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宋疆 > 1366 缺个章节名

1366 缺个章节名

元日已经就在眼前,燕京城里的商贩此时显得尤为的活跃,叫卖声也仿佛比往常要大声了很多。

随着如今南北已经没有任何的隔阂,特别是都城的北上,再加上水路的开通,使得如今的燕京城在这个时代,完全可以傲立于当世。

金、蒙、夏、辽人暂且不说,就算是花拉子模人,或者是其他地域的一些商贩,也已经渐渐开始了在燕京城活动的趋势。

整个燕京城相比起临安来,不管是在规模上还是各国商旅的人数上,都要多上太多太多。

往往走在燕京城的街道上,一眼望去总是能够看到穿着各sè服侍的行人,在各个商铺流连忘返,或者是满载而归。

元日即至,燕京城的各种物品虽然还未到稀缺的地步,但一些值得被当做礼物的商品,如今在各个商铺可谓是极其走俏,客人们满载而归,商铺的老板同样是眉开眼笑,看着那些辛苦从南边运来的物品,终于是在年底前,都换成了他想要的白花花的银子。

如今徐谊、李壁等人,甚至是包括朝堂、燕京城内的一些官员,在这个时候也同样是没有少买各种礼物,而身为当朝左相的谢深甫,自然是不用上去挑选一些别致的物品。毕竟,如今身居左相之高位后,他已经不需要买这些东西来送人走人情了,反而是有着太多太多的人,都想要登上府门为他送礼。

而有资格能够给他送礼的,可谓是少之又少,既要自己有足够的官级甚至是地位,同样,还要能够入他谢深甫的法眼才行。

朝会也因为元日而开始不像往常那般频繁,谢深甫如今就待在自己新买的府邸内,整天在心里算计着,如今都有谁给他送了礼物,还有谁递上请柬请他吃饭,还有谁是该来的却没有来,不该来的,却是因为其他人的关系,从而有幸成为自己府邸的座上宾。

放下手中的笔,谢深甫透过窗户的缝隙望向窗外,一缕缕寒气与书房内的温暖平衡着书房内的温度,有些心神不宁的他,脑海里暗自琢磨着:那当初以低价卖给自己宅邸的金人张保,怎么还没有露面呢?

当初不是说,之所以愿意低价卖给自己,就是想要跟自己做邻居,高攀自己吗?看眼下,眼看着元日就将到来,这金人怎么一点儿礼数也不懂呢?难不成他们金人不过元日?

府邸迎来送往的客人为数不少,几乎每一个人谢深甫都知道是谁,是为了什么而来,是想求自己办什么事情,可唯独这……应该会以贵重礼物来登门拜访的金人,就怎么还不登门呢?

越想越是心烦的谢深甫,显然无法在书房里静下心来,想到自己的宅邸就与人家一墙之隔后,谢深甫便独自一个人背着双手,从书房走出来,向着后面并无什么景sè的花园走去。

走到花园的谢深甫,先是沿着那幽静鹅暖石路散步,而后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墙根下,抬起头望着那高墙,侧耳倾听着邻居那边是否有什么动静。

宁静的花园此时此刻显得更加的安静,安静的花园内,宅邸外一些商贩的叫卖声,隐隐从头顶上空传来,非但没有使得这个花园显得吵闹,反而倒是更显得花园寂静与隔绝。

侧耳倾听了许久,谢深甫也没有听到那边邻居有什么动静,心头多少显得有些狐疑,甚至是隐隐对自己这个新邻居有些不满。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谢深甫还是没有意识到,他的邻居早就已经不再旁边的府邸,而是远在燕京城外的破阵营内。

再次从破阵营回到燕京城的李师儿,与赵盼儿两人走进了一家颇为豪奢的酒楼用饭,一路前往雅间的路上,两女的姿容自然是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与交头接耳。

但好在因为两女身后还有一些一看就不好惹的护卫,所以酒楼内的其他客人,也只能是目送着两女的娇

俏身形,快速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内,此时此刻,不少人则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在前方领路的酒楼伙计,如此一来,岂不就能够多看几眼那两个天香国sè?

