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分高下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分高下

“混蛋!”

而坐在两人身后的王小年,气的小脸都扭曲了,啪的一声折断了手中的笔杆。

然而就在所有人震动于两人的超凡天赋时,一阵不和谐的声音陡然响起,咔嚓嚓,就像两座巨大的山峦剧烈的摩擦碰撞一样,所有人耳中都听到了一阵刺耳的,令人难受的声音。

不止如此,就连整座群英殿都猛烈的颤抖起来,隐隐要被两股不同的意境撕成两半。

“快看那里!”

不知是谁,突然手指着陈少君和廖博雅中间的方向,大叫起来。

目光所及,只见陈少君和廖博雅的中间,赫然出现了一道明显的曲折的空间裂缝。

“他们的小天地在互相吞噬,碰撞。”

一名大儒突然明白了什么,惊叫起来:

“他们靠的太近了,而且两人的文意截然不同,蕴含的天地道理无法并存于同一片空间!”

随着这名大儒的话,其他人也明白了什么,大殿内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潭难栖双龙,陈少君和廖博雅各不相融的文道意境,在这片小范围冲突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虽然这种情况很罕见,但这也同时意味着,两人必须在这狭小的天地内一决胜负。

“博雅……”

这个时候,就连大文国上师欧冶冕都失去了之前的平静:

“为什么这个孩子竟然有这么高的天赋?”

几乎是下意识的,欧冶冕扭头望向了远处的陈宗羲,在此之前,他曾经带廖博雅在陈家府邸附近见过陈少君,只是就连欧冶冕都没有想过,陈家的这个幼子天赋之高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这一战,廖博雅再没有任何的保留,文演天地已经是他的极致,欧冶冕可以感觉的出来,他已经拼尽了全力,这种天赋和状态,即便是在廖博雅身上,都是不常见的。

然而这种状态的廖博雅竟然还只能和陈少君平起平坐,完全占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便宜。

无形之中,这又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一天,只是主角是当时的他和陈宗羲而已。

“真是宿命轮回,想不到当年的事情,竟然又再次上演。不过这一次……博雅,你绝对不能输。”

欧冶冕望着大殿中的廖博雅,神情凝重,他几乎将所有的希望都灌注在了廖博雅身上。

这数十年他也培养过众多弟子,指点过许多大文国的天才,但廖博雅的天资依然是他生平仅见,即便放眼整个大文国,恐怕百年之内都找不到可以和他比肩的。

如果连他都无法胜出,整个大文国想要击败大商朝,确立自己儒道嫡系正宗的地位,实现一代代人的愿望,就再无可能。

“为师相信你,你一定会成功的。”

欧冶冕望着前方,眼中闪过一道雪亮的光芒。

而此时此刻,另一侧,大商方面的人同样忐忑不已。

“陈兄,你看到了吗,这孩子的天赋太惊人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文演天地,这可是圣贤级别的文章,这孩子的天赋得多么惊人啊,陈兄,我都说了要让他试一试,你还敝帚自珍,不让他参加!”

……

此时此刻最兴奋的莫过于陈宗羲身旁的两名户部大儒,知道陈少君拿过鹿园诗会的第一名,天赋不会低,但也压根没有想过他会高到这种地步。

这哪里是不低啊,简直惊人!

只凭眼前这一幕,说他是大商朝年轻一辈第一人,绝对无人可以反驳。

“一切还没结束,现在说什么还为时尚早。”

陈宗羲沉声道,依旧是面容古板的样子,但对于熟悉陈宗羲的人来说,一眼就能听得出来,陈宗羲的语气明显缓和,柔声了许多,不再是之前那么冷厉,不近人情。

很显然,陈少君眼下的表现,已经对这位向来严厉的子莒学派掌舵人产生了影响和变化。

“你这家伙,今天过后,你再这么食古不化,禁他的足,我就把他拉到我们学派来,做我的学生。”

那几名和陈宗羲交好的户部官员道,颇有一副要替陈少君打抱不平,扳倒这个老头子的味道。

就凭陈少君表现出的惊人天赋,过了今天,只要他愿意,想要收他为徒的大儒,鸿儒,宗师,大宗师……只怕要从群英殿,一路排到地方州府去。

“不过陈兄说的对,此事关系太大,大商朝能不能维护帝国的体面,维持文道的正统和独立,就看这孩子了!”

