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全职公敌 > 第三九九章 我就不走

第三九九章 我就不走

    有一份最高保密级别的文件摆在了丁周的案头,并不是让他签字的,而是让他协同合作。这份文件名叫《雷神计划》。

  丁周打开文件看了一下,然后面sè复杂的批注了“已阅”的回执。

  这个所谓的《雷神计划》就是要全力确保某人晋升第九能级。由元老会中排名前三的元老联名签署,要调集共合体一切资源,动用共合体的一切能力,确保晋升万无一失。

  而之所以会抄送给丁周看,是因为丁周现在负责整个情报部门,元老会要求丁周务必做好保密工作,在情报方面作出有力的保障,不能让另外三大星国知晓内情,进而赶来破坏。

  丁周回想一下自己晋升第九能级的过程,不由得生出一股“人比人、气死人”的感慨。当初自己想了多少办法、做了多少妥协,才最终险之又险的成功晋升——可是看看这小子,整个共合体都要帮助他晋升。

  “不过这也正常呀,那家伙是史上第一位多职业者,一旦晋升成功,当场就能比肩校长和阿薇洛娅!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在高端战力的领域中,共合体必定碾压其他三大星国。”

  丁周忍不住也畅想了一番:现在校长和阿薇洛娅动辄就去别的星国转一圈——到目前为止,只有星邦有胆子派出他们的第九能级“回访”共合体。而且上一次还差点玩砸了,自那以后星邦也秉承着“谨慎回访”的态度。

  如果陈古真的晋升了第九能级,他再去星邦境内“溜达”,可就和现在更加不同了,星邦百分百不敢回访的。

  “哈哈哈……”想到这里,丁周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

  时间相差不多,一份份机密报告摆在了星邦、自由盟和帝国的最高领导人桌案上。各大星国的情报机构也不是吃素的,他们都已经侦知共合体正在进行一项“雷神计划”。

  但是具体的内容并不知晓,只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上看出来,共合体如今正在倾尽全力支持这项计划。

  各国情报部门的猜测有所不同,星邦认为是一种全新的主力星舰,并且在报告中煞有介事的分析:这是针对我国在泰星战斗中动用的新式主炮的计划,共合体会在雷神计划中开发全新的超强威力战舰主炮。

  自由盟推测有可能是全新的超大型战争偃师,很可能是用于星海战斗的型号,说不定共合体准备用这种战争偃师取代主力星舰。并且脑洞大开的认为:这种战争偃师的主力武器,很可能是一种锤子的形状。

  帝国那边判断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不过帝国的情报机构倒是给出了一个建议:我方可以尝试和共合体接触,请求共合体解密一部分雷神计划的内容,如果合适我方应当主动请求和共合体共同开发,成果共享。

  三大星国的最高领导者在开会研究之后,也各自给出了应对方案。

  只不过他们绝对想不到,等他们迟钝的给出反应,在共合体内部,所谓的“雷神计划”已经完成了。

  ……

  弥尔格蕾站在一片荒原上,银sè的美眸中有异样的神采闪动。她双足一顿,妖娆的身躯如同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很快就加速到了脱离星球引力的程度。

  身躯和大气层摩擦,她身外燃起了火焰,衣衫迅速被烧成了灰烬。陈古饶有兴致的站在下面,运起目力仔细看去……不看白不看,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

  可是弥尔格蕾的身外被一团橙红sè的火焰包裹着,陈古什么也看不清楚,不免有些遗憾的撇撇嘴。

  在远处基地中,地堡中的阿薇洛娅将陈古的一应神态尽收眼底,忍不住开口骂了一句:“这个下贱的胚子,狗改不了吃屎!”站在她身后的彩虹前辈,咯咯咯的笑了。

  弥尔格蕾一路飞出了大气层进入了星海之后,舒展了身姿,在星海中现出了自己的本体。

  就如同她之前对陈古所说的,她是类人形态的超级生命。庞大的身躯泛着一种银sè的金属光泽,身躯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她的面孔有些类似于母星时代古埃及神像的样子。同时身后延伸出七八道巨大的凰尾。身躯的关键位置上,覆盖着某种金属外甲,上面天然生长着美丽的花纹。

  四臂双足,脑后如同毒蛇一般妖艳的发须自动飘荡。

  阿薇洛娅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暗暗咬牙:“这头狡猾的超级生命,她进入共合体,和陈古签订共生协议一定是早有预谋,让她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一次关键的进化!”

