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朝仙道 > 第八百四十九章 神秘胎动

第八百四十九章 神秘胎动

“一切都和本座预料的一样,人类啊人类,人族啊人族,就算满口仁义道德又怎么样?终究还是改不了人性中的卑劣,与其如此,还是让我来亲手终结这个罪恶的人间,这些罪恶的人类,将这个世界交给我们水族,终究比人类要适合得多。”

水祖巫支祁缓缓的举起手臂,一直擎到头顶,他的目光眺望着远处的洪州城,听着那满耳的惊恐的叫声,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只有绝对的冷酷。

有时候只有毁灭才能换来新生,毁灭并非丑陋的,有时反倒是极致的美感。

“从这里开始,就让我一点一点的毁掉这个人间吧。一万年的时间,我终究是胜了。”

水祖巫支祁一只手抓着那根巨大的混沌冰磁神棍,而另一只手则吱吱作响,开始迸发出漫天雷霆。

而与此同时,水底深处,陈少君的身躯静静的躺在水底,一动不动,秦芷邬,邱长老,白长老,还有小蜗等人全部围拢在他的身边,一股庞大的力量不断的涌入他的身躯,又不断的飘散开来。

所有人满脸焦急,众人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陈少君的意识正陷入昏迷之中,然而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邱长老,都不知道此刻的陈少君整个人灵魂和意识都陷入了某种奇妙的境地,沉浸到了一个外人永远无法理解和解释的世界之中。

那是生与死边缘的世界!??

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只有身在其中,才明白水祖巫支祈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和强大。

当陈少君被水祖巫支祈以恐怖的力量狠狠砸入黑sè的远古大洪水之中,一路砸入水底,全身的骨骼都被震散,那浩大的力量更冲入到了他的七筋八脉之中。有那么一刹那,陈少君眼前一片黑暗,感觉自己似乎完全堕入了死亡国度一样。

没有了时间,也没有了空间,眼前一片黑暗,也分不清上下左右,更听不到任何外界的东西,也感知不到任何的存在。

那是一种无限接近于死亡,乃至于弥留的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只有一霎那,又好像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在这种连思维都仿佛停滞了的状态中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陈少君终于恢复了一点感知。

更准确的说,陈少君是被外界那无尽的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一点点淡淡的,极其微弱和薄弱的光芒所触动。

那微弱的金光就好像某种触发剂,使得陈少君涣散的意识从无尽的昏迷和沉睡之中苏醒过来。不过即便如此,陈少君依然极其的虚弱,依旧感知不到自己的身躯,也感知不到外界实质存在的山河大地。

那种感觉有点类似于在扭曲虚空中,中了水族战神杨霸的烛龙律令,处于灵肉分离的状态,但却更加的玄妙,而且也有所不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陈少君心中喃喃自语,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而紧随其后,仿佛平静的湖面中泛起一道涟漪,陈少君原本处于昏昏沉沉中的意识骤然变得清醒了许多。当一个人有了清醒的意识,有了我的意念,便可以摆脱掉浑浑噩噩的混沌初始状态。

“我想起来了,我被水祖巫支祈砸入了水底……”

陈少君在脑海中瞬息闪过无数的画面,渐渐的越来越清醒。

几乎是下意识的,陈少君将自己的意识发散出去,想要探索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最重要的是,摸索到自己的肉身所在,成功的摆脱掉这种灵肉分离的状态。

——灵魂是无法长久脱离肉身的,一旦时间过长,这种灵肉之间的联系被斩断,再强的武者也只是死路一条。

嗡!

有那么一刹那,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陈少君感觉到身旁金光闪烁,那朦胧的金光之中隐隐显现出几道模糊的身影。那几道身影围拢了自己,神sè焦急,似乎在说着什么,但陈少君却什么也听不见。

“是秦姑娘!”

电光石火间,陈少君认出了其中那道窈窕的身影,在他身旁的另外两道身影没有意外应该是邱长老和白长老。

然而就在陈少君扩大精神力,想要分辨清楚的时候,嗡,又是一阵金光闪烁,那几道模糊的身影还没等到陈少君分辨清楚,便齐齐消失不见,泯灭在深沉的黑暗之中,再往后便是无比的寂静,陈少君再次陷入那种孤独的,仿佛被整个世界孤立,整个世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无尽黑暗之中。

“到底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无法感受到他们,就连自己的肉身都感知不到?”

