泛黑,手脚渗汗,右手少阳脉凸起,每到亥时、酉时全身抽搐痛苦,子时三刻便会咳血,而且每次咳血半杯,血sè泛黑,并且伴有白sè物质。”

嗡,陈少君声音刚落,前方已经走出数步的太医浑身一僵,就好像被人定住了一样,骤的变了脸sè。

“你怎么知道!”

太医回过身来,看着陈少君的目光满是震动。

城外皇榜虽然有描述皇太子的情况,但却极为粗略,真正的情况只有皇太子近侍以及他们这些太医知道。

陈少君年纪轻轻,衣着也不见多么华丽,根本不可能入宫,他怎么可能知道得如此详细?

看到太医的反应,陈少君长舒一口气,知道他的判断没错。

“大人,人命关天,皇太子是不是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以他的情况恐怕坚持不了太久,一旦出事,宫里宫外不知道多少人会受到牵连,恐怕大人也难以幸免啊。”

陈少君此时上前一步,正sè道。

太医浑身一震,神sè沉重了不少。

陈少君说的他又岂会不知道,只是现在的情况,皇太子的病情根本无人可治。

整个太医院的人都束手无策!

他虽然精通医理,但也同样无能为力!

“最迟三天,最长五天,皇太子恐怕就会出事,与其如此,何不让我试一试?如果治不好,那也是我命该如此,与大人无关。”

“如果我能治,大人却将我拒之门外,等到出事,其中的后果大人担待得起吗?”

陈少君沉声道。

四周围静悄悄的,太医盯着陈少君,目中变换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说……,你真的能治皇太子的病?”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医终于开口了,神情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刻板,冷厉。

说话的时候,他仔细打量着陈少君,就好像第一次看到他一样。

“是!”

陈少君大喜,毫不犹豫道,知道自己之前那番话发挥了作用,终于说动了他。

“我暂时可以让你过去,不过太子龙体尊贵,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近的,你对药理一窍不通,即便过了我这一关,恐怕也很难通过后面清老头那关。”

太医开口道。

“在下愿意一试!”

陈少君郑重道。

太医点了点头,将一面云纹金牌交给了陈少君,然后侧身让到了一旁:

“去吧。”

“多谢。”

陈少君挺直身躯,一刻都不停留,大步往前走去。

太阳西斜,距离大哥问斩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年轻人,皇太子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希望你能真的治好吧!我这把老骨头可不希望妻儿一起受到牵连。不过宫廷大事并非儿戏,后面那道测试没有真才实学是完全不能通过。而且清老头那个老顽固比我要暴躁严厉得多,他绝不会让你轻易通过。”

太医望着陈少君离开的方向,摇着头,轻声一叹,很快一震衣袖离开了。

一座座飞檐斗拱的亭台沿着一条纵向直线,共同构成了一条长长的长廊,这里就是入宫考验的第二关。

百草亭!

陈少君一眼就看到了前方那座亭台上三个黑铁金漆,刚遒有力,龙飞凤舞的大字。

而就在方方正正的牌匾下,一名线条刚毅的中年人负手而立,站在那里。

陈少君感觉到那人打量着自己,神sè看起来很是不善。

“你就是周行一放行的那个小子?”

陈少君走过来,双脚还没有站定,就听到那人冷哼一声道。

周行一?

陈少君很快反应过来,明白指是之前那名太医。

“正是,晚辈见过大人。”

陈少君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神态不卑不亢。

“哼,又是一个不知死活,沽名钓誉的人。跟我来吧!”

啪,那人衣袖一甩,根本没有给陈少君多说的机会,立即转身走入了亭台里面:

“跟我来吧!”

陈少君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控制住了,随着那人走了进去。

亭台里面守备森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到处都是那种大马金刀,不苟言笑的禁军。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守卫?”

陈少君沉吟不语,心中大为讶异。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哗啦啦,一阵响亮的锁链震动声忽然传入耳中,陈少君心中一动,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名衣衫褴褛,头发披散的壮汉坐倒在地,双目赤红,青筋暴起,口中发出阵阵嘶吼,有如野兽一般。

两根粗大的镣铐锁住他的双手,将他牢牢的绑在柱子上。

陈少君之前听到的响声,就是他身上粗大的镣铐在地面摩擦所致。

而纵眼望去,一路往里,这样被镣铐锁在亭柱上的身影,密密麻麻,至少有几十人之多,他们一个个看起来穷形恶相,凶神恶煞,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

陈少君仔细打量了这些人一眼,心中一动,隐隐明白了什么。

“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不错,这些都是从大牢中提出的死刑犯与重刑犯,他们和皇太子殿下一样,都因法器而走火入魔,治好他们,这就是第二关的考验!”

