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日月风华 > 第七九四章 狭路相逢

第七九四章 狭路相逢

秦逍冲出门,见得三绝师太也恰好从后面跑过来,两人对视一眼,三绝师太已经冲到一件偏门前,房门未关,三绝师太正要进去,迎面一股劲风扑来,三绝师太身不由己向后飞出,“砰”的一声,重重落在了地上。

  秦逍心下惊骇,上前扶住三绝师太,抬头向前望过去,屋里有灯火,却见到洛月道姑坐在一张椅子上,并不动弹,她面前是一张小桌子,上面也摆着馒头和咸菜,似乎正在用饭。

  此刻在桌子边上,一道身影正双手叉腰,粗布灰衣,面上戴着一张面罩,只露出双眼,目光冰冷。

  秦逍心下吃惊,实在不知道这人是如何进来。

  “原来这道观还有男人。”身影叹道:“一个道士,两个道姑,还有没有其他人?”声音略带嘶哑,年纪应该不小。

  “你....你是什么人?”三绝道姑虽然被劲风打翻在地,但那黑影显然并无下狠手,并无伤到老师太。

  身影打量秦逍两眼,一屁股坐下,手臂一挥,那房门竟然被劲风扫动,立时关上。

  秦逍更是惊骇,沉声道:“不要伤人。”

  “你们若是听话,不会有事。”那人淡淡道。

  秦逍冷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为难女流之辈,岂不丢人?这样,你放她出来,我进去做人质。”

  “倒是有侠义之心。”那人哈哈一笑,道:“你和这小道姑是什么关系?”

  秦逍冷冷道:“没什么关系。你是什么人,来此意欲何为?如果是想要银子,我身上还有些银票,你现在就拿过去。”

  “银子是好东西。”那人叹道:“不过现在银子对我没什么用处。你们别怕,我就在这里待两天,你们只要老实听话,我保证你们不会受到伤害。”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透过房门清晰无比传过来。

  秦逍万没有想到有人会冒着大雨突然闯进洛月观,方才那一手功夫,已经显露对方的身手着实了得,此刻洛月道姑尚在对方控制之中,秦逍投鼠忌器,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三绝师太又急又怒,却又无可奈何,情急之下,却是看着秦逍,只盼秦逍能想出法子来。

  秦逍神情凝重,微一沉吟,终是道:“阁下如果只是在这里避雨,没有必要大动干戈。这道观里没有其他人,阁下武功高强,我们三人就是联手,也不是阁下的对手。你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们定会竭力送上。”

  “老道姑,你找绳子将这小道士绑上。”那人道:“啰里啰嗦,真是聒噪。”

  三绝师太皱起眉头,看向秦逍,秦逍点点头,三绝师太犹豫一下,屋里那人冷着声音道:“怎么?不听话?”

  三绝师太担心洛月道姑的安危,只能去取了绳子过来,将秦逍的双手反绑,又听那人道:“将眼睛也蒙上。”

  三绝师太无奈,又找了块黑布蒙上了秦逍眼睛,这时候才听得房门打开声音,随即听到那人道:“小道士,你进来,听话就好,我不伤你们。”

  秦逍眼前一片昏,他虽然被反绑双手,但以他的实力,要挣脱并非难事,但此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缓步前行,听的那声音道:“对,往前走,慢慢进来,不错不错,小道士很听话。”

  秦逍进了屋里,按照那声音指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感觉这屋里幽香扑鼻,知道这不是花香,而是洛月道姑身上弥散在房中的体香。

  屋里点着灯,虽然被蒙着眼睛,但透过黑布,却还是依稀能够看到另外两人的身形轮廓,见到洛月道姑一直坐着,动也不动,心知洛月很可能是被点了穴道。

  灰衣人靠坐在椅子上,向门外的三绝师太吩咐道:“老道姑,赶紧拿酒来,我饿了,两块馒头吃不饱。”

  三绝师太不敢进屋,只在外面道:“这里没酒。”

  “没酒?”灰衣人失望道:“为何不存些酒?”

  三绝师太冷冷道:“我们是出家人,自然不会饮酒。”

  灰衣人很是不悦,一挥手,劲风再次将房门关上。

  “小道士,你一个道士和两个道姑住在一起,瓜田李下,难道不怕人闲话?”灰衣人道。

  秦逍还没说话,洛月道姑却已经平静道:“他不是这里的人,只是在这里避雨,你让他离开,一切与他无关。”

  “不是这里的人,怎会穿道袍?”