陈少君心中泛起道道涟漪,在这里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陈少君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又或者事情恶化到了何种地步。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这片虚无而黑暗的世界之中,陈少君突然感知到了一阵奇异的,难以言喻的胎动,就好像是婴儿在母体之中的心跳一样,缓慢而悠长,并且极其难以察觉。

但是和普通的胎动不同,那种奇异的,仿佛胎儿般的跳动……,面积太大了,即便是远古巨兽的胎动,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那股胎动的范围,远不是任何生物体能够比拟的。那广袤的范围,在陈少君的感知中,甚至如同一片大陆地一般,而且就在自己的身体底下,就连陈少君都无法感知它的范围在哪里。

“这到底是什么?”

陈少君顿时停了下来,第一次感觉到了难言的震动。

就在他的身体下方?

按照他的肉身在现实中的位置,那岂不就是水界的陆地吗?可是水界的陆地怎么会有这种变化?

而且那种感觉好熟悉,就像是……

这一刹那,陈少君脑海中瞬息间掠过无数的念头,那一瞬间他隐隐想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黑暗中,那若有若无的胎动声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陈少君的周围并再一次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看起来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仅仅只是他的幻觉一般,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陈少君知道这一切绝非如此。

“不对!是它胎动的频率太漫长了,相隔很长的时间才会有一次这样的胎动。”

陈少君脑海中此起彼伏,隐隐明白了什么?。

如果把那胎动当做某种生物的话,那么它的体积显然远远超越诸天万界任何人的想象,也绝非任何生物能够达到的。陈少君不知道它的下一次胎动是什么时候,但从眼前的现象来看,恐怕需要间隔很长的时间。

陈少君此时的状态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黑暗中默默等待。

一切再次平静下来,除了无尽的孤独,就只有看不到边际的黑暗。

陈少君再一次回归到了初始的状态,无论如何,必须要尽快的打通肉体和灵魂之间的联系,让灵识回归肉体。

陈少君心中暗暗道,也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焦虑,没有意外,他的肉身还沉在水界汪洋的水底,如果再不解决这种状态,恐怕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时间缓缓过去,陈少君尝试了各种方法,却始终不得要领,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陈少君再次尝试,试图感知自己肉身所在位置的时候,突然之间,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来,几乎是下意识的,陈少君抬起头来,望向头顶上方的深处。

头顶上方一片漆黑,同时伴随着熟悉的,极度的宁静,但是很快,当陈少君定睛细看,就在无尽的黑暗深处,陈少君隐隐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那是一些细小的粉尘碎屑一般的东西,散发着一股微弱的,几乎难以察觉的,和自己相似的灵魂波动。若是往常的时候,陈少君一眼就能够看清它们的虚实,但是现在陈少君正处于非常虚弱的状态,即便竭尽全力也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并不是那么真切。

“是那些被黑龙君牺牲掉的水族士兵的灵魂碎片。”

陈少君喃喃自语,突然明白了什么。

黑龙君为了复活水祖巫支祈,献祭了十余万的水族大军,这些水族大军的灵魂被法器绞碎之后,有不少的碎片散逸出来,飘散在虚空之中。不过和陈少君不同,陈少君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自主意识,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思维波动,只余下一片茫然,愤怒,怨恨等等最初始的情绪波动,但是这已经称不上灵魂了,只能说是宇宙间的碎屑。

从生命意义上,这些水族大军已经彻底的死亡了,也不会有任何复活的可能,眼下看到的那一些只能算是他们死亡之后的残痕。

“唉!”

感知到那茫茫无际,遍布整个黑暗虚空的灵魂碎片,陈少君也忍不住深深一叹。

尽管这一次江南的水患就是由这些水族大军引起的,但某种意义上,他们其实也只是被利用的无辜牺牲品罢了。黑龙君利用他们实现在自己的野心,但对于这一些,陈少君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

(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九章 神秘胎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