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临渊行 > 第七百二十六章 轮回路上,世界枝头

第七百二十六章 轮回路上,世界枝头

  临渊行正文卷第七百二十六章轮回路上,世界枝头那紫气褴褛小巨人还没有莹莹的个头高,此时有些气急败坏,风急火燎的飞来飞去,催促他们尽快修炼,好让他再度调动先天一炁,重新施展神通。

  “我们到底去什么时间段?”莹莹好奇道。

  紫气褴褛小巨人相貌威严,严肃万分:“你们不会想知道的未来!”

  “原来是未来!”

  莹莹眼睛一亮,立刻取出纸笔计算起来,飞速道:“我们进入仙界第七纪元,首先我们来以大事纪来确定时间坐标,最佳时间坐标便是仙界初辟……”

  第七仙界开辟的时候,他们感应到时空中传来的莫名震动,以那时为起点,每一段轮回八万年。

  他们在第七仙界已经经历了二十八场轮回。

  “再加上我们修炼时度过的年月,也就是说,现在是第七纪元的第二百二十四万零两年。”

  莹莹抬头,仔细打量这个岁月,有些狐疑,道:“这个年月,好像离帝绝死亡,第七仙界分裂很近。”

  苏云点头,道:“离第七仙界复原也很近。第七仙界破碎到复原,其实只过去了万年左右。不过,我们至今还未确立第七仙界确切的年轮。”

  莹莹道:“圣王说我们到了未来,也就是说,我们所到的未来其实并不太遥远。”

  褴褛小巨人紧张万分,道:“你们不要胡搞瞎搞,老老实实的修炼,等恢复一部分修为之后,我便将你们送回你们的时间段。”

  苏云和莹莹对视一眼,苏云起身,带着莹莹向第五仙界的三圣皇陵飞去。

  褴褛小巨人连忙跟上他们:“你们不要乱来,知道未来对你们没有好结果,你们……”

  莹莹写了一个“闭”字,贴在他的额头上,褴褛小巨人顿时口不能言,嘴巴张开,舌头便打结,说不出话来。

  等到他破解了莹莹的神通,正要开口,莹莹又在他脑门上写了个“封”字,于是连嘴巴也没有了。

  苏云速度极快,带着他们寻到第五仙界三圣皇陵,钻入陵墓中,顺着棺椁的通道向第六仙界而去。

  待来到第六仙界,苏云原本打算直接前往第七仙界,迟疑一下,鬼使神差的向陵墓外走去。

  “这是未来!”

  褴褛小巨人破开莹莹的封印,紧张万分的飞到苏云面前,道:“知晓未来的话,会让未来产生不可预测的变故!会引起时光涟漪,导致因果大道模糊!当年帝混沌的前世便是提前洞悉未来,扰动了时空,混沌了因果,引起一连串不可预测的事件……”

  苏云去推陵墓的门户,第一次却没有推开,显然门外有什么东西挡着。

  他第二次推门稍稍加了一些力气,这才将门户推开。

  褴褛小巨人急切道:“……他的举动导致了混沌生物无法游往未来,于是便有混沌生物上岸,还有混沌生物化作四面都是正面的神祇,甚至牵连到我……”

  苏云走出三圣皇陵,只见阻挡门户的是厚重无比的劫灰。

  “……混沌七公子便是那时候登陆,他还算是比较好的,没有插手人世。但不是所有混沌都是七公子……”褴褛小巨人急得焦头烂额,喋喋不休。

  苏云感受到天地大道的湮灭,空气中到处都是腐败的气味,甚至还有灰烬的气味。

  他登上这厚重的劫灰,站在地表,放眼看去,整个人顿时如木雕泥塑一般。

  莹莹跟着他,想要封印褴褛小巨人,又想听听他会讲出什么,内心着实矛盾。然而待到她也看清第六仙界的景象,她也不由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在他们眼前,鼎盛辉煌的仙界,而今已经完全是一派末日景象。

  距离他们最近的仙山在燃烧着熊熊的劫火,飘荡的劫灰从天而降,很快便在他们身上积了一层。

  这仅仅是近处的景象。

  更远的地方,一座座福地向天上喷洒着劫灰,有的福地已经被劫火点燃,焚天烧地,连天空都被染得猩红如血!

