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八百二十八章 逃生符箓!

第八百二十八章 逃生符箓!

冰帝圣剑处于沉睡之中,本来就是他利用仙界的古老阵法激发出了冰帝圣剑的器灵,冰帝圣剑如果能够镇压,封挡住水祖巫支祈那样自然更好,如果镇压不住……,却也在陈少君的意料之中。但不管如何,这柄数万年前的传说神剑依旧发挥出了陈少君最初召唤它的作用。

——为众人争取逃跑的时间。

有了冰帝圣剑,水祖巫支祈完全对众人毫无兴趣,呼,两侧风声呼啸,重重空间一晃而过。

一万丈,两万丈,众人距离龟山山顶的水祖巫支祈越来越远,不过尽管如此,众人依旧感觉不到丝毫的安全感。轰隆隆,即便隔了很远的距离,众人依旧能够感受到脚下坚实的冰川和偌大的大空间,依旧在嗡嗡嗡不停的猛烈颤动。

水祖巫支祈和冰帝圣剑之间的战争,引发的冲击无弗及远,几乎扩张到了整个水界。

然而即便已经倾尽了全力,冰帝圣剑依旧没有支撑太久的时间。

吼!

只听一阵狰狞的咆哮,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股庞大的拳劲铺天盖地,猛然从龟山之巅爆发而出,一拳狠狠的轰落在上方的冰帝圣剑上。那重重叠加的拳劲只是一拳就震碎了冰帝圣剑上所有的剑气。而那股刚猛的力量余势不歇,一路往上,直接将那柄百尺余高的冰帝圣剑狠狠的震飞了出去,直接被一拳轰入到了苍穹深处。

唳!

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阵惊天的剑吟,只是和之前的战意满满不同,此时的剑吟却隐隐透出一股悲伤之势。

斗转星移,近万年的时光,仅靠一柄冰帝圣剑,形单影只,显然也不是这位绝世凶魔的对手。

伴随着一阵受创的场景,那柄冰帝圣剑陡然化为一阵荧光,冲天而起,并没有再攻击龟山之巅的水祖巫支祈,而是直接撕掉整个扭曲虚空上方的空间,然后有如彗星一般,穿过那道空间裂口,鸿飞冥冥,离开了整个水界,直接消失无踪。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面对水祖巫支祈的绝世凶威,即便是这柄万年前的冰帝圣剑,也选择了暂避其缨,暂时离开此地,然后再寻找机缘对付水祖巫支祈。

“哈哈哈,可笑,不过尔尔!没了主人,连开胃菜都算不上!”

看着冰帝圣剑的逃离,水祖巫支祈嗤笑着,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水界,嗡嗡颤动。

冰帝圣剑的逃离,陈少君等人心中一寒,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疯狂逃窜,连头都不敢回。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冰帝圣剑飞纵到远处的时候,剑身光芒闪烁,似乎触发了什么一般,空间波动,一个猛子钻了进去,消失不见。这一幕别说是陈少君,就连巫支祈都没有注意到这小小的变化。

而另一侧,此时此刻的水祖巫支祈神sè傲然,根本连余光都没有给陈少君等人一眼,目光一扫,望着已经洪水滔天的水界,冰雾弥漫,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水祖巫支祈的眼神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只见他冷笑一声,随后便抬手猛然一张。

嗡!

那根漆黑如墨,充斥着浓稠而邪恶力量的黑铁神棍,在冰川之上嗡然颤动,得到命令般猛然拔地而起,朝着水祖巫支祈的掌心纵跃而去。

“他要做什么?”

其他人都在疯狂逃离,此时唯一还在观察水祖巫支祈的,也就只有老老实实蹲在陈少君肩膀的小蜗了。

然而陈少君才刚刚听到小蜗的疑问,甚至连用余光扫过后方都还没有做到,就在此时此刻——

“轰!”

水祖巫支祈手中握着那柄黑铁神棍,脚下一踏,猛的弹跳而起,跃入空中,同时手中的黑铁神棍猛的一滚,朝着整个世界狠狠的挥了出去。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禹帝已逝,看看现在还有谁能阻止得了我,——就让我彻底的打破这水界的囚牢吧!”

水祖巫支祈那暴戾的声音还在天地之间回响,下一刻,那根巨大的黑铁神棍立即裹挟着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力量,狠狠的轰了下来。

这一棍刚刚抬起的时候,还只有数丈之高而已,但是到了水祖巫支祈手中,这根黑铁神棍立即发挥出了大小如意的神通,在一股庞大的支撑下,那根黑铁神棍迎风便长,只不过眨眼间就由七八丈暴涨到了几十丈,然后是一百丈,三百丈,五百丈,然后一路暴涨到了七八千余丈长的恐怖地步。

轰!