另一名户部官员道。

而此时此刻,两人之间的竞争也日趋白热化,两人文章中显现出来的星斗和星斗不停的撞击,就连日月都和日月在不停的碰撞,然而即便到目前为止,两人依旧处于平分秋sè的状态,还是没能分出高下。

“现在就看收题了!”

大殿上方,主持集会的天子祭酒望着席位上的两人,淡淡道。

策论有破题,就有收尾,就像一头奔牛,不论放出去多远,冲出多远,到了最后还得拉回来。

破题虽然最重要,但收尾也同样重要,一篇好的策论首尾呼应,才能相得益彰,最大程度的提升文章的品阶。

大殿中,廖博雅沉吟片刻,蘸了蘸墨,很快写下了最后一行字。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故万物备于我,明辨其性,因势利导,自然得知!”

最后一笔写完,轰,就好像泻闸之水般,那磅礴的文意如同万马奔腾,从廖博雅的文章中喷薄而出,那一刹那,廖博雅身周的小天地,轰,又是两轮烈日喷薄而出,与之前的那轮烈日,构成了天地人三才之数。

三轮烈日也代表着天地人三皇,暗合了天道。

三者,人之极也!

廖博雅的这片策论,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极致。

不止如此,当廖博雅落笔的刹那,小天地浑然一体,轰,只见一股股精气从廖博雅小天地中的天地山川,草木虫鱼中升腾而起,轰,眨眼之间,就看到廖博雅的文章精气之中,光影错动,九尊巨大的圣贤虚影从无到有,赫然显现,并且和廖博雅的小天地互为一体,互相呼应,那股浩大恢弘的气势,足以让任何人为之震动。

——但论文章显圣,显现的圣贤数量,就连王小年都被完全的挤压下去。

“现在就看他了。”

廖博雅停下笔,也露出了凝重的神sè,望向了左侧的陈少君。

他的大势已成,磅礴的文意朝着陈少君的方向汹涌澎湃,挤压而去,如果陈少君不能顶住这股压力,完美的收尾,写出与他媲美的意境来,就要被他彻底的碾压。

不止如此,连他的小天地都会被挤压破碎。

古人常用闭门造车来形容学问一道,今人很多以为是贬义词,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有缘由的。

如果只是字生烟霞,文烛霄汉级别的文章,自然无所谓,而且大儒之间彼此交流,才能启发灵感,互相促进。

但是到了文演天地这种级别的文章,若是距离太近,文意冲突,一方就会对另一方造成极大影响,甚至使得另一篇稍逊一点的绝世篇章就此夭折,胎死腹中。

这一次的群英殿测试,廖博雅才思顺畅,提前一步完成了作品,已经无形之中占据了先机。

咔嚓嚓,受到廖博雅庞大文意的挤压,陈少君上空的小天地中,无数星辰坠落,整个小天地似乎也支撑不住。

然而此时的陈少君正襟危坐,神sè从容,竟然依旧丝毫不乱,下一刻,就在众人的目光中,陈少君提起毛笔,在砚台上蘸了蘸墨,这微小的动作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廖博雅都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他要落笔了!

所有人都知道,陈少君要准备收题了。

那一刹,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两人之间最后一决胜负,就连王小年,后者虽然对陈少君满是嫉妒,一直想要打压陈少君,也一样不受控制的看了过来,就好像陈少君手中的那杆笔,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一样。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陈少君笔走蛇虺,很快在身前的宣纸上写下这行字,轰,下一刻,一股庞大的,比之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浩大的文意,如同万马齐喑,从陈少君的笔下喷薄而出,轰,三轮烈日同时升腾而出,照耀虚空,而同一时间大道轰鸣,九道圣贤虚影气势磅礴,如威如狱,同样显现在陈少君的文气之中,和廖博雅的文意互相分庭抗礼。

“三才之数!”

“圣贤降临,九九之数,他二人竟然不分轩轾,不相上下!”

大殿内一片惊呼,谁也没有想到,顶着廖博雅的压力,陈少君竟然达到了同样的境界,两人的文意不分高下。

“怎么会这样?”

大殿之中,一名名鸿儒,宗师,大宗师纷纷面面相觑。

两人的文思才华确实令人惊艳,但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如果两人的文章不分上下,那么接下来该如何分出胜负?

不管是大商朝还是大文国恐怕都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不分高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