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下文学 > 日月风华 > 第一四八六章 三女一台戏

第一四八六章 三女一台戏

洛月依然在仔细寻找,只当没听见。

  倒是朱雀斜睨了秦逍一眼,神情倒是淡定,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若是此刻没有朱雀和洛月在场,小师姑一声招呼,秦逍肯定是立刻过去献上殷勤,不过现在朱雀就在边上,他还真是有所顾忌。

  关键是小师姑说话直率。

  她这句话可能只是随口说出,但秦逍和朱雀心里却有些发虚。

  “愣着做什么?”小师姑见秦逍还在犹豫,恼道:“还不滚过来。”

  秦逍只能走过去,小师姑坐在地上,他走到小师姑身后,蹲下身子,轻声道:“小师姑,这样不好吧?”

  “现在就不好了?”小师姑环抱双臂,没好气道:“以前也不见你犹犹豫豫,哪次和我在一起不占便宜?咱们在龟城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就睡在一个屋里,当时你也没说不好啊?”

  朱雀闻言,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秦逍却是急道:“小师姑,咱们把话说清楚,那次.....那次咱们可什么都没做。”

  “我难道说你做了什么?”小师姑却是淡定自若,“我难道说咱们睡在一张床上了?”

  秦逍额头冒冷汗。

  她知道小师姑自幼在关外长大,且不说不受大唐那些礼仪的约束,就算真的在大唐成长,以剑谷开宗祖师爷令狐长乐的洒脱不羁性情,受他影响,小师姑也视礼教如无物。

  一想到自己之前几次和小师姑在一起,每次自己似乎都多少占了点便宜,特别是在皇宫之内,两人醉酒之下,差点生米煮成熟饭,当时情形暧昧至极,完全超脱了正常关系,若是小师姑嘴上没把门,突然冒出一句来,朱雀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秦逍唯恐小师姑再多言,急忙抬手为小师姑松松肩头。

  小师姑眉宇间这才舒展开,闭上眼睛,脸上满是享受之sè,道:“小师侄,你可别忘了,你是剑谷的人,关键时候,可不要分不清楚里外。”

  “小师姑,都到了这般境地,还分什么彼此。”秦逍一边轻柔小师姑香肩,一边轻声道:“大家又不是敌人。”

  “我的意思是说,就算真的出不去,都死在这里,你也要死在我边上。”小师姑道:“别到时候都成了游魂,你不在我身边,丢下我一个人闯鬼门关。”

  秦逍道:“都不会死,你别胡思乱想。”

  “都到了这个份上,还不许人家胡思乱想?”小师姑叹道:“小师侄,你可知道如果现在死了,我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秦逍道:“担心师傅的伤势?”

  “我都要死了,还担心他个屁。”小师姑没好气道:“他这几年暗中行事,和道尊私下串联,连我都瞒住,最后出了事,还要我给他收拾善后。我要是死了,他最后跟着一起来陪我。”

  秦逍叹道:“师傅若是听到你这话,只怕立时就被气死。”

  “我遗憾的是老娘花容月貌,到死了还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味

道。”小师姑道:“小师侄,你说我死得冤不冤?”

  秦逍知道从小师姑口里说出什么话都不奇怪,硬着头皮道:“那你不早早嫁人,干嘛拖到现在?”

  “这能怪我啊?”小师姑道:“天下男人一个个歪瓜裂枣,找一个将就凑合的男人都不容易。我好歹也是剑谷门徒,随便找个歪瓜裂枣凑合,岂不给师尊丢人?”

  秦逍道:“你眼界太高,而且自以为是,总觉得天下男人都配不上你,活该你到死都是.......!”后面的话还是不好说出来。

  “所以我越想越觉得难受。”小师姑睁开眼睛,看着已经走到石台边正准备坐下的朱雀道:“小师侄,你说是朱雀道姑生得好看,还是我生的好看?”

  朱雀闻言,没有立刻坐下,斜睨过来。

  “你怎么总问这些乱七八糟的。”秦逍道:“你再说话不着调,我可不给你揉肩了。”

  小师姑恼道:“你敢?你要不听话,我就替你师父将你逐出师门。”

  “可以啊!”秦逍没说话,朱雀却已经开口道:“沐夜姬,你现在就将他逐出师门,正好我天斋正在收徒,他若愿意,我立刻收他为徒。”

  小师姑盯着朱雀,没好气道:“朱雀,我和他说话,与你何干?要你多嘴。”

  “他帮过天斋,是天斋的恩人。”朱雀淡淡道:“你依仗身份欺人,我只是说句公道话。”

  小师姑盯着朱雀,随即回头看了秦逍一眼,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朱雀倒还是依旧镇定。

  小师姑似笑非笑道:“朱雀,你是道门中人,修道之心本该波澜不惊,怎么我教训自己的师侄,你却如此沉不住气?你想收他入天斋为徒,是真的看上了他的资质,还是为了自己方便?”

