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三百四十三章 训诫

第三百四十三章 训诫

“这段时间你都去了哪里?你在京中的朋友捎来信息说你出去游学了,是这样吗?”

看到陈少君一直没有说话,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再次开口道,他的声音平淡,不高不低,听起来就像寻常说话时一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陈少君低下头,默然不语。

父亲收到的那封信确实是他事先安排的,陈少君之前就试想过,总有一天需要出去游历,那时候总要找个借口离开,游学是个完美的借口,而信也是托金一雷送出。但是事到如今,陈少君才突然感觉这个借口有多么浅薄,其他的也就罢了,但是在父亲面前,陈少君感觉任何借口都难以真正瞒过他。

而且父亲本身就是儒道宗师,又是户部侍郎,文道一脉的事情恐怕很难逃过他的耳目。

“不是。”

沉默了良久,陈少君终于道。

那两个字开口,陈少君只感觉字字千钧,仿佛每一个字都在大堂中泛起了万钧波澜,那一股无形的压力越发沉重了。

“那为父再问你,这半个多月你去了哪里?”

陈宗羲再次道,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手中的书卷,始终没有看陈少君,但正是如此,才让陈少君感觉越发的不安。

陈少君头皮发麻,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

“是西山猎场吗?”

终于,就在陈少君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父亲陈宗羲替他说出了答案。

轰,那一刹,陈少君只觉得一座巨大的山峰砸在胸口,巨大的冲击令他几乎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少君感觉整件事情正在朝着自己最担心的方向发展。

“为父问你是,还是不是。”

大堂上,父亲陈宗羲再次道。

“是。”

陈少君硬着头皮道。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当父亲说出西山猎场的刹那,陈少君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瞒不过父亲,在父亲面前,任何的托词都是苍白的,也绝不可能瞒过他,与其如此,还不如坦白承认。

而随着陈少君的回答,大堂上一直没什么动静的陈宗羲终于有了动作。

他的目光终于从书卷上离开,第一次落到了陈少君身上,而这也是陈少君第一次,在回家之后,真正看到父亲的面容。

父亲的面容严峻至极,在他的脸上,陈少君找不到一丝笑意,但最令陈少君心惊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父亲的那一双眼眸。

那双眼眸亮如明镜,洞彻肺腑,凌厉的如同刀剑一般,在这双眼眸面前,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撒谎。

“逆子,跪下!”

陈宗羲放下书卷,厉声呵道,那声音如同雷霆般在陈少君耳边炸开。

这是陈少君踏过门槛之后,父亲第一次真正震怒,那一刻,陈少君的心脏都漏拍了。

陈少君冷汗涔涔,砰的一声就跪了下去,他最担心的那一刻还是来了。

“为父当初跟你说的,你都忘了吗?”

陈宗羲面如寒霜,厉声道。

“孩儿不曾忘记。”

陈少君跪在地上,战战兢兢道。

“那为父问你,那身武功又从何而来!”

陈宗羲逼问道。

虚空寂静,气氛压抑无比,陈少君心中沉重无比。

自从修炼武功以来,他一直小心翼翼,甚至为此还特意在陈家外专门租了一套院落,用来修炼武功。

在外行走,只要是以陈少君的身份,陈少君都从来不显山露水,也不显露自己会武功的事。他前往武殿,包括鬼族地界,改容易貌,一部分是为了方便行事,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内心深处怕被父亲发现。

但是隐藏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父亲发现了。

虽然陈少君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显露过自己的武功,但是鬼族地界危险重重,没有武功是不可能存活下来的。

“臭小子,我忍不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隐藏在陈少君肩膀上的小蜗看不下去了。

它和陈少君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神挡杀神,佛阻杀佛,就算是碰到鬼族大将军和鬼族鬼帅这种鬼族巨擘也从来不带怕过,看陈少君这么唯唯诺诺,气氛压抑的样子,它实在是受不了。

“不就是一个糟老头子吗?最多比你多长了几缕胡须,我看他体内也没什么真气,跟他解释那么多干嘛?他听就听,不听就干翻了他。”

不服就干,这就是小蜗的信奉至理名言。

它虽然在鬼族地界隐藏很久,但从来都不带委屈自己的。

鬼族地界那头快要渡劫的凶兽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它利用天界雷劫直接轰成了渣渣。

就算眼前这老头子是陈少君的父亲又怎么样?它才不在乎。

“你说什么?”

小蜗声音刚落,一个冷峻的声音仿佛雷霆般陡然在房间内响起,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目光如炬,陡地望向了陈少君的肩膀。

“你,你能看见我?”