  还有那被淹没了一半的仙城,坍塌的仙宫仙殿,倒塌的亭台楼阁。

  劫灰中,到处都是被掩埋的尸体,有神魔,有仙人。

  距离他们不是太远的地方有一株枯死的仙木,一只仙鹤站在枝头,似乎依旧活着。然而身上的劫灰太厚重,扑索索往下掉,顿时仙鹤一身皮毛尽去,只剩下已经劫灰化的枯骨依旧站在枝头。

  荒凉,寂寂,杳无人烟。

  而今的第六仙界,只剩下滚滚涌动的劫灰烟火在空中飘荡,这是唯一活动的东西。

  “……你们会惹出无序因果,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褴褛小巨人面sè严肃道:“那是无序轮回环,谁也无法跳出的因果轮回!”

  苏云折返回去,进入三圣皇陵。

  他迟疑一下,还是进入皇陵的棺椁之中。

  褴褛小巨人面sè愈发紧张,道:“不要去第七仙界!千万不要去那里!如果仅是看到死寂的世界还不会牵连到因果大道,若是被人看见,便会跌入无序轮回环,形成一个闭环结构,牵连极广,无始无终,永远的轮回下去!”

  苏云来到第七仙界的三圣皇陵,只见外面有阳光映照下来,三圣皇陵已经坍塌,无人修缮。

  褴褛小巨人愈发紧张,死死抓住苏云的衣领:“若是被人发现,你会连我也牵连进无序轮回的!”

  只可惜,现在的他十分弱小,根本无法阻止苏云。

  苏云走出三圣皇陵,这里人迹罕至,但不远处便有庙宇,还有香火飘起,庙宇外有喝醉酒的道人,瘫在庙门前,烂醉如泥。

  苏云只觉阳光有些刺眼,抬手遮了遮,三圣皇陵倒塌,旁边有新建的陵墓。

  苏云看清墓碑,上面写道:“哀帝之墓。”

  墓碑的旁边有哀帝的碑文传记,上面写道:“哀帝苏云,文辞博敏,幼有令闻。雅性好女sè。及年长,认贼作父。滔天篡逆,称伪帝。帝征讨,负隅顽抗,累及众生。呜呼,哀帝早孤短折,有大志而德之不建,遂亡。”

  苏云默然,走向旁边。

  哀帝云的陵墓旁边,有陪葬墓,墓前有碑。

  莹逆之墓。

  他放远目光,不远处还有裘逆水镜之墓,左逆松岩之墓,宋逆命之墓,郎逆云之墓,水逆萦回之墓,芳逆逐志之墓,师逆蔚然之墓等等。

  苏云木木的看向更远,那里还有邪帝绝,天后等人的陵墓。

  苏云脑中浑浑噩噩,褴褛小巨人悄声道:“……快点回去,趁那烂醉鬼还没有醒,千万不要惹出无序轮回环!否则被他看见,连我也牵连进去,我好不容易快自由了……”

  苏云向回走,不经意间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漂浮着一个四分五裂的星球。

  那是元朔。

  元朔整个世界破灭了,散乱的星球碎片漂浮在空中。

  苏云浑浑噩噩的往三圣皇陵中走去,突然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谁?”

  醉鬼道人的声音传来,打个哈欠道:“谁在那里?”

  苏云慌忙逃一般往皇陵中逃去,只听那醉鬼道人踉跄的脚步声传来,叫嚷道:“谁也休想吓倒我,嘿嘿,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我父亲是哀帝,在那儿躺着呢……”

  苏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褴褛小巨人急忙扯住他的衣裳,声音低哑:“不要照面,还可以补救!照面了,连在第八仙界的我也会被牵扯进来!那时,便会重蹈我所在的那个宇宙的覆辙,大家都玩完了!”

