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大魔王?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大魔王?

兹事体大,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他都不会放弃,尽可能的寻找帮手,解决此事。

“陈少君你不要太放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厉喝从旁边上来,假冬官终于忍不住了,狠狠的瞪着陈少君道:

“陈少君,你现在是在要挟主人吗?主人想帮忙就帮忙,不想帮忙就不帮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要挟得了主人。你们儒道中人还真是狂妄自大,不知所谓,知不知道诸天万界,根本没人敢在主人面前这么说话,敢这么说话的,早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你不要太出格了!”

假冬官词严厉sè。在她心中,冬官既是她的主人,也是她的小姐,绝不容许任何人像陈少君一样对自家主人不敬。

冬官乃是暗部的高层之一,同时也是诸天万界的声名赫赫的大人物,这点只从水族对她的敬畏就可以看得出来。放在诸天万界其他地方,但凡知道冬官真正是什么人,就绝没有人敢在冬官面前这么站着说话,更不用说像陈少君这样,蹬鼻子上脸,还敢强行要求自家主人出手。

“够了,梅一!”

出乎意料,白衣冬官摆了摆手阻止了身后的假冬官。她的神sè淡然,对于陈少君的不敬并不以为意,丝毫不以为忤,甚至隐隐有几分欣赏的意思。

“陈公子果然不愧是儒道传人,潜移默化,心怀天下,不过公子也应该知道一句话,不在其位不谋其职,道不同不相为谋。诸天万界,时时刻刻都有事情发生,难道每一件事情我都需要去插手吗?另外,大商朝国事繁多,每日面临问题最多的就是陛下,陈公子难道也要去替陛下分忧吗?”

最后几句,白衣冬官看着陈少君君似笑非笑。

陈少君闻言眉头顿时皱的越发紧了。

“话虽如此,但道理却不是这么说的。”

陈少君沉吟片刻,正sè道:

“天下诸事纷杂,人力总有尽时,无论怎么样都分身乏术,确实无法事事顾及。在其位谋其职,不在其位不谋其职,这句话也不假,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在下曾经也听闻过一句话,正人先正己,天道,人道,武道皆是自然之道,也就是不违本心,远在天边的事情暂且不提,但眼下江南水患确实近在咫尺的事情,你我皆身在其中,这和其他事情是不同的。”

“如果对身边的事情,对近在咫尺的事情尚且能够做到漠不关心,置身事外,还谈何关心其他的事情。”

“陈少君自问不是什么急功近利之徒,但是如果远古大洪灾重现,数百万人化为水族洪灾下的亡魂。而自己身在其中,本来有机会阻止,却什么都没有做,在下自问很难做到丝毫无动于衷。不违本心,不会为此后悔。说到底,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至少可以做到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四字一出,整个船舱中,有那么一刹那顿时一片寂静。

假冬官下意识的看着陈少君,本能的想要贬损他一番,然而看到陈少君那认真的神sè,顿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此时此刻,眼前的少年身上充盈着一种特殊的能量,让人下意识的肃然起敬,下意识的为之信服。

冬官看着陈少君,眼中异sè连连。

“好一个正人先正己,公子能说出这番话,倒也不枉少司空在大司空面前替你美言,也不枉我们一路捎你一程了。”

冬官倒是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她能够分辨得出来,眼前的少年句句属实,并无半点虚言。他是这么说的,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在这个弱肉强食,强者为王的世界之中,这样的少年和其他人相比,终归显得不太一样。

“不过这件事情并非我冷酷无情,不想帮你,而是真的做不到,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啊?”

这番话倒是让陈少君大为意外,隐隐有些迷惑了。

“冬官大人此话何解?”

“面对黑龙君的时候,我一直极力避免和他直接交手,绝大部分时候也只是操控那些水族的傀儡阻挡在身前,从始至终都没有主动攻击过,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只是因为黑龙君的实力比我更高,所以才这样的吧。”

“难道不是吗?”