  关于弥尔格蕾的具体生命形态,陈古是不知道的,可是秘安局内部的机密资料中早有记载:那个时候的弥尔格蕾身后是数百道丑陋的肉须长尾。

  现在已经进化成了凰尾,并且数量大幅减少。

  到了超级生命这个层次,做“加法”很容易,反而是做“减法”很困难,弥尔格蕾能够进一步进化,提升形态、减少数量,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而这一切,都是在和陈古搭建共生关系的过程中实现的,破而后立,借助了陈古晋升的东风。

  陈古对地堡方向挥了挥手,也像弥尔格蕾一样冲天而起,凭借自身的力量冲如星海,然后弥尔格蕾神明一般的面孔上露出一丝人性化的微笑,身后的凰尾摇摆着朝陈古延伸过来,不过到了一半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而是脑后的发须延伸过来,将陈古包裹住,然后打开虚空穿梭而去。

  陈古一脸的不情愿,在意识中跟弥尔格蕾交流:“你这是什么意思?本来是用凰尾的,为什么要改成头发?你这样子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只虱子。”

  弥尔格蕾本体庞大,陈古的大小……跟她比起来,还真是只有虱子那么大。

  弥尔格蕾在他的脑海中,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毫无风度的调侃道:“可是人家的凰尾是长在屁股后面呢,用凰尾裹住你,那个位置上……你成什么了?”

  陈古:“……”

  ……

  星邦大统领的办公室位于首都星沃斯登大区的乔司山上,这里地势起伏,不过山坡都不高,种植着大量的雪松,中间是大片地毯一般的高尔夫草坪,大楼整体被刷成了白sè。

  优美的景sè掩盖之下,是地下四通八达的防御通道,各个关键位置上,都有强大的火力点,一旦遭遇袭击,可以在第一时间升起这些火力点歼灭敌人。

  大楼中,常年有三位第八能级坐镇。首都星上还有两位第九能级可以随时支援。

  星球外的星海中,驻扎着十二艘主力星舰。

  如此强大的防御力量,再加上星邦本身的硬实力,自从这座白sè的大楼建成到现在,从来没有遭遇过任何袭击,甚至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从来没有接近过大楼五千米范围之内。历史上星邦大统领最“危险”的一次,是星邦一群公民参观大楼的时候,有个疯子突然冲过了警戒线,朝着大统领挥舞着拳头冲去。

  然而只跑了三步就被大统领随身保护的职业者制服了。

  今天是个普通的日子,大统领日常办公,处理了一些文件之后,就有些不耐烦,全部丢给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整理了自己的球包,打电话吩咐安排专机,准备去打球了。

  休息室的红木大门忽然被敲响,大统领有些不满意:“谁?”这个时候被打扰,很可能是有幕僚们难以决定的公务,可能会耽误自己很长时间,但是自己跟球友们已经约好了,扫兴。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一个黄种人面孔,大统领愣了一下,傲慢的训斥道:“你是新来的实习生?”

  对方微微一笑:“并不是,我是你的债主,来收债了,另外还想多拿一点利息。”

  大统领敏感的意识到不妙,大声喊道:“卫兵!”

  陈古的恶趣味爆发,嘿嘿嘿的笑道:“喊吧,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大统领怔了一下,然后还真的扯开嗓子大喊起来,果然喊破了嗓子也没人来,外面死寂一片,甚至连脚步声都没有。

  以往,这座大楼常年忙碌,电话声、叫嚷声、奔波声全都消失了。

  大统领猛然想起来,眼前这人的照片他好像看过:“你是……陈古!”

  “是我。”陈古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神态自若,那种充满了自信的镇定,让大统领感觉到了无比的压力:“你坑了我很多次,最近一次是在泰星,你还记得吗?”

