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唐土万里 >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怛罗斯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怛罗斯

“圣战么,大食人果然以倾国之兵来战,诸君,这一仗不可轻敌大意。”

当安抚过昭武九姓幸存的王室中人后,沈光在都护府召集了幕臣和部将们,这场由他发动的国战,对于刚刚立国的阿拔斯王朝来说性命攸关,所以那位有着屠夫之称的哈里发艾布·阿拔斯果断发动了圣战。

那些被洗脑的大食人会化身最狂热的圣战者,在战场悍不畏死地厮杀,在过去的百余年内,大食人发动的圣战鲜有败绩,而这一次艾布·阿拔斯几乎动员了大食本土的全部武装力量用于这次圣战。

这将是真正的五到六十万的大军,而且比起吐蕃人的军队,大食军队无论从兵员武器战马和数量都远远胜出。

“眼下大食蛮子动员的军队已有三十万,等到春天过后,在呼罗珊集结的大食军队甚至可能有五十万甚至更多。”

“所以我们也需要更多的军队,不止是从各藩国征召蕃部兵,安西所有的兵员都要动员起来。”

随着沈光的命令,天宝十二载初,安西境内,五百个军屯州在短短半个月就动员了两万五千人的军队,延城的武库被打开,发放盔甲弓弩后接替了留守的四镇老兵承担防务,随后两万安西四镇精锐从驻地出发沿着丝绸之路向碎叶城进军。

除此以外,安西境内的镖师也集结了超过五千人的骑兵队伍,于阗镇和疏勒镇也动员了万余良家子随军出征。

“都护新出师,五月发军装。甲兵二百万,错落黄金光。扬旗拂昆仑,伐鼓震蒲昌。太白引官军,天威临大荒。”

骑在马上的岑参高声吟着自己新作的诗句,然后他看着前方军容整齐的四镇精锐,胸中豪气激荡,大食百万兵又如何,他们抵挡得了王师吗!

此时已是五月,碎叶城外一座座军营拔地而起,沈光在安西囤积的军粮早已全部运抵,这时候他手上的兵力也接近三十万,其中碎叶军三万五千人,四镇精兵两万人、党项骑兵一万五千人、吐谷浑骑兵一万人,镖师五千人、于阗疏勒兵一万人,这些都是他手下的核心兵力。

剩余的便是各蕃国凑出来的军队,除了以突厥人和突骑施人为主的八万军队称得上训练有素外,剩下的便是十二万东拼西凑的仆从军,而沈光也没有充裕的人手和时间去整合这些部落兵,于是他允许随军的佛道两教扩充武装力量,既然大食教能发动圣战,大唐也一样,就让这些蕃兵为王师前驱,抵御大食邪教徒。

五月初五,在安西四镇的兵员抵达修整过后,沈光终于挥军西进,而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夺回怛罗斯城,这时候大食人的军队仍旧在肆虐着昭武九姓的粟特城邦,怛罗斯城内驻扎着两万大食军队,沈光决定用他们的脑袋来告诉艾布·阿拔斯,战争开始了。

……

“大唐的军队在哪里?”

阿卜杜拉愤怒地朝手下的将领咆哮着,当大唐的军队离开碎叶,朝撒马尔罕进军时,所有人都以为唐军是要决战,可是当唐军渡过怛逻斯河后,他手下的将领居然告诉他,他们派出的斥候被杀了个精光,随后唐军庞大的军团不知去向。

“你们这些废物,那是将近十万人的庞大军团,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就在阿卜杜拉痛骂的时候,忽然有怛罗斯方向的求援信使,“总督,唐军猛攻怛罗斯城,我们快守不住了。”

“该死的,这些狡诈的唐人。”

阿卜杜拉大骂起来,河中战场只是用来试探和消耗唐军,撒马尔罕是大军屯兵所在,距离怛罗斯城不算远,他本以为渡河的唐军兵团会来撒马尔罕和他们决战,没想到唐军居然虚晃一枪,直接偷袭怛罗斯城。

“召集我们的军队,不能让唐军的yīn谋得逞。”

怛罗斯城有两万军队,阿卜杜拉说什么都不可能看着这些大食本土的阿拉伯战士陷于唐军。

撒马尔罕城外的荒野里,慕容复看着大食军队匆匆出城,皆以骑兵为主,不由冷笑起来,这些大食蛮子果然不通兵法,“我们走!”