陈少君心中一片错愕,之前的时候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眼下听冬官这一席话,似乎另外还有难言之隐,并不像他最初想的那么简单。

“请大人赐教。”

陈少君沉吟片刻后,直接开门见山道。

“这次我们出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你有你的,我也有我的。除此之外,任何多余的举动都有可能横生枝节,再生波澜,影响到自己的任务。”

白衣冬官开口道,她背负着双手,那白sè面具上裸露出来的眼神,这一刻显得深邃无比。

陈少君没有说话,那一刹那,无数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中飞掠而过,看着眼前的主仆二人,又想起之前的海外之行,陈少君隐隐又想到了什么。

“罢了,直接告诉你也无妨。”

就在这个时候,后方的假冬官突然开口道。

“不管你这一次跟着我们出海前往蛮荒是干嘛,但我们主人这次出海,乃是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对头要对付。这个人极其的危险,而且更加冷酷无情,比你现在要对付的黑龙君还要危险,难对付的多。而且这个人主人已经找了他十几年,这次绝对不能错过,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多只给你三天时间的原因。”

“另外这十多天来,你虽然和我们一直一路随行,但从来都不知道主人的存在,并非主人不愿意见你,而是这次的事情危险太大,就算是主人也需要严阵以待,全力以赴。为了能够战胜对手,主人从半年前开始就一直在修炼一门功法,这段时间在船舱里,主人很少吃喝,也很少外出走动,就是一直在修炼这门功法。”

“功法未成,不能和人剧烈交手,否则的话就会功亏一篑,所以并不是主人真的不想帮你,而是实在是不能。否则的话,真的对上那个大魔王,到时候危险的恐怕就是我家主人。陈少君,现在你知道了吧?”

假冬官看了看自家主人,咬了咬牙终于道出了真相。

“!!!”

陈少君和小蜗目瞪口呆,全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大魔王?

连冬官都难以对付的对手?

这一霎那,陈少君心中思绪起伏,这个隐情确实是他出发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之前黑龙君率领水族大军攻城,我就已经劝阻过主人绝对不能出手,万万不可因此而破功,导致所有的努力功亏一篑,可是主人不听,还是帮了你们。”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之后的事情就需要你自己去对付,你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想着其他人来帮你。”

假冬官冷声道。

“臭女人,怎么说话的!”

听到这番话话,小蜗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这是我们的事情吗?我们是金龙使者不假,但你别忘了,我们可从来没从人皇那里拿过这样的命令,而且你还想我们怎么样?这小子才大地之脉的修为,难道你们指望他一个大地之脉的菜鸟去对付黑龙君那种太阳境的强者?这小子拼到现在已经倾尽全力了。”

“够了!”

陈少君摆了摆手,阻止了小蜗继续说下去。对方已经说的明明白白,而且如果一切属实的话,他们现在想要从冬官那里获得帮助,请她出手,确实是不可能了。

“多谢冬官大人,这件事情我明白了,我会另外想办法的。”

陈少君很快转过身来,面朝着白衣冬官沉声道。

两人非亲非故,而且冬官之前出手其实已经相当于变相帮助了父亲,也就相当于帮助了自己。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小蜗我们先走吧。”

陈少君很快准备告辞。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并非之前没有预料,而且想要对付黑龙君是不可能的,但想要阻止他复活水祖巫支祈未必做不到,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只能另想他法了。”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

“小子,我们现在怎么办?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再遇上黑龙君,无异于死路一条。”

小蜗道。陈少君倒是念头打消的干脆,但小蜗心中总归有些不甘,不是不甘白衣冬官不帮忙,而是有些替陈少君感到不值。

后方,听到小蜗的话,冬官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

“等一下!”

冬官突然开口叫住了陈少君。

“啊?难道你改变主意,愿意帮助我们了?”

小蜗陡的扭过头来,一脸的激动。

看到小蜗一脸天真的样子,就连冬官都差点被它逗笑。

“就算我想帮你们,现在也很难做到,别的不说,单单是水界就不是外人可以涉足的,如果一切属实,水界只有水族才能够进入,就算我出手也一样无法阻止,——只要祭祀活动在水界举行,恐怕谁都难以轻易阻止。”

白衣冬官顿了顿接着道:

“不过虽然如此,我或许多多少少还能够帮你一点忙。”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大魔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