小蜗满脸惊骇,如见鬼魅。

为了方便,它一直是隐身状态,而且它的隐身状态到目前为止,除了陈少君之外,其他根本没有人看能看见,正是因为自以为隐秘,小蜗才敢这么大放厥词。

“不对,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

小蜗很快反应过来,现在不是看不看得见的问题,而是他怎么可能听到自己说的话。

小蜗虽然看似粗心,但也多多少少懂得一点,这里毕竟是陈少君的家,它就算再放肆,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把那句话说出来。

他刚刚那番话是直接精神力在陈少君脑海中说的,他怎么可能听得出来?

陈少君这小子的父亲真的只是一个文人吗?

小蜗盯着对面的那道身影,简直如见鬼魅。

这一刹那,它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陈少君对自己的父亲如此畏惧了?

然而让小蜗不安的还不只是这个,对面的太师椅上,陈宗羲的目光在它说话的时候,已经从陈少君身上转移到了自己。

而仅仅只是片刻的时差,就在对面的陈宗羲身上,一股浩荡的文气至阳至刚,耀目无比,带着山峦般的压力陡然迸射而出,扩散到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妖魔邪祟也敢放肆?君儿,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与此同时,陈宗羲的声音也在房间内响起。

“不好,这老头子怎么这么厉害?”

小蜗大吃一惊。

那股乳白sè的力量正是儒道的浩然正气,只不过这股力量如钢似铁,比之当初陈少君施展出的浩然正气要纯粹凝聚得多。而且最要命的是,陈宗羲爆发出的这股力量,有大半都是朝着陈少君肩头上的小蜗而来。

这一刻,小蜗终于害怕了。

它连鬼族大将军和鬼族鬼帅都没害怕过,但是陈少君的父亲陈宗羲,给它的感觉却比那两个人还要可怕。

砰,只是一个闪烁,小蜗立即从陈少君的肩头被狠狠的震飞出去,滚落在地上。

它毕竟不是真正的邪祟,而且五彩蜗壳的防御力极其强大,这一击并没有对它造成真正的伤害,不过饶是如此,小蜗也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整个人心惊胆战,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小小小,小子,我先走了,你们父子的事情你们父子解决。对了,鬼族那边的事情结束,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我感觉我也需要沉睡一下,以适应人间界这边的情况。”

声音未落,小蜗立即飞纵而出,惶惶如丧家之犬,只不过飞出数丈,逃出大堂的范围,小蜗立即施展出遁地的功夫,从陈家府邸的地面遁入地底,迅速消失不见,并且在遁地的同时,也迅速收敛浑身的气息,只不过一眨眼,就连陈少君都已经感觉不到它的气息了。

儒道儒道,它哪里知道陈少君的父亲这么厉害,简直比陈少君这小子厉害多了!

陈宗羲那一击虽然没有伤到它,但却打得它浑身酸疼,小蜗半步都不敢在大堂中待了。

“小蜗居然逃的这么快?”

就连陈少君都目瞪口呆。

和它相处这么久,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居然是这种人,如果换了以前,陈少君必定要取笑一番,不过现在陈少君很快就无心去想这些了,因为随着小蜗的暴露,大堂内的气氛陡然变得凝重了许多。

就在那张太师椅中,陈宗羲眉头紧皱,眼神凌厉,从小到大,陈少君还从未看过父亲如此严厉的神sè。

“君儿,看来为父以往对你太过纵容了。只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你不但偷偷修炼了武功,忘记了为父对你的训诫,而且还和邪道妖魔有所勾连。子不语,怪力乱神,天日昭昭,君子当正道直行,不偏不倚,心中坦荡,堂皇正大。这些你都忘了吗?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陈宗羲神sè严厉,眉宇间难掩失望。

陈少君忘记他的训诫,擅自修炼武道,流传出去,在文道之中,只会受人非议,被人排斥,视为异类。但是和妖魔邪祟相勾结,有关联,那就是文道中最不齿的事情,完全和文道的理念背道而驰。

非礼不听,非礼勿视,君子不可以不正衣冠,衣冠便是言行。文道一脉,最重要的修行便是自省,以及自我约束。

所谓慎独,君子独自一人相处的时候,对自己要越发的严苛,也越发的谨慎,绝不可犯错。

陈少君肩膀上的那样东西,没有被浩然正气重创,从这一点来看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但是从它的形状来看,也绝非人类,从它的言行来看也并非善类,至少这一点,陈少君绝对有问题,这是为文道一脉所不容的,这一点不分儒道学派。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三章 训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