两女随意点了几个可口、爱吃的饭菜,便示意那酒楼的伙计出去,而跟随她们二人的贾金叶等人,也在楼下开始用饭,只是给雅间的门口留了两个护卫以防万一。

“那谢道清真的跟叶青认识?”赵盼儿此时还有些难以置信,更让她震惊的是,这件事情她竟然是从李师儿嘴里得知的。

这就让她一下子明白了当初为何白纯说:谢深甫的事情,唯有燕王自己可以处置的意思了。

“可自燕王回到燕京,两人都没有见过面啊?”赵盼儿还是有些疑惑道:“那谢道清不可能不知道燕王已经回到燕京了吧?一定的知道的,但为何燕王没有去找,而那谢道清也没有去找燕王呢?”

李师儿先是品了一口茶,满意的点点头后,道:“在燕王府,他叶青又说了不算,别看出了燕王府后,人人都得敬畏他、尊重他,甚至还要退避三舍。可在燕王府,那几个女人才不会正眼看他呢。所以我猜,估计现在叶青也很犹豫矛盾吧。”

“那下午我们还要去……去那边偶遇吗?”赵盼儿对于燕王府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何况,她也很清楚,就算是自己感兴趣又能如何呢?又能改变什么呢?

“先去见见再说吧。”李师儿有些若有所思,随即一手扶着下巴,一边喃喃道:“谢深甫的事情之所以难处置,恐就是因为叶青跟谢道清之间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谢道清?这个名字却是实在没办法道清她跟叶青之间的关系啊。”

“但燕王既然让抓了完颜玠,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早晚也会动谢深甫的?”赵盼儿琢磨着说道。

“刘克师要是在就好了,他肯定比我们要了解的更多,毕竟,这个家伙可是叶青的第一心腹。”李师儿有些遗憾的说道。

“那……。”赵盼儿眼睛一亮,道:“一会儿耶律楚材不是要过来吗?他在燕王身边时间也不短了,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他呢。”

李师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些记忆在脑海里早已经变淡,甚至她都不记得,曾经的金国朝廷中,还有耶律楚材这么一名官员。

不过再赵盼儿提及之后,李师儿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卫绍王完颜永济辅佐完颜璟时,好像还曾极力推荐过此人,完颜璟曾经在宫里也跟她顺口念叨过,只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也是来到燕京之后,李师儿才知道,卫绍王在出使宋廷,在济南府跟叶青会面时,叶青便把耶律楚材强留在了身边。

“叶青怎么会知道当时的金国朝堂会有耶律楚材这么一个官员?而且还就笃定了此人可堪大用呢?”李师儿蹙眉疑惑道。

“可能他能掐会算吧。”赵盼儿一边吃一边蛮不在乎的说道。

李师儿却是没有多少胃口,这些事情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关联,但对于眼下在燕京的她而言,多少也算是有些关系的。

虽然她如今在燕京不算是无依无靠,既有完颜陈和尚等人对自己依旧是忠心耿耿,还有完颜从彝、完颜刺,甚至是包括耶律楚材在燕京为自己保驾护航,可终究对于诺大的府邸而言,却是只有她跟赵盼儿两个人,所以若是能够多上一两个人的话,那么就算是叶青时常不来看自己,自己也不算寂寞了。

这也是她跟赵盼儿两人合计了好几日后,才打算在今日去偶遇一番谢道清,加上赵盼儿之前又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到时候想必也不会太过于尴尬。