慕容复领着手下的亲从官跟上了赶往怛罗斯城的大食援军,郭副都护说得一点都不错,这些大食蛮子习惯了以力压人,打仗都没脑子,待会儿等他们师老兵疲之时,叫他们知道什么是兵法。

阿卜杜拉虽然脾气暴躁,但是身为大将,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在距离怛罗斯不到五十里时,他勒令全军下马休息,同时派遣斥候前往怛罗斯城打探情况。

只不过他派出的斥候刚离开,脚下的大地便开始抖动起来,经验丰富的他立刻便意识到这是有骑兵来袭,“上马,迎敌!”

慌张的吼声中,大食战士们连忙重新翻身上马,只不过接近三万人的军队又岂是说动就能动的,这时候从十里外埋伏处养精蓄锐多时,奔袭而至的明光铁骑就在大食骑兵的混乱中杀到,夏季的烈日下,明光铁骑冲锋时的光芒刺得他们连眼睛都睁不开。

直到己方的军队被这些明光铁骑狠狠地冲杀成两段,阿卜杜拉才明白艾布·穆斯里这个波斯奴没有骗自己,唐军的重骑兵和他们的重骑兵根本不是一回事。

手持马槊的明光铁骑,完成了一次可怕的冲击,而当他们凿穿大食人的军队后,让阿卜杜拉绝望的是,唐军的轻骑兵从两侧呼啸而至,原本熟悉的曼古歹骑射战术让他感到陌生,因为唐军射出的箭矢比起曾经的波斯轻骑兵和突厥骑兵要强劲许多。

阿卜杜拉只能看着那些可怕的唐军重骑兵在转身后,快速地组建冲锋队形,开始了对他们的第二次蹂躏,而他却只能在身边亲卫的保护下,试图逃离战场。

炽烈的军鼓声中,阿卜杜拉庆幸自己没有继续留在战场上试图指挥军队突围,因为当唐军的重骑兵反复冲杀击溃他的军队,轻骑兵在两侧外围狠狠撕咬不放时,唐军的步兵军团对他们形成了合围之势。

阿卜杜拉并没有立刻逃回撒马尔罕,而是选择在不远处的丘陵观战,既然手下的军队无法保全,那么他至少要弄清楚唐军的战力有多彪悍。

……

郭子仪看着被明光铁骑冲垮阵型,分割战场后仍旧各自为战,厮杀死战的大食军队,也不得不承认,这些被圣战洗脑的大食士兵要比吐蕃军队强上许多,只不过困兽犹斗,他们的反抗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随着重装步兵的推进合围,再加上明光铁骑和轻骑兵的穿插分割,阿卜杜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英勇抵抗的圣战武士被不断地歼灭,唐军行云流水般的阵型变化让他冷汗直流,“不可能,不可能,唐军不可能全是这样的精锐军队……”

阿卜杜拉最后失魂落魄地逃回了撒马尔罕,他知道怛罗斯的守军完蛋了,面对这样的唐军,怛罗斯的城墙毫无作用,他如今只是想着必须让河中的军队撤回呼罗珊,不能给唐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大食军队的抵抗再顽强,也终究有崩溃的时候,所谓的圣战者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的视死如归,只不过当尘埃落定时,投降的大食军队只有三千人不到,这也足以让郭子仪感到棘手了,如果大食军队都是如此凶顽,当双方的大军真正对垒的时候,他们很难获得真正的优势。