  苏云转身,走向陵墓。

  “……我爹在墓里躺着呢,栩栩如生。我叫苏劫,嘿,仙帝没杀我,不许我娶妻,不许我生子,就是让我守在这里,让我老苏家绝后……”

  咕嘟咕嘟的灌酒声传来,醉醺醺的道人骨碌栽入陵墓中,连翻带滚砸了进来。

  苏云盖上棺椁,身形消失在棺椁中。

  他们回到第五仙界,褴褛小巨人这才松了口气,激动得大吼大叫,满眼是泪,然后又拎起苏云的衣领,虽然无法将他提起来,却还是凶恶无比。

  “你知道吗?”

  他凶巴巴道:“当年我是连帝混沌以及他的前世都害怕恐惧的存在!我生而道神,天生就是大道尽头的强者!你再胡闹,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气呼呼的松开苏云的衣领,哼了一声:“现在,忘掉你所看到的一切,抓紧修炼,我把你送回你所在的时间段。”

  他一把抓住莹莹的衣领,累得胳膊颤抖,终于将这小丫头举了起来,恶狠狠道:“不要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咱们从今日起,恩断义绝,再无瓜葛!我很累,知道吗?”

  莹莹怯生生道:“是我吃胖了你举不动吗?”

  “不是!是我心很累!”

  褴褛小巨人将她放下,揉了揉肩膀,冷笑道:“抓紧修炼!”

  苏云安安静静的坐下来,默默催动先天紫府经,褴褛巨人谨慎的监督着他和莹莹,免得再出什么乱子。

  为了壮大自己实力,只要五府中多出一丝先天紫气,他便径自搜集过来,壮大的自己的这具化身。

  莹莹望着他,可怜巴巴道:“圣王,我真的死了?”

  “死了!”褴褛小巨人没好气道。

  “士子也死了?”

  “死了!笔直的那种!”

  “我们都死了,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你们的气!”

  ……

  过了三日,五府中紫气氤氲,褴褛小巨人也渐渐壮大,越来越高,沉声道:“我送你们回归你们所在的时间,到了那时,你们今日所见的一切便会还给轮回,不会再记得!起——”

  他不等苏云和莹莹说话,便径自催动神通,一道轮回环切入过去时空,将苏云和莹莹送回“过去”。

  苏云和莹莹稳住身形,睁开眼睛时,只见他们二人站在仙界之门前,前方便是第七仙界。

  第八仙界正在开辟混沌的褴褛巨人松了口气,心道:“偿还了这笔债务,我便可以跳出因果轮回,逍遥自在。”

  苏云和莹莹晃了晃头,关于未来,他们不记得半点,只剩下这次七大仙界的奇妙经历。

  “多谢圣王道兄。”他们向仙界之门见礼。

  苏云起步,带着莹莹向第七仙界走去。

  这时,他看到远处的世界树,树叶托起大千世界的虚影,外乡人正在树下。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驾驭朱红sè仙剑向这边飞来,躬身道:“过路的先生,我家老师有请。”

  苏云心中微动:“外乡人请我过去?难道是知道大金链子和金棺在我身上?”

  不过,外乡人相请,他抵抗不得,只好前去。

  “你叫什么名字?”莹莹向那少年问道。

  苏云跟着那少年向前走去,那少年回头笑道:“我叫苏劫。”

  苏云听到这个名字,心头微震,却在此时,只见世界树下,帝混沌尸身的身形冉冉升起,一道轮回的光芒自树下向他卷去,顿时苏云被褴褛巨人抹去的记忆纷至沓来。

  世界树下,外乡人则含笑看着这一幕,并未阻拦。

  ————月中求月票~~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六章 轮回路上,世界枝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