可若是想要接纳谢道清,李师儿即便是不用去顾及叶青的感受,但她也要把谢深甫所牵扯的各种关系与利益网都梳理清楚,明白其中的利

弊才行。

眼下之所以迟迟不能够下定决心,李师儿自然也是因为如今朝堂还未对谢深甫动手,而且也还不知道叶青到底坚决不坚决。

毕竟,一旦叶青真的动了谢深甫,那么谢道清还会因为她爷爷的事情,而愿意跟随叶青吗?李师儿不知道答案,所以他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把这些都理清楚,因为叶青肯定不会告诉她,或者叶青如今也还没有下定决心。

耶律楚材来到雅间看到李师儿时,其态度比起见到叶青时可谓是极为恭敬,甚至在李师儿让他落座时,耶律楚材也只敢轻轻的沾上椅子,就像完颜刺在叶青面前时一般,只要李师儿一问话,耶律楚材立刻就会神情肃穆的站起来回答。

问了还没有几句话,耶律楚材就干脆选择了站在旁边,即便是李师儿让他坐下说话,他也以自己身份卑微,不配在皇后面前有座位而拒绝。

当李师儿问到叶青跟谢道清之间的关系,以及叶青会不会动谢深甫这个当朝左相时,耶律楚材则是开始犹豫了。

低头沉思了下后,才恭敬说道:“回皇后,叶青跟谢道清相识是在临安,具体是怎么认识的,都已经是陈年往事了,下官也不太记得清楚,叶青也没有跟下官细细说起过。不过据我所知,谢道清跟当朝皇后韩瑛很要好,几乎可以用情同姐妹来形容。而当年当朝皇后与圣上相识,还是因为谢道清从中牵线的缘故。这其中……据说谢道清之所以能够有机会为圣上做成这个媒人,也跟叶青有关系。”

“那如此说来,若是燕王想要动谢深甫,不光要考虑谢道清的感受,还要顾及皇后那边会不会有异议了?那若是谢道清去求皇后说情?圣上的态度会不会改变?如此一来,燕王岂不是也就不会……动谢深甫了?”赵盼儿琢磨着问道。

耶律楚材飞快的看了一眼不说话的李师儿,想了下道:“这个不好说,按理说叶青现在应该已经下定决心要在元日后动谢深甫了,而当今圣上也有此意,两人可谓是不谋而合。前几日在燕王府的叶青书房里,君臣二人在书房内相谈了大半天的时间,具体谈了什么,到如今还没有人知道。不过从叶青的口中……眼下他的注意力都在草原上,但……。”

耶律楚材有些乱,一时之间有些理不清脉络,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依我看,如今叶青更像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动谢深甫的机会。”

“完颜玠以十两的价格卖给他一座宅邸,这件事情还不够吗?”李师儿问道。

“够,够把谢深甫由当朝左相的高位上赶出朝堂,但又不够,是因为叶青应该觉得……。”耶律楚材像是在说车轱辘话似的,来回在那转着圈。

“明白了。”赵盼儿突然一拍桌子,神情有些欣喜道:“燕王在等一个能够让所有人无话可说的机会,也就是说……燕王还在等谢深甫主动犯错。以十两的银子买下一座宅邸,此事儿虽然足够让谢深甫从左相的高位上直接告老还乡,但因为其孙女谢道清跟皇后的关系。对了,谢深甫还是皇太后提拔升迁的,所以到时候,免不了皇太后、皇后都会为其说项,如此一来,那么在朝堂之上那就很有可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既是为了朝廷的声誉,也是为了皇太后、皇后的颜面,然后这件事情恐怕就会不了了之的被遮掩过去。”

“可以说有这些原因,也可看做是主要的原因。”耶律楚材有些惊讶赵盼儿的心思敏捷,而后便继续低头说道:“但不管如何,我觉得在跟草原交战前,叶青应该会把这件事情解决掉的。所以……皇后,下官认为不妨等过了元日之后,看看形势再做打算。”

李师儿微微叹口气,而后有些为难的看着赵盼儿,赵盼儿也是皱了皱眉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眼下是不是应该去偶遇谢道清。

看网友对 1366 缺个章节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