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不过就算你发现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还是不知道鬼圣留下的谜底是什么。”

小蜗道。

“你错了,能发现一处就能发现两处,鬼神之谜是鬼圣心中的未了之愿,他一定还留下了更多的线索。而要解答这一切,最好的方式就是以鬼圣的方式体验他的一生。”

陈少君道。

小蜗满头雾水,完全不知道陈少君所指。然而陈少君只是一笑,并没有解释。

就在小蜗的目光中,他在鬼碑前盘膝坐下,一动不动,尽管外界一片安静,仿佛定格住了,但是陈少君的脑海深处却活跃无比。

鬼圣一生的经历再次在心中浮现,一遍又一遍,不知道过了多久,冥冥中,陈少君自己就化为那只到处游荡,无意中落入人界的鬼獏。

陈少君看到自己面目狰狞的冲向那群儒生,颤栗的看着那柄大剑从头顶劈向自己,也看到了那名大儒从牛车上走下,一指点在自己眉心,救下了自己。

“老师!”

陈少君听着自己口中发出声音,然后虔诚的跪拜在那名大儒面前,拜入他的门下。

一遍又一遍,两者的记忆混杂在一起,到了后来,就连陈少君也分不清自己是大商的户部侍郎之子,还是那只鬼獏了。

时间缓缓过去,陈少君不断成长,白天他在讲堂和众多弟子一起听孔圣先师讲课,晚上则和师兄弟们一起讨论学问,所有一切都那么真实,陈少君已经完全沉浸其中。

陈少君并没有发现,当他沉浸在鬼圣记忆中的时候,鬼碑周围滚滚的烟雾中,一团若有若无的光点也缓缓渗入他的体内,和陈少君的意识互相呼应。

又是一天清晨。

陈少君和往常一样走进学堂,翻开书本,然后开始了每天的晨诵。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有如鬼使神差般,陈少君嘴唇微启,突然念出了鬼圣书籍上的内容。

说来也奇怪,之前光看鬼圣记忆的时候,陈少君从没有注意过鬼圣吟诵的是什么,但是这一刻,当陈少君将自己化身成为鬼圣,他突然之间就知道那本书册上的内容。

“轰!”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陈少君念出这句话的时候,异变突起,冥冥中,陈少君只听到头顶上方的虚空中,传出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巨响,仿佛有无数个声音在耳边同时响起,向自己诉说着什么,一刹那,陈少君头疼欲裂,感觉脑袋都要爆炸开来。

“好痛!”

事起仓促,这突然的变故让陈少君猝不及防,但一切的感觉却又那么真实。这发展已经超过陈少君的预料,不过尽管如此,陈少君依旧保持着冷静。

“原来这就是鬼圣感觉到的鬼神之声吗?”

陈少君心知肚明,眼前的一切并不是他的真实感受,而很有可能是鬼圣当时的真实感觉。

然而更令人意外的还在后面,当陈少君念出那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的时候,这几个字仿佛拥有无形魔力,嗡,陈少君的精神力震动,仿佛潮水一般往外扩展而出,就在这个时候,他分明感觉到身旁近在咫尺,原本毫无动静的鬼碑突然震动了一下。

就在鬼碑内部,陈少君突然感觉到了某个之前从未感觉到的东西。

那像是某个意识,又仿佛某个灵魂碎片,那未知的东西颤动着,似乎和陈少君之前诵读的圣人诗篇产生某种呼应。

“这是什么?”

陈少君心中大吃一惊,然而仅仅是片刻,陈少君眼前一暗,刚刚看到的一幕便瞬间消失。

陈少君心中激动,陡的睁开眼来,然而只见眼前的整座鬼碑死气沉沉,一片平静,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他的错觉一般。

陈少君不由怔住了。

“小子,怎么了?你发现什么了?”

一旁的小蜗也察觉到陈少君的异样。

陈少君没有说话,眼中光芒闪动,瞬息间闪过无数念头。

“难道是鬼圣念出的那句话的原因?”

陈少君喃喃自语,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但是有一点陈少君可以确信,这一切绝不是他的错觉。

陈少君沉吟片刻,很快有了主意。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陈少君心念一动,下一刻,再次闭目盘坐,陷入了入定之中,再次进入了鬼圣记忆之中的那间学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这一刹,陈少君陡的睁开眼,第一次大声朗诵出那本经书上的圣人诗篇。

嗡,相同的事情再次发生,周围的鬼雾再次沸腾起来,就在鬼碑内部深处,黑暗之中,一点光芒乍现,陈少君再次感觉到了那个奇特的存在。

“小子,你干了什么?”