“皇太子身份尊贵,没有真才实学,又怎么可能让你胡乱医治,你只要能够治愈这些人,自然可以进入东宫,面见太子,如果不行——”

那名太医说到这里,神sè一冷,眼眸之中隐隐透出一股森寒的味道。

“锵!”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廊柱下,一名身材魁梧,身披黑sè镶金重甲的禁军首领立即会意,锵的一声,右手拇指轻轻一弹,腰间的金sè宝刀立即拔出半寸,一时间虚空中寒芒肆意,那一缕缕凌厉的刀气,似乎要将方圆十丈的范围连同这座亭台一起切成粉碎。

陈少君见状也是心中一凛,他已经修炼到了气宇境,也算是有点实力,但是在那名禁军长刀微微出鞘的刹那,也有一种承受不住,内里崩溃的感觉。

只是一瞬,陈少君心中了然,从揭下皇榜的那一刻起,进是死,退也是死,只有治好皇太子才是唯一出路。

很快,陈少君定下心神,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亭台里这些哀嚎嘶吼的死囚身上。

“大人,这么多人,必须将他们全部治愈吗?”

陈少君问道。

他才刚刚突破到气宇境,如果需要将这么多人全部治愈,他的真气恐怕远远不够用。

“那倒不必,这里总共有六十名重犯死囚,每个人的症状或轻或重,轻者三十六名,重者十七名,还有七名极其严重。你从这三种严重程度不同的人群中各挑一人诊治,治好了就算通过考验。”

“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吧!”

太医道,说话的语气很不客气。

“多谢大人指点。”

陈少君只是一笑,并没有受到干扰。

事实胜于雄辩,对方成见已深,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陈少君微微吸了一口气,迈开脚步,很快朝着亭台里面走去。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吼!老子是八臂天王,快放我出去!”

“哈哈哈,老子天下无敌!”

陈少君一路往里,亭台里的犯人一个个凶形恶相,状若癫狂,陈少君走过去的时候,好几个犯人嘴角还留着涎水,如同野兽般朝着他扑过来。

那神情,恨不得将他生撕了一般。

感受着那些凶狠的气息,陈少君心中也忌惮重重。

这些天牢里抓出的重犯死囚,被捕之前每个人都有极高的修为,大部分人都是江湖中的枭雄豪杰,如果没有这些禁军看守,恐怕轻易就能将他撕成粉碎。

一路往里,陈少君也渐渐发现长廊里的犯人虽然都走火入魔,但明显由里往外都是按照程度的轻重来安排的,越往里,身上的伤势就越严重。

“嗯?”

突然,陈少君眉心一跳,很快就被长廊尽头的一名犯人吸引。

这人披头散发,筋骨粗大,和其他人不同,他的浑身冒出浓浓的白sè蒸汽,而且里面还泛着一股血sè,好像连身体里的血液都蒸发出来了。

不止如此,仔细看去,他的浑身凸起一个个肉疙瘩,那是他体内扭曲在一起的筋肉。

陈少君甚至看到他皮肤下一条条蚯蚓般蠕动的筋脉,看起来极为可怖。

“大人,这名犯人是?”

“哼,这人是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朝廷派出大量人手都捉他不住,最后还是刑部最厉害的那几位大人出手,才将他捉拿入狱。”

“实话告诉你,这人体内血液倒流,筋脉逆行,连五脏六腑都扭曲了,那种毁灭性的混乱真气已经渗入骨髓,疾在肘里,病入膏肓,不止如此,这人的意识也遭到了重创,完全失去了理智,几近崩溃,根本无药可医。”

“这人也就是在等死罢了!”

太医盯着那名犯人,语气中没有丝毫怜悯。

这些人都是重犯死囚,死不足惜,能够在最后发光发热,替皇太子做出贡献,也是他们的荣幸了。

“未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五章 太医考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