  “他的衣服淋湿了,临时借用。”洛月道姑虽然被控制,却还是镇定得很,语气平和:“你要在这里躲避,不需要连累别人。”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你是想让我放过他?不成,他已经知道我在这里,出去之后,若是透露我行踪,那可是有大麻烦。”

  秦逍道:“阁下难道犯了什么大事,害怕别人知道自己行踪?”

  “不错。”灰衣人冷笑道:“我杀了人,现在城里都在缉捕,你说我的行踪能不能让人知道?”

  秦逍心下一凛,沉声道:“你杀了谁?”

  灰衣人并不回答,却是向洛月问道:“我听说这道观里只住着一个老道姑,却突然多出两个人来,小道姑,我问你,你和老道姑是什么关系?为何别人不知你在此处?”

  洛月并不回答。

  “嘿嘿,小道姑的脾气不好。”灰衣人笑道:“小道士,你来说,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没有说谎,我确实是路过避雨。”秦逍道:“他们是出家人,在杭州已经住了很多年,清净修行,不愿意受人打扰,不让人知道,那也是理所当然。”接着道:“你在城里杀了人,为何不出城逃命,还待在城里做什么?”

  “你这小道士的问题还真不少。”灰衣人嘿嘿一笑:“反正也闲来无事,我告诉你也无妨。我确实可以出城,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没做完,所以必须留下来。”

  “你要留下来做事,为何跑到这道观?”秦逍问道。

  灰衣人笑道:“因为最后这件事,需要在这

里做。”

  “我不明白。”

  “我杀人之后,被人追赶,那人与我交手,被我重伤,按理来说,必死无疑。”灰衣人缓缓道:“可是我后来才知道,那人竟然还没死,只是受了重伤,不省人事而已。他和我交过手,知道我功夫套路,如果醒过来,很可能会从我的功夫上查出我的身份,如果被他们知道我的身份,那就闯下大祸。小道士,你说我要不要杀人灭口?”

  秦逍身体一震,心下骇然,吃惊道:“你.....你杀了谁?”

  他此时却已经明白,如果不出意外,眼前这灰衣人竟赫然是刺杀夏侯宁的刺客,而此番前来洛月观,竟然是为了解决陈曦,杀人灭口。

  之前他就与红叶推断过,行刺夏侯宁的刺客,很可能是剑谷底子,秦逍甚至怀疑是自己的便宜师傅沈药师。

  这时候听得对方的声音,与自己记忆中沈药师的声音并不相同。

  如果对方是沈药师,应该能够一眼便认出自己,但这灰衣人显然对自己很陌生。

  难道红叶的推断是错误的,刺客并非剑谷弟子?

  又或者说,即使是剑谷弟子出手,却并非沈药师?

  洛月开口道:“你杀害性命,却还欢喜,实在不该。万物有灵,不可轻以夺取生灵性命,你该忏悔才是。”

  “小道姑,你在道观待久了,不知道人间险恶。”灰衣人叹道:“我杀的人是穷凶极恶之徒,他不死,就会死更多好人。小道姑,我问你,是一个恶人的性命重要,还是一群好人的性命重要?”

  洛月道:“恶人也可以改邪归正,你该当劝说才是。”

  “这小道姑长得漂亮,可惜脑子不灵光。”灰衣人摇摇头:“真是榆木脑袋。”

  秦逍终于道:“你杀的.....难道是......难道是安兴候?”

  “咦!”灰衣人诧异道:“小道士怎知我杀的是个侯爷?他们将消息封锁的很严实,到现在都没有几人知道那个安兴候被杀,你又是如何知道?”声音一寒,yīn冷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秦逍知道自己说错话,只能道:“我瞧见城里官兵到处搜找,似乎出了大事。你说杀了个大恶人,又说杀了他可以救很多好人。我知道安兴候带兵来到杭州,不但抓了很多人,也杀死很多人,杭州城百姓都觉得安兴候是个大恶人,所以.....所以我才猜测你是不是杀了安兴候。”他运劲于手,却是全神戒备,但凡这灰衣人要出手,自己却绝不会束手待毙,即使武功不及他,说什么也要拼死一搏。

  “小道士年纪不大,脑子却好使。”灰衣人笑道:“小道士,这小道姑说我不该杀他,你觉得该不该杀?”

  “该不该杀你都杀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秦逍叹道:“你说要到这里杀人灭口,又想杀谁?”

  “看来你还真不知道。”灰衣人道:“小道姑,他不知道,你总该知道吧?有人送了一名伤者到这里,你们收留下来,他现在是死是活?”

看网友对 第七九四章 狭路相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