  大统领朝着桌子慢慢挪移过去,想要伸手触碰桌子下面的一个警报器,嘴上安抚着陈古:“这是两个大国之间的争斗,我希望阁下能够明白,这不是你我之间的恩怨,我也并非针对阁下本人。”

  陈古微微一笑,抬手道:“摸到警报器了吗?按下去吧,看看那两位第九能级敢不敢过来。”

  大统领一愣,手已经摸到了警报器,却不敢动了。

  陈古仍旧面带微笑鼓励道:“按下去吧,我不会因为你的这个动作伤害你的。”

  大统领一咬牙用力按了下去。

  首都星上,两位第九能级已经聚集在一起,事实上从陈古和阿薇洛娅出现在首都星的太空中,他们就生出了感应——无论是陈古还是弥尔格蕾,都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能量气息。

  这跟校长和阿薇洛娅之前进入星邦不同。

  可是两人相视一眼,就迅速达成了默契:“大统领是民选的,哪怕是死掉一个,我们也可以很快选出另外一个,况且我们还可以根据宪法让副统领直接接替大统领的位置。”

  “是的,大统领常有,而第九能级不常有。没必要为了一个大统领,把两位第九能级葬送进去,那会眼中削弱星邦的整体实力。”

  “抛开星邦大统领这个身份,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富商罢了。”

  两人屁股都没有挪动一下,更不想分开——两人凑在一起,如果那一位忽然找过来,两人合力还能抗衡一下,如果落单……危矣!

  生命体越强大,越能够产生一些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能力,比如这两位第九能级,只要意念中冒出和陈古一战的念头,就会有一种明显的心悸感。

  ……

  大统领感觉时间非常漫长,等待中他的汗水不受控制的从脸颊滑落。

  陈古看着时间,足足过去了三分钟,然后摊开手:“你看,他们不敢过来。”

  大统领语无伦次:“不可能!两位第九能级怎么会怕你一个人?”

  陈古撇撇嘴:“其实我也像他们过来,可是你们星邦的第九能级就是这么怂,他们都这样了,我也不好再主动去找他们麻烦,唉,真是失望。”

  大统领猛的明白了:“你是第九能级了!多职业者第九能级……难怪他们不敢过来。”对于陈古这个多职业者晋升第九能级的威胁评估,当陈古还是第六能级的时候,星邦内部就曾经有过讨论。

  不过大统领可是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诸位第九能级对此不屑一顾,信誓旦旦保证,陈古三十年内不可能晋升第九能级,第八能级都很困难;而且他们也很有信心,面对第九能级的陈古,至少可以保证星邦的利益不受损害。

  现在呢?那些言而无信的家伙,有何颜面自称尊者?

  “可是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是第九能级了……”大统领仍旧难以置信。陈古没有解释,而这个时候,弥尔格雷的电话进来了:“你怎么还没处理完?抓紧时间,我们还要去自由盟。”

  “很快。”

  星海中,弥尔格蕾身后的凰尾几乎是无限制延长,外太空十二艘星邦最先进的主力星舰,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切断斩碎,变成了一片星际废墟。

  弥尔格蕾傲然浮立于太空,对自己这一次的出手成果颇为满意,更满意的是和陈古共生的这一步骚操作。

  “我弥尔格蕾,果然是这个星海中最美丽、最智慧的超级生命!”

  白sè的大楼中,陈古一抬手用能力,将大统领的恐惧情绪放大。

  “这个照片我带走了,今天我饶恕你,但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需要付出代价的不止你个人,还有你的家人!”

  无比惊恐地惨叫声穿过白sè的大楼刺穿天际。

  ……

  “有一点小小的麻烦。”

  陈古和弥尔格蕾刚刚进入自由盟的星域,就接到了青如烟的电话:“帝国的总统正在自由盟访问,自由盟领袖这几天都在陪同,如果你们去找他,很可能会牵连到帝国。”

  “这岂不是更好?”陈古反问一句,青如烟嘟囔了一声,怏怏的挂了电话。

  自由盟的领袖和帝国总统在联席会议大厦前握手的照片,刚刚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尤其是自由盟内部,都认为随着这一次的到访,自由盟和帝国的关系必定会走向亲密,自由盟已经和星邦成为亲密战友关系了,再加上帝国,完全不用再看共合体的脸sè。