在长棍出手的同时,一股刺目的金光透过黑铁神棍斑驳的表面,迸发而出,并且迅速缠绕了黑铁神棍,化成一道道古老而神秘的符箓和大道纹路。

混沌冰磁神棍!

这才是当年大洪水时期,水祖巫支祈纵横无匹,肆虐整个天下,令无数人族,水族高手望而生畏,无可奈何的贴身兵器。

经历了近万年的时间,这枚兵器漂泊在外,早已尘封,失去了原来的本事。但是一招在手,再次回到水祖巫支祈的手中,那兵器却再次爆发出了远古时代那狰狞的,锋利无匹,无人可抵挡的可怕威力。

而当水祖巫支祈这一棍挥出,轰,就在他的身体下方,那座本来已经层层龟裂,千疮百孔的龟山再也支撑不住,被那股无形的恐怖压力压迫,轰隆一声支离破碎,彻底的瓦解,坍塌下去,整座山峦就好像其中切开一样,被分成了五六块,朝着各个方向倒塌了下去。

而就在水祖巫支祈下方,以他为中心,轰隆隆,地裂山崩,整个冰川构成的大地也同样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力量,一层层纷纷皴裂,并且朝着四面八方迅速蔓延开去。

这片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扭曲虚空,在水祖巫支祈这一棍面前首先支撑不住,开始崩塌开来。

“不好!”

而几乎是同时,陈少君和水府君,还有众江南高手,包括那些八荒水族在内,一个个脸sè狂变。

水祖巫支祈这一棍虽然是随意挥出的,但众人却赫然发现,他挥出的方向赫然将在场所有众人也包裹在了其中。最要命的是,自水祖巫支祈出世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兵器,其威力比之前随意的一指,还有恐怖强大的多。

那一刹那,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灭顶之灾的感觉,而且连逃避都来不及。

“不好,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水府君的声音也传入众人耳中。他的实力远比众人高的多,因此感知也要更加的敏锐得多。

水祖巫支祈这一击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棍,但是那一棍的范围——却庞大的不可思议。一路往东,数万丈的范围,两侧宽达十余里的区域,竟然全部都是那一棍的威力范围。

水府君本来才是刚刚重获新生,实力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如今又面对如此可怕的一击,速度又如此之快,根本就来不及逃出这个范围。

轰隆隆!

眼看着头顶雷霆之力,那棍混沌冰磁神棍裹挟着漫天的雷霆,以超越思维的速度就要朝着众人狠狠的轰落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嗡,没有丝毫的犹豫,陈少君骤然从袖中掏出一件东西来。

那是一枚外表看起来冒不起眼的黑sè令牌,然而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枚令牌之中蕴含着一股浓郁的空间之力,而且那股空间之力给人的感觉极为古老。

“逃生符箓!”

水府君和陈少君一直只有咫尺的距离,电光石火间看到陈少君掏出来的这枚黑sè令牌,也不由眼皮一跳,低呼一声。

“你竟然会有这种东西!”

逃生符箓,这是诸天万界最珍惜的宝物之一,虽然不像法器那样能够直接增加武者的实力,或者赋予武者种种神通,比如飞天遁地等等,但在修道界却是一物难求的神物,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这种逃生符箓能够在关键时刻让武者成功的逃出生天,从种种凶险境地之中成功脱身,即便面对那些比自己强大许多的顶级强者也是如此。

换一句话说,多一枚逃生符箓就等于多一条性命,很显然,这是任何法器和宝物都难以比拟的。

而逃生符箓之所以如此珍惜,在修道界中一物难求,最特殊的还在于它的炼制之难。因为哪怕最简单的逃生符箓,哪怕等级最低,也涉及到了空间之力,炼制过程中需要涉及到一些空间碎片,空间晶石,——这些东西并不是寻常的炼器师和武者能够接触得到的,哪怕仅仅只需要用到最细小的空间碎片,也是一物难求,其价值难以估量。

在宗派界中,更多的情况,是那些拥有通天彻地的古老的宗门强者,为宗门中那些展露天才,拥有积极强大的,宗门公认的巨大潜力的后辈炼制的,为的是他们在外历练的时候,能够多一份保命之力,以应对各种意外情况。

水府君也没有想到,陈少君仅仅只有大地之脉巅峰,或者说最多也就只有苍穹之脉的修为,在他的身上竟然会拥有一枚如此珍惜的逃生符箓。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陈少君身上既然拥有这种级别的宝物,对于众人来说显然是意外之喜。

(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二十八章 逃生符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