……

五月末的怛罗斯城外,当堆积如山的五万具大食士兵垒起的京观出现在逃亡的昭武九姓的王室眼前时,这些国破家亡的王室们俱是下马痛哭,而随行的突骑施、葛逻禄还有诸多的蕃部首领们则是狂热地欢呼起来。

“主君,大食人的军队都撤回了呼罗珊……”

听着郭子仪的禀报,沈光清楚大食人肯定是被郭子仪统帅的碎叶军团的战力吓到了,不敢继续占领河中,而且引他们深入呼罗珊,拉长他们的补给线,才是高明的战略。

“我们去康国。”

沈光很快做出了决定,他从没想过要和大食人速战速决,圣战是把双刃剑,不是艾布·阿拔斯说停就能停的,为了这场战争,他整整准备了将近五年,囤积的军粮算上损耗也足够三十万军队吃上一年多,更不用提吐火罗、拔汗那、火寻这些地方的藩国和部落能能为他提供军粮,他麾下的商队也能源源不绝地运送各种货物前来。

这场消耗战,他打得起,大食人打不起,所以他又何必急着去呼罗珊。

……

库法城的行宫里,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阿卜杜拉,艾布·阿拔斯的胸口起伏,二十万大军,损兵五万不算什么,可是却连和唐军正面敌对的勇气都没有就逃回来,他要这样的懦夫有何用?

“哈里发,唐军甲胄坚固,弓箭犀利,我们的战士正面不是对手,想要迎战唐军,最起码要用三倍以上的兵力才能……”

“闭嘴,你这个懦夫,阿拔斯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砍了。”

身为暴君的艾布·阿拔斯丝毫没有宽宥心腹大将的意思,他发动了圣战,当艾布·穆斯里的军队攻占河中,他派出阿卜杜拉接管胜利的果实,结果却被唐军吓得不战而逃,直接丢弃了撒马尔罕,如果不杀了他,还如何让军队死战。

“艾布,是我错了,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军队由你指挥,如果有谁不服从你的命令,不需要向我禀报,你就可以杀了他。”

艾布·穆斯里yīn冷的目光扫过了大殿中的本土派重臣,唐军的强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必须安抚拉拢呼罗珊的波斯军队。

“是,哈里发。”

,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一个个阿拔斯王朝的重臣们都低下了头颅,艾布·穆斯里却没有多少高兴,他只是朝哈里发道,“唐军目前驻扎在撒马尔罕,探子们说唐军正在修筑坚城,同时将幸存的粟特人安置在附近。”

艾布·穆斯里这时候也有些后悔当初屠城的举动,事实证明他们的屠杀并未起什么作用,反倒是让活下来的粟特人更加憎恨他们,现在那个大唐的中亚总督可以轻易获得粟特人的效忠,而呼罗珊的贵族和领主们则是会更加动摇,但是这些话他没法和哈里发明言,只能沉默着接受了任命。

……

从五月开始,当沈光在撒马尔罕的废墟上修筑新的城市时,河中散落的粟特遗民开始向撒马尔罕汇聚,随后军中的僧道向这些背负着血海深仇的粟特遗民传道弘法,并且举行了规模浩大的法事以超度亡灵,抚慰生者。

六月,从呼罗珊领地抵达撒马尔罕的东罗马使团拜见了沈光,送上了君士坦丁五世亲自写的国书,一同来的还有希腊军区的三千名斯巴达战士。

“告诉皇帝陛下,我愿意用三千斤黄金换取这些勇士的效忠。”

沈光让福卡斯转达了自己的意思,他麾下本就有将近八千的东罗马人为他效命,全都是福卡斯回国后征募的军团老兵,还有就是其他人回到部族后带来的同族战士,像是马谢就从亚美尼亚为他带来了一千多名擅长山地作战的士兵,而且这些谢尔杨家族的亚美尼亚人坚定地声称他们的祖先就是汉末的扶风马氏,统统改了姓氏。

“福卡斯,你带使者下去,好好招待。”