  包括自由盟的领袖在内,也觉得现在的形势,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呀。

  今天下午,他陪同帝国总统参观历史悠久的“古文明博物馆”,这座规模庞大的博物馆内,有各种珍贵文物和艺术品超过百万件,几乎就是一部人类文明和艺术的完整历史。

  平常博物馆内游客如织,但是今天专门闭馆,各方面做好了安保工作。自由盟和帝国方面,共计有三千名战斗人员、四百名职业者在博物馆附近保护着两位政要。

  帝国总统出行有一位第九能级随行,自由盟方面也出动了一位第九能级,这一位的要价极高,但为了在帝国面前充门面,领袖咬着牙批准了这一部分预算。

  全程两位第九能级几乎不怎么跟其他人说话,只有几位第八能级有资格凑上去攀谈几句。

  安保的事情其实也不用他们操心,他们的作用更多的在于威慑。

  所以两位政要参观的时候,自由盟的第九能级从怀里拿出自己珍藏的雪茄,邀请帝国的第九能级出去抽一支。

  两人来到门口,就有善于逢迎的职业者将桌椅、遮阳伞和烈酒准备好了。两人抽着雪茄聊着天,旁边还有几位美貌的秘书侍奉,可谓十分惬意。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从严密防御的安保圈外走了进来。、明明是个黄种人的面孔,那些安保人员却好像跟本没看见一样,任凭他走了过来而没有半点反应。

  两位第九能级看清楚了来人之后,身躯慢慢变得僵硬,夹着雪茄的手指也凝固在了半空中,唯有青烟袅袅升起。

  两人飞快的用眼神交流着:怎么办?

  来者不善呀,这家伙不会平白过来是准备参观咱们的“古文明博物馆”吧?

  职责所在本应立刻出手,但是自由盟的第九能级一翻白眼:要动手你动手,我们自由盟一向崇尚自由,我虽然拿了钱,但我也有不出手的自由,我决定捍卫这种自由!

  帝国的第九能级犹豫着、犹豫着……陈古已经熟视无睹的从两人身边走过去,步入了博物馆。

  帝国的第九能级叹了口气: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出手,陈古已经冲过去了,不是我不阻拦,是没来得及呀。

  逻辑上毫无破绽!

  十几分钟之后,陈古就出来了,对着两位第九能级微笑颔首致意,然后冲天而起。两位第九能级忽然明白了:“是雷神计划——该死的共合体,竟然举全国之力,让一位多职业者一句晋升第九能级!”

  陈古离开之后,自由盟的领袖用颤抖的手给康克思打去了电话:“一切听从陈古的指挥。”

  康克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陈古?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古文明博物馆内,坏消息传来:帝国总统阁下只能换别的战舰返回了,因为停在星海中的两大星国的十九艘战舰、包括总统阁下的座驾,全都被弥尔格蕾摧毁了……

  ……

  康克思的消息也很灵通,毕竟是一位元帅。接到领袖的电话之后,马上打听到了内幕,然后飞快打包准备跑路!

  他东西还没收拾完,就接到了部下的报告:“元帅,星邦派来协助我们的那一支舰队,全军覆没了……”

  康克思一时失神:“多职业第九能级这么强大吗!?”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全家福,叹息一声放弃了逃跑的打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陈古要报复他,有的是办法。

  他准备好了手枪,安静的在旗舰中等待。

  一个小时之后,陈古走了进来,看到康克思啧啧称奇:“我给了你足够的时间,你居然没跑。如果你跑了,我倒是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杀死你。”

  陈古拉了一把椅子在他面前坐下来,道:“你自己辞去一切职务。这样做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所有人。你这样的人根本不明白,你们的一个念头,会左右多少人的命运、生死!你们这种人占居高位,对很多人都是不负责任的。”

  康克思干涩答应:“好。”

  ……

  虫将又一次建到了陈古,它兴奋雀跃:“我就知道你能办到!”然后才是木然错愕:“第九能级,你……”然后巨大的恐惧之下,它变得畏畏缩缩了。

  陈古反倒很随和的样子:“我兑现了承诺,你应该很快就会收到族群的报告,自由盟的军事力量正在撤出泰星。”