  朱雀脸sè一冷,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小师姑道:“我问你,你先前说自己有了心上人,那心上人是谁?”

  朱雀眼角微跳,洛月闻言,却似乎很好奇,扭头看向朱雀。

  “心上人是谁,与你何干?”朱雀冷冷道。

  小师姑叹了口气,道:“你们修的是天师道,听说天师道的戒律并不严,可以婚嫁,你若真想嫁人,应该也不会违背天师道的戒律。只不过我早就听说,道门首徒朱雀不但花容月貌,而且道心坚韧,多年来一直固元守心,外面都说你这位美貌道姑这一辈子应该都不会动凡心,更不可能嫁人。本来我也觉得应该如此,现在看来,这世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即使是天斋首徒,进了凡尘,同样也守不住道心,动了凡心。”

  “这一切与你何干?”朱雀依然是冷冰冰道。

  小师姑笑道:“当然与我有关。朱雀仙姑,其实我现在还真是羡慕你。书库没有出路,咱们肯定都要死在这里了。”叹道:“可怜我花容月貌,到死都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味道。对了,洛月,你是不是也很遗憾?”

  洛月闻

言,只是微蹙秀眉,并不理会。

  小师姑“噗嗤”笑道:“大唐的女人就是这般扭扭捏捏,明明心中不静,却偏偏又做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我最瞧不得的便是这种人。”感觉秦逍停下来,恼道:“别停,继续!”

  秦逍道:“小师姑,咱们能不能别说这些胡话?”

  “你懂个屁。”小师姑没好气道:“你是我小师侄,临死之前,我帮你做件好事,你还装好人。”也不理会秦逍,盯着朱雀道:“朱雀,你失了元婴,死到临头,也不该有什么顾忌了。你说这一切与我无关,恰恰相反,这事儿不但与我有关,你还该过来好好求我。”

  朱雀蹙眉道:“沐夜姬,你说话颠三倒四,我听不明白。”

  “你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小师姑直白道:“你有了心上人,是不是将自己交给了那位心上人?”

  朱雀花容微变sè,秦逍心下也是一紧。

  虽说天师道并不禁止婚嫁,但朱雀毕竟是道门中人,而且是天斋首徒,在江湖上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如果这位天斋首徒有了情郎,甚至失了元婴之身,对她的江湖声望势必有影响,甚至也会因此影响到天斋。

  秦逍心里其实也清楚,朱雀虽然聪慧,但江湖经验尚浅,她先前提及自己有心上人,无非是要对付昊天,用以刺激昊天继而杀死昊天人格。

  在她心里,恐怕觉得只要不对人说,谁也不知道她已经因为双修失了身子。

  可是小师姑何等人物?

  她性情不羁,虽然守身如玉,但因为贪杯豪赌的嗜好,进出酒馆赌坊这样的市井之地那是相当频繁,也因此江湖经验丰富无比。

  朱雀自以为不说就无人知道她已经失身,但小师姑只要观察一番,从朱雀的动作姿态已经形体方面的小小变化,就足以判断出朱雀已经失了纯yīn之身,这对江湖经验极其丰富的小师姑来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师姑幽幽叹道:“也许道尊确实在这书库之中留有出口,但你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咱们四个也是一无所获,不出意外的话,咱们就算是找到死,也无法发现出口。既然都要死了,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顿了顿,才道:“朱雀,我问你,你的心上人,是不是我这不成器的小师侄?”

  洛月一怔,看了秦逍一眼,随即盯着朱雀,显然对此很是意外。

  朱雀没想到小师姑竟然会追着此事不放,而且最终挑明,有些羞恼,但面上却还是保持镇定,淡淡道:“我说过,这些与你无关。”

  “如果你的心上人真是小师侄,而且还将自己交给了他,这事情就一定和我有关。”小师姑道:“他是剑谷第三代弟子,若要婚嫁,肯定需要我们这些长辈来主持。你们是唐人,若要婚娶,肯定要依照大唐的风俗来。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这小师侄的父母不在,他师傅也不在这里,所以要娶妻,不但要我这个小师姑同意,而且还需要我来主持。”顿了顿,才道:“小师侄,你老实告诉我,你想不想将这个天斋的道姑娶了?”

看网友对 第一四八六章 三女一台戏 的精彩评论