小蜗也瞪大眼睛,这一次它也感觉到鬼碑内的异常。

不止如此,远处的山头上,篝火噼啪,白衣年轻人原本坐在一块硕大的黑sè岩石上,观看手中的鬼圣论语,但是这一刹那,也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陡的扭头望了过来。咻,一道风声荡过,白衣年轻人瞬间消失,骤的出现在陈少君身旁。

“你做了什么?”

白衣年轻人望着鬼碑,神sè凝重,他来这里已经无数次,也研究过无数次鬼碑,但还从没有发生过这种变化,这座鬼碑自成一体,除了会对所有人显现鬼圣记忆,其他便不为所动。

“你们感觉到了吗?”

陈少君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前方反问道。

“看什么?”

白衣年轻人反问道。他刚刚只感觉到鬼碑震动了一下,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出现明显紊乱,其他便没有任何发现。

一旁的小蜗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茫然。

发现什么?

难道有什么是他们应该看到而没有看到的吗?

陈少君皱眉不语,很显然,鬼碑内部那个神秘的存在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

陈少君没有隐瞒,将自己的发现原原本本说了出来,然而一语毕,白衣年轻人和小蜗反而越发迷惑了。

陈少君只是揣摩了鬼圣的心理活动,模拟了他的一生,并不是真正化身成他,按道理不应该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而且白衣年轻人的修为比陈少君还要高,鬼碑内部的东西,陈少君能感觉到,没有道理他察觉不到。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白衣年轻人沉吟片刻,也上前一步,和陈少君一样,念出了那句圣人篇章,就连小蜗也在一旁偷偷念诵一遍,然而石碑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刹那,所有人都怔住了,白衣年轻人眼眸中也越发困惑了。

“你试着再念诵一遍。”

白衣年轻人扭头望向陈少君。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陈少君依言施为,相同的一幕再次上演,陈少君再次看到鬼碑内的那团光亮,而一旁的白衣年轻人和小蜗则越发茫然了。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很显然,除了陈少君,没有任何人可以激发出鬼碑的变化。

接下来,众人又尝试了许多次,然而除了陈少君可以看到那团光芒之外,鬼碑便再没有其他变化,鬼圣论语的最后一页以及鬼圣口中的鬼神之谜,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看来只能到这一步了,虽然你能引发鬼碑反应,但是也仅仅如此,或许鬼圣留下的谜团根本没有人能解开,只能等待未来其他人来解决了。”

白衣年轻人摇了摇头,惋惜的看了陈少君一眼,随即身躯一纵,再次消失,回到他原来所在的山头去了。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连孔圣都解决不了的难题,我们更加不可能。”

白衣年轻人余音袅袅,远远从空中传来。

“太可惜了,还是差了一点,我本来还以为你能拿到里面的东西。”

小蜗也在一旁耸着脑袋,一脸无精打采。

倒是陈少君平静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打击,望着鬼碑一脸若有所思。

“鬼碑中的光团应该就是鬼圣从人类世界带回来的东西,也是他故意放在鬼碑中的,只要能够获得那道神秘光团,一定能够解开鬼神之谜。”

陈少君目光雪亮,依旧充满了斗志。他有一种感觉,自己距离成功只差最后一步了。

“可是到底怎么样才能取得鬼碑中的东西呢?”

陈少君喃喃自语,同样也一筹莫展。

他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处鬼圣遗迹的,在此之前,一定有很多人到过这里并尝试过,他所尝试的,前人必定也曾经做过,几乎是福至心灵,陈少君的目光缓缓移动,落到了碑文上那行文字。

“天道亏盈,地道变盈,鬼神害盈,人道恶盈,鬼圣前辈留下这行字,必有深意。”

陈少君暗暗道,他现在唯一没有参悟的就是这行文字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圣先师在六十岁之前对鬼神之事敬而远之,所以才有未知生焉知死的说法,三人行必有我师,孔圣七十岁才开始学《易》,从这一点来说,鬼神之谜恐怕并不是儒家学说能够解决的,这也是鬼圣并没有把这个谜题留在儒家的原因。”

陈少君脑海中此起彼伏。

“鬼圣在鬼碑上留下易经的文字,恐怕更多的还是考验来者的悟性。”

陈少君在鬼碑前盘坐入定,很快再次陷入沉思。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