东罗马帝国虽然不能直接参战,但是沈光也没有太过失望,毕竟这时候的东罗马帝国才刚刚开始复兴,君士坦丁五世能够打赢保加利亚人,不代表他就能够打赢大食人,但是只要有机会,这位东罗马皇帝绝不会放弃向大食人复仇。

三千名斯巴达战士很快便融入了大唐军队中,因为这儿本就有他们的同族在为那位伟大的统帅效力。

……

天宝十二载的秋天,大唐和大食的军队终于在呼罗珊和吐火罗以及河中的边境线上大打出手,隶属大唐的各蕃部骑兵频繁地进入呼罗珊,袭击大食人征税征粮的军队,随后将那些粮食还给那些波斯村庄,并且向他们宣传大唐军队将彻底解放呼罗珊,让他们沐浴在大都护仁慈的统治下。

于是艾布·穆斯里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和唐军接壤的边境线上,不时有当地的贵族易帜投诚,而且还不断有波斯人逃亡前往吐火罗和河中寻求庇护。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时间拖得越长,对我们越不利。”

艾布·穆斯里朝聚集的将领们说道,我们必须发动进攻,向撒马尔罕进军。

在沈光的逼迫下,艾布·穆斯里不得不主动发起决战,否则等到整个呼罗珊都起来反叛,那么这场圣战就等于彻底失败了。

艾布·阿拔斯默许了艾布·穆斯里的战略,事实上他也已经骑虎难下,圣战一旦发动,就不是他能结束的。

……

大食军队再次向撒马尔罕进发时,沿途是彻底坚壁清野后的荒野和村庄废墟,他们不能从中获取半点补给,只能依靠从呼罗珊运输的军粮,而神出鬼没的唐军骑兵不断骚乱他们的运粮队伍,这也让军队的行军速度迟缓无比。

“该死的,等我们抵达撒马尔罕时,都已经是冬天了。”

听着将领们的抱怨,艾布·穆斯里无动于衷,现在唐军占据了主动,这场战争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除非他们继续撤回呼罗珊。

“够了,不要再说这些无用的废话了,从明天开始加派军队保护运粮队伍、”

没人敢反抗艾布·穆斯里的命令,只是哪怕就连对真主信仰最虔诚的将领都对接下来的战事感到yīn霾。

入冬前,艾布·穆斯里终于率领四十万的庞大军队抵达撒马尔罕,在旷野中扎营,虽然唐军没有趁机发动进攻,但是不详的预感却始终笼罩在他的心头。

……

“吐蕃人果然不安分了啊!”

撒马尔罕城中,沈光面sèyīn晴不定地看着安西传来的消息,吐蕃人在他调走了安西四镇的精锐后,再次挥兵攻打小勃律,目前战况未明。

“主君,小勃律有……”

看着手下幕臣们劝谏自己不需太过担心小勃律,沈光却是摇头道,“小勃律那儿某不担心,某担心的是大唐,吐蕃人竟然有余力进攻小勃律,……”

对于安史之乱,沈光已经不敢肯定发生的时间,毕竟杨国忠一直在逼迫那些反对他新政的世家豪强和官员都汇聚到安禄山旗下,就等着安禄山发动叛乱,然后将其统统消灭,到时候河西陇右朔方的军力必定会被抽调,他怀疑这才是吐蕃人有胆子进攻小勃律的原因,只可惜河中距离长安城太过遥远,等到消息抵达时,不知道战争已经打到什么地步了。

“诸位,蕃贼国困民乏,军力不足以攻下小勃律,我等还是以击破大食为要。”

“喏。”

将领们都是纷纷应道,眼下双方在撒马尔罕一线重兵相持,他们虽然有城池做依靠,但是想要歼灭大食军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谁都清楚,这个冬天仍旧是双方蓄力的阶段,他们想要全取胜利,就得让大食人以为自己有获胜的机会,明年春暖花开时,才是双方决战的时候。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六章 怛罗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