  的确,虫将已经收到了报告。

  它立刻道:“我马上履行我们之间的协议。”

  虫将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毫无保留的开放自己记忆,让陈古查看。虫将也是个狡猾的家伙,它利用和女皇之间的特殊联系,窃取了女皇的一部分记忆。

  这一部分记忆,恰恰是关于生命层次的。

  陈古获知了这一部分记忆之后,终于可以结合自己之前所知的一些信息,将生命层次的奥秘揭开了。

  真实世界和无间界其实是同一水平世界的两个面,从空间和世间的层次上来解释,类似于平行宇宙,又类似于正物质和反物质之间的关系。

  从真实世界的角度来说,无间界混乱、黑暗、疯狂,显得有些“不可理喻”,真实世界的生命难以理解无间界。

  而从无间界的角度来看真实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

  唯独超越了所在世界的生命层次,才能以真正客官、合力的视角去看待这两个世界。

  而当生命体强大到了某个程度,对于更高生命层次的追求,也就成了必然。那些一直生活在“天神界”的人,实际上都是追求超脱真实世界的生命层次,却陷入了瓶颈,无法达成目标的强大存在。

  当初以九只大虫子围攻暴君古拉缇的那位女皇,也是想吞噬古拉缇,以求突破生命层次。

  只不过它也没有成功罢了。但虫族女皇们一致认为,虫族比人类更合适突破生命层次,因为虫族几乎没有什么感情的羁绊。

  陈古也明白了,一旦突破了真实世界,跃迁到更高的层次,那么再回过头来看待真实世界和无间界,一切感官和认知就完全不同了。就如同苍鹰俯瞰地上的蝼蚁。

  蝼蚁所在乎的一切,在苍鹰看来都是十分可笑的。

  以前曾经视若珍宝的,到了那个时候,也许就完全不在意了。

  无数强大的存在,资深第九能级、超级生命、虫族女皇,都尝试着去突破,但一个个失败了,究竟有没有哪一位真的成功了,目前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大家都觉得一定是有的。

  而陈古和其他的存在不同的是,他现在掌握了人类、超级生命、虫族对于突破冲击的几乎全部经验。

  从这些经验中,陈古稍加推演,就发现真的有那么一个方法很可能会成功。陈古沉吟一下,微笑对虫将说道:“我们的交易完成了。”

  陈古转身就走,知道他彻底离开泰星,虫将才终于松了口气,这一位给它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陈古进入太空,又被弥尔格蕾的发虚卷住,忍着不爽,陈古给21号发去了信息:“这一具神身躯,你应该会满意的。”

  21号回道:“是的,感谢阁下。”

  泰星上,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电流击中了虫将,虫将忽然凝滞不动,21号正在和它艰难的争夺着身躯的控制权。

  虫将有主场之利,但是21号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

  要冲击更高的生命层次码?

  陈古哂笑,当然不!

  真实世界中有自己所在乎的一切,不孝之子陈继先,乖巧美丽的孙女陈清雨,木讷愤青的孙子陈自立,沙雕好友奥索萨、高梦九和赵纪,缠人天后的小母狼曼苏玲,吃货联盟坚定的盟友青如烟,对自己十分崇拜迷恋的学员楚筝,醉心研究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中的孟极博士,毫无高手风范却极度护短的校长,一段黑锅孽债的阿薇洛娅,取向不大正常的彩虹前辈,只想着抱自己大腿的乔双义和林晓晨,还有不准自己进入实验室的导师钟远北,等等……

  还有弥尔格蕾,现在怎么界定这个家伙?敢把我当虱子,回头一定想办法叮你一口血!

  如果真的跃迁了,自己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

  现在就很好,实力横压整个星海,共合体也会因为自己傲视群雄,并且必然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击败异星虫族。

  至于无间界,对自己来说更不是威胁,只要自己护法,自己在乎的人都可以轻松扛过晋升中的无间界入侵。

  这样的生活为什么要舍弃?

  至于说跃迁之后,有可能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管他呢,反正自己就在这个时代!

  

  

看网友对 第